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小气的男人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乔子墨听到她这声没好气的喂时候,还是愣了下的,因为她的语气里明显就带了一种扰人清梦的味道,一副你若再敢打扰我我就要了你的命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他倒没生气,因为这个时候来找她,确实是时间不对。

    “吵醒你了?”他语气宠溺地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似乎隔了许久没听到却熟悉的声音,洛歆一愣,以为自己在作梦,后来又看了看窗外,还是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睡意顿时全无,她猛地坐起身,反问:“乔子墨?”

    “又叫错了,该罚。”

    洛歆才懒得去管他说什么,抬眼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,已经是深夜12点了,她有些恼火地揪着自己的头发:“你大半夜的打我电话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夜深了,我就不上去叨扰伯父伯母了,你自己下来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洛歆有些反应不过来:“下去?”

    “你走到窗户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便下了床走到窗户旁边,昏黄的路灯旁边,安静地停着一辆路虎车。乔子墨就坐在床边,朝她这边朝朝手,嘶哑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:“你悄悄下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郁闷,可洛歆却还是挂了电话,蹑手蹑脚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她刚走近路虎车的车门就被乔子墨打开,她看着昏暗里的乔子墨,突然撇了撇嘴:“你有什么事情啊?不如就在这儿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大半夜的,她又是睡到一半被吵醒的,现在穿着短袖出来还是有些凉意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幕被乔子墨敏锐地捕捉到了,他挑眉:“你确定你要站在那儿和我说话?”

    洛歆一愣,扭头看了看四周。

    只余昏暗的路灯,一个人影也没有。确实,站在这儿是有点怪异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她只爬上车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车门刚关上,她的身子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将她身上的凉意都拂去。一股淡淡的男人汗味包围了她。

    “乔子墨,你……唔……”她刚开口就被乔子墨俯身吻住,浓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,将她整个人都包围住。

    洛歆突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又被自己的念头吓到,她们不过才认识半个月不到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乔子墨才松开她,额头微微抵着她喘气:“这是惩罚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惩罚?”洛歆有些不解地咬住被吻得红肿的红唇。

    乔子墨勾起嘴角轻笑,低头在她的红唇上落下一吻:“刚刚怎么叫我的?嗯?”

    啊哦?洛歆回忆起来,刚刚似乎是叫了他乔子墨?

    “哪有老婆管老公叫名字连名带姓的?”

    好吧,原来他又在计较这个了。她咬唇瞪了他一眼,在心里嘀咕。

    真是个小气巴拉的男人。

    似乎能看穿她的想法一般,乔子墨抬手弹了弹她的额头。“不是我小气,是你不该这么叫,加上姓氏,感觉一点都不亲密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只能无奈地撇嘴道:“我和你本来也没有那么亲密啊!”她的确也没有说错,她与他之间没有那么亲密,只不过是扯了证而已。两个人又不了解对方,也没有什么感情基础。

    而乔子墨却在听完她的话以后危险地眯起了眼睛,身上透出一股冷冽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盯着她:“我们关系不亲密?”

    只是一句话而已就让他变了脸,这变脸这的速度也太快了吧?洛歆嘴角抽了抽,无奈地有点想扶额。

    可是手还没有碰到额头就被他紧紧地扣在手中,下一秒他将她带进怀里紧紧地锁住。

    她柔软的身子和他僵硬的胸膛紧紧地相贴,这样亲密的接触让洛歆有些不适应地拧起了秀眉,挣扎着想要离开他。

    乔子墨的力气岂是那么容易挣脱的?且不说他是个男人,力气就大她好多倍,他还是个军人,天天在部队里打滚过来的。什么训练都经历过,战斗力更是惊人。

    挣扎了半晌,没有挣脱开来,反而被他搂得越紧了。洛歆只能认命地妥协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让你认清我们的关系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说我们的关系不亲密?”乔子墨霸道地搂着她,其实这样搂着她对他来说是很危险的。

    他隐约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传来异样的感觉,那种感觉让他……恨不得把怀中的小女人吃干抹净!

    洛歆扁着嘴唇,哭丧着脸道:“好啦,我以后再也不说了,你能不能先放开我?”

    “放开你可以,但是必须惩罚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想惩罚什么?你说吧,怎么样都行!”

    “亲我一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洛歆有些大跌眼镜,她没有听错吧?堂堂首长居然无赖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乔子墨眯起眼:“怎么?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!我哪敢……我亲……就是了……别……生气……”她嘴角抽了抽,而后朝前车座看去,本来还以为可以看到陈靖,却没有想到中间居然被隔开了。虽然是在同一部车上,可是她和乔子墨可以说是在另外一个空间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……这丫的居然敢这么耍赖皮。

    看她半天没有动作,乔子墨等得有些急了,开口催道:“快点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