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36章 我不会离开你的

    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女人到底是谁?凭什么站在他身边?而且他居然还对她那么温柔?

    这是认识他这么多年从末见过的。

    乔子墨留给她的,只有无尽的冷漠和无视。

    本来他是对所有人这样的,所以她觉得这是他的性格。而且越高冷的人说明越优秀,而且他长得俊美。

    从小时候第一次来到这个家,他就入了她的眼。

    后来越长越大,她暗暗地把他记在心里,后来努力地完善自己,尽量把自己弄得完美一些。

    只为了能配得上他,而且她也认为,这么优秀的男人才配得上自己。

    可现下,他居然对那个女人那么温柔地说话,而且那一番话……

    他是打算把她介绍给爷爷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脸上的血色退尽,看着那远去的两抹人影,转身就朝另一边跑去。

    走远了,直接出了宴会现,洛歆才不解地望着他,乔子墨这才解释:“很奇怪我与她的关系?”

    听言,她赶紧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她其实是我继母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洛歆这会儿总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乔子墨对她会那么冷漠,甚至是看都不屑看一眼。原来是继母的女儿,怪不得他会对她那么冷淡,她还以为他亲情淡薄呢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同父异母的,那你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乔子墨眼神一暗,抿着唇不语。

    洛歆的话语停顿了一下,而后看向他,有些歉意地道:“对不起……无意提到你的伤心事,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末说完,那人便俯下身来抱住了她,他很高,却是弯腰抱着她。

    她靠在他的胸口,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有你么?”他充满磁性的声音从上方传来,“只要你不离开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好像忽然感觉到这个铁血一般的男人也有脆弱的一面,洛歆忽然有些心疼起他来。或许他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般冷漠和坚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伸出手回抱住他,轻声回道:“嗯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    攸地,乔子墨放开她,抵着她的额头邪笑道:“那就今天晚上赶紧搬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变脸的速度让洛歆有些反应不过来,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乔子墨已经搂着她哈哈大笑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乔子墨,你这个大坏蛋!无赖!”她羞红了脸,伸出手不断地捶打着他如铁一般的胸膛。

    她柔弱无骨的小手拍打着他的胸膛,这点力道对他来说就如同挠痒痒一样,而且她嘟着红唇娇嗔的模样也撞进了他心里。

    他捉住她的小手按压在胸口,压低声音道:“别再闹了,再闹下去,我就把你给办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语气里带着森森的威胁,但话语间还是有深深的宠溺之意。

    洛歆只好瞪了他一眼,想动也动不了,因为她的手被他捉住了,根本抽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戚金远远出来就看到这他们相拥在此,想上前却听二人的对话,因此而停下脚步,眼里有一股从末有过的诧异。

    便将打量的目光落在了那女孩的身上,之后那女孩居然也毫不避讳地瞪他,骂他,甚至还动手打他。

    可是乔子墨居然一一承受了,而且还是一副极其享受的表情。

    好像他巴不得她这样做一般。

    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,他忽然觉得情况有些不妙啊。

    等到两人打情骂俏得差不多,他才上前打断他们的谈话。

    有外人出现,乔子墨那独有的温柔倾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,取而代之的无尽的冰冷。他转身来人,看到是戚金,冷漠的眼里才有了一丝尊敬。

    “戚叔。”他朝他点点头,沉吟地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咦!洛歆见他态度有些改观,而且他暗暗地拧了一把她的手,她这才赶紧恭敬地对着来人唤道:“您好!叔叔。”

    这清新甜美的女声让戚金侧目,深沉的目光落在了洛歆那张清秀的小脸上,带着几分探究的意味。

    洛歆只觉得这人的目光慈祥,而且对自己并没有恶意,索性便扬起笑容,大方地抬起头让他打量得更清楚一些。

    戚金打量了她一会便收回了目光,而后又对乔子墨道:“老爷子在客厅等你,叫少爷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点头,搂进她:“我知道了戚叔,我一会会带洛歆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戚金见此便应下,而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洛歆才望向他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戚叔跟着我爷爷很多年了,乔家上下他的面子还是很大的,他可以说是看着我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洛歆点头,“原来是看着你长大的呀,那可以算是你的第二长辈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戚叔人很好,是爷爷的心腹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洛歆感觉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股腹黑的味道。她咬了咬下唇,忽而一针见血地问道:“子墨,你们家里是你爷爷在做主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乔子墨握住她的手,神色温柔:“是我们的爷爷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只能无奈地反拧他的手:“我知道啦!”

    乔家客厅。

    乔老爷子坐在沙发处,手里还拿着拐杖,老脸上露出威严的表情。

    而袁柳柳则是坐在一旁,笑吟吟地盯着坐在对面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“乔夫人啊,我们宜佳是上个月才从法国回来的,之前一直都是学的舞蹈和音乐,老师说这孩子天赋极高,参加了好多次比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