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乔子墨的温柔

    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?再说下去也没有个结果,不过我相信主任一定不是是非不分的人。所以……这件事情还是由主任定夺吧。”她是懒得和她口头之争了,只不过是呈一时快意而已,再说下去也是无意义的。

    原来闹了半天,她是打算把事情丢给自己解决啊?王主任脸色一沉,不过看她从容淡定的模样,心里更加肯定这件事情不是她所为的了。

    “主任!”赵绫趁机道:“你看她都无话可说了,明明就已经打伤人还一副义正严词的样子!主任,如果您不处置她,那我们以后在医院里还怎么呆下去啊?”

    王主任确实被她晃得心神烦乱,现下她又一直晃着自己的手臂,他不由得觉得恼怒,一手就将她给甩开,冷声道:“好了!现在是上班时间,别老在这儿鬼哭狼嚎的!至于这件事情,我自会调查清楚!该罚的一定不会饶,可是要是让我发现谁说的是假话,那以后也不用在医院里呆下去了!”

    听言,赵绫脸色刹白地往后退一步,在她身后的沈曼曼也不由得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洛歆满意地勾起嘴角,看来这主任还不至于太糊涂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,我还有病人要照顾呢。”洛歆轻声征求王主任的意见。

    听言,王主任朝她挥挥手:“去吧去吧。”

    洛歆二话不说便转身往外走,一眼都不看两人。

    等她走后,赵绫站在原地觉得实在委屈,不由得出声再次喊道:“主任,这次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我刚才已经说过了,我会查清楚,在此之前我不想你们再来烦我!回去工作。”

    沈曼曼气得快呕血,她实在想不到主任居然不处置她!

    “主任,就算是这样,可我现在伤到手了,能不能请假回去休息?”

    听言,王主任眯起眼睛略思索了一下,而后无奈地叹:“行吧,扣掉这个月的全勤奖,休你三天假。”

    什么?扣掉全勤奖?她可是带伤休假啊?而且还……张口欲言,却见王主任一脸愠怒,似要发作。她这才咽下这口气,看来这个时候不好再多说了,还是改天再找机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只好沉闷地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搀扶着一起出了主任办公室。

    走在走廊上,看着已经走远的洛歆,沈曼曼的眼里弥漫过恨意,交握在一起的手都不自觉地紧紧掐住,指甲刺入肉中。

    “曼曼,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你就只会问?你不会想想啊?为这件事情我的手都成这样了,你一天到晚只会问我怎么办?怎么你自己不想想怎么办?你是猪脑子啊?”把自己的手弄成这样都没能整治到她,沈曼曼的心情实在是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赵绫被她这么一骂,整张脸都变青了,想发作却在看到她受伤的手之后又把话咽了回去。她还能说什么?为了整治她,她都把自己的手弄受伤了。

    愤恨地盯着她的背影,沈曼曼抚上自己受伤的那条手臂,目光冷芒。

    洛歆,总有一天,我会把这条手臂上的伤都翻倍还到你的身上。

    下班时分,洛歆正在更衣室里换衣服,手机却嘀嘀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下班了不要乱跑,等我过来接你,早上你下车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洛歆下意识地用手遮住手机,而后将手机放回包包里,转身对唐小雪说:“小雪,我有点事,你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听言,唐小雪郁闷地问:“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病人的药忘记换了,你先去吧,我处理好了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唐小雪只好点头,“那好吧,你别弄太久哦,记得早点回家。”

    答应了以后,她便先行离开了,洛歆慢悠悠地换着衣服,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走光,只剩下她自己。

    确定她们都走光了,她这才将衣服拉好,然后拎着包包出门。

    刚出医院,便看到不远处停了一辆路虎车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看了看四周,便朝那辆车狂奔而去,一点淑女的样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之后拉开车门钻进车里,坐了好一会儿还喘着大气。

    “快开车吧。”洛歆一边喘气一边催道。

    乔子墨递来一瓶温牛奶,她想都没想就接了过来,打开就喝了好几口。

    之后才奇怪地看向他:“怎么会有牛奶?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勾唇将她喝剩下的牛奶拿过来,凑到唇边也喝了好几口,轻声道:“我买的啊。”

    洛歆愣愣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因为她似乎看到他碰到的瓶子边沿正是自己刚刚喝过的地方,而且他似乎还是特意的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说他的,可是这杯牛奶是他买的,而且自己也喝过了,他要喝就让他喝去吧。

    可是谁也没有想到,他喝完以后又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洛歆瞪他一眼:“不喝了,我刚才喝过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出乎她意料的是,他这次竟然也不计较,就着瓶口将牛奶喝个精光,而是才轻声吩咐陈靖,“转路口,去理发店。”

    洛歆听言不由是诧异起来,瞪着他那不算长的头发,“你头发已经这么短了,还要剪啊?”

    因为是军人嘛,所以剪的大多数都是平头,不管他的并不夸张,还是有头发的。

    可他丫的还是这么帅啊!要是让他留多一点头发出来,岂不是要人帅得惨绝人寰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歆的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乔子墨并不说话,只是含笑地睨了她一眼。

  &n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