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一遍一遍

    好半晌,洛歆抿了抿唇,准备退开。

    当她的唇刚退开,准备告诉他完成任务的时候,握在她腰上的大手瞬间换了位置。直接扣住了她的后脑,将她的头按压着朝他靠近。

    被动反为主动地吻住了她,乔子墨一遍一遍地碾过她的红唇。

    他知道怀中这个小丫头特别青涩,接吻的时候都是跟木头一般,不过他愿意花时间去调教她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般久。他才缓缓地放开她,“你那不能算是亲,我这才是,懂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洛歆被吻得连脑子都有些混乱不清,迷迷糊糊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刚才表现得很没有诚意,不过看在这么晚的份上,我今天就勉为其难地放过你。”他伸手拍拍她滚烫的小脸,轻声道:“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洛歆还有些回不过神来,眨着眼睛:“啥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想回去?”乔子墨凑近她,呵气道:“那不如今天晚上就和我回去好了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脸上一红,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他推开。

    这个没脸没皮的!她愤愤地瞪了他一眼之后,打开车门下了车。

    看着那抹近乎落慌而逃的身影,乔子墨宠溺地望着,直至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处,他才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一瞬又恢复了原本冷漠无情的目光,他按下按钮,中间的隔板滑下,露出了坐在前面的陈靖。

    陈靖回过头憨憨地笑了笑,“首长,可以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乔子墨这才点了点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看他又恢复了冰冷的模样,陈靖只能摸摸鼻子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看来这次首长是认真的啊!这次的任务一结束,他居然连夜赶回来,第一时间不是回家休息,而是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只为了要见她一面。

    跟了他这么久,真的是第一次看到他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。

    看来洛歆这个军嫂,是当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又被自己的愚蠢给吓到。洛歆本来就已经是军嫂了,都已经扯了证了。

    他居然……

    唉,叹了一口气,陈靖启动油门。

    路虎车渐渐消失在昏黄的路灯下。

    临睡前,洛歆收到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,明天晚上带你回家,记得打扮得漂亮点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条短信,洛歆还感觉真的有点像在作梦一样。她难道就真的这样嫁出去了?而且还嫁给了一个首长?

    怎么感觉那么不真实呢?她抬手用力地拧了拧自己的脸颊!

    顿时疼得她惨叫一声……

    “好疼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就说明这不是作梦,而是真的咯?洛歆心想,而后往床上一摊,看着雪白的天花板。

    发呆了几秒钟以后,她头一歪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上次的警示,所以就算再困,洛歆还是得爬起来刷牙穿衣服。

    本来时间是够睡的,可是昨天晚上半夜被人扰了清梦,还闹了一番,搞得她现在哈欠连连。

    早餐是洛母替她准备的面包和牛奶,因为时间紧急,她便打包带走。打算一会乘公车的时候一边走一边吃。

    上次没吃早餐,可把她给饿的。这次一定不能饿着自己,洛歆心想着下了楼。

    刚下楼,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路虎车停在路口,而陈靖则守在不远处。看到她的时候赶紧狗腿地跑了过来,憨笑道:“嫂子,您终于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洛歆看到他的时候也特别意外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首长等了您些许时间了,快上车吧嫂子。”

    乔子墨?洛歆朝路虎车那边看去,乔子墨正朝这边方向看来,两人眼睛对上的时候,他勾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这一大清早,他怎么会来啊?洛歆嘴角抽搐了一下,而后只好硬着头皮朝他走去。

    生怕别人看到,所以她不敢上车,只是站在离车子不远的地方对乔子墨小声地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挑了挑眉头。她的语气里带了一丝兴师问罪,眼睛不处地瞧着四周,生怕被人看到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欢迎我?”乔子墨沉下脸,故作生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洛歆一愣,怎么这一会儿又变脸了?她赶紧走近,解释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我要去上班了,马上就要迟到了,没空和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还来?”

    “上车!”乔子墨突然冲她抬一抬下巴,示意道。

    听言,洛歆无奈地咬了咬下唇,苦着脸道:“乔子墨,我真的没有时间和你闹,我得马上去上班了,这个月的全勤已经被光了,要是再迟到,估计连奖金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关系?”乔子墨根本不为她的话所动,见她一直站在原地不动,索性自己打开车门下了车拉着她上车。“这一大早就叫错名字逼着我惩罚你?还是你是故意叫错的?故意想让我惩罚你?”

    “乔子墨!”洛歆懊恼地瞪着他,这个人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赖啊!

    “上车吧,没有了奖金不是有我养你么?你现在还担心这个?”

    之后洛歆就被他强迫性地拉上了车,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陈靖也赶紧跟着上车,然后转了个方向便直线行走。

    一上车,洛歆就气得无所发泄,只能神神叨叨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权势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