第21章 这不是梦

    洛歆顿时惊恐,瞪大眼睛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看她这么防备的模样,乔子墨只觉得好笑。多少女人恨不得能靠他近一些,而她却这么防着自己?

    他勾起唇:“不脱衣服怎么睡觉?你放心,我还没有到饥不择食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利落地除去自己的外套,然后准备睡觉!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洛歆却尖叫起来,冲到他的旁边,狐疑地在他身上闻来闻去,之后嫌恶地看着他:“你今天晚上还没洗澡吧?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摸了摸自个的鼻子。

    似乎……是还没洗啊?

    “不洗澡不许上床睡觉!”洛歆冷哼一声,紧接着开始收拾床铺:“还有,我睡床,你打地铺!”

    洗澡?乔子墨皱起眉头:“这儿有我换洗的衣服吗?”

    对哦,洗澡的话需要换洗的衣服,她皱了皱眉:“你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洛歆跑到衣柜面前,蹲下身打开最底下的柜子,之后拿了一个袋子扔给他:“我给我爸买的,全新的,还来不及给他呢。”

    拿着袋子,乔子墨不由得勾了勾唇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一进洗手间,洛歆便开始忙活起来,没几分钟就给他打了个地铺。之后满意地看着自己打的地铺,打了个响指:“搞定!”

    乔子墨洗完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就看到了地板上铺着一层棉被,一卷被子,一个枕头。

    这明显就是给自己准备的。

    而那丫头……乔子墨的目光往上移,看到她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已经抱着被子睡着了,头发凌乱地散在肩上。

    他不由自主地朝她走过去,看着睡梦中的她,红唇微张特别诱惑人。

    身体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,乔子墨不由地弯下腰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洛歆却忽然嘤咛一声,拧着眉头似要醒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乔子墨一惊,忙退了开来。

    却见她并没有醒来,只是嘤咛一声以后便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空出来的那一大片位置,乔子墨扬起一个邪魅的笑容。

    丫头,这可怪不得我……

    半夜时分,某人似八爪鱼一般地缠上了他,软软的小身子也极是不安份,好像可以感觉到他身上的温暖,一直往他身上蹭。

    乔子墨是军人,而且对女人有一种洁癖,极不喜欢别人碰到他。

    对情爱之事,也是欲望极浅极淡。

    可是怀中这个柔软的小身子这样缠着他,他却并不讨厌。相反,还希望能得到更多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看着那枕在自己手臂里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是自己引火烧身啊!

    早知道会这样,他索性就直接睡地板去。

    现在是想走就走不得,浑身都被她缠住。

    看着她熟睡的脸庞,他低咒一声,索性捧住她的脸蛋,狠狠地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洛歆嘤咛一声,秀气的眉头皱了起来,却并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可此时此刻,乔子墨已经顾不得她到底醒没醒来了,就算是醒来,也得继续。

    在吻住她的那一刹那,心底那根紧绷的弦彻底断了!

    那含在口中的柔软触感,几乎让他疯狂。还有那青涩的味道,也让他想索取得更多。

    真是没有想到,他竟然会为这个丫头失控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……已经多久没有了?

    久到,他已经记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差点就擦枪走火,但是乔子墨最后还是忍了下来。退开来的时候,发现她只是拧着眉头,却还是睡得很熟。

    他无奈地叹息摇头,这丫头,被人这般轻薄还睡得这么熟。

    只怕是半夜被人抬走都没发现!

    不过也是这样的她,才惹人爱。看着那被自己吻得红肿的嘴唇,伸出大手紧紧地抱住她。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某只八爪鱼将本质进行到底,一夜都紧紧地缠着某人,直到清晨还没有收回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唔,好累……洛歆拧了拧眉,而后缓缓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是,是古铜色的肌肤,强壮的胸膛。

    古铜色?强壮?洛歆的视线沿着胸膛往上移。

    目光定格在那脸上的时,她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乔子墨?

    大脑呆滞了两秒之后,她倏地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乔子墨?”

    他正想回答她的时候,她却突然揉揉眼睛,一边安慰自己:“一定是作梦,这阴魂不散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说完竟两眼一闭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前后合起来也不过几秒的时间,乔子墨嘴角抽了抽,这丫头……

    忽地,睡梦中的洛歆似乎感觉到哪儿不对劲似的又睁开了眼……

    她死死地盯着面前这张放大了无数倍的俊脸,之后伸出手,掐住那人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

    乔子墨抿了抿唇,眯起眼睛:“你来试试?”说完他电光火石地伸出手同时捏住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啊!”洛歆惨叫一声!

    “现在轮到我问你了,痛不痛?”

    洛歆委屈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是说作梦都不会感觉到疼的吗?为什么她这么痛?想着,她手上的劲越来越大,乔子墨那张帅气的脸几乎要被她掐到变形。

    “洛歆!”乔子墨咬牙切齿地瞪着她,再掐下去他的脸就要毁了。

    嗯?声音这么清明,好像就在耳边。

    难道说?这不是梦?

    天哪!

    下一秒,洛歆尖叫出声,大手还在掐着他的脸,脚上却没闲着,使劲地往他身上踢去。

    乔子墨一瞬间就黑了脸,再这样乱踢下去,要是踢到他某个重要部位不就完了?而且这大清早的这么尖叫,要是让别人听到还以为他对她如何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