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 情不自禁

    听言,袁柳柳脸色变了变,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却冲进来的一个粉红色的身影,边往这边跑边喊:“妈!我刚才在宴会上看到哥牵着一个女孩子,而且还……哥?”她喊到一半注意到乔子墨已经在客厅里了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众人措手不及,宋楠也是一愣,目光落在乔依依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冲进来喊妈,而且还叫乔子墨哥哥?

    那……站在乔子墨旁边的女孩是?

    她的视线再次落到两人牵在一起的手,这才注意到二人牵在一起的手是十指相捉的。难道……她怎么会这么笨?两兄妹就算感情再好也不至于牵手进来啊,顶多就挽挽手看起来还不伤大雅。

    乔子墨无视众人的情绪,直接牵着洛歆走到乔老爷子面前,“爷爷。”之后便朝洛歆使了个眼色,洛歆赶紧咧开嘴角笑得甜美,朝乔老爷子问好:“爷爷您好!”

    听言,乔老爷子将目光落在她身上,带着探究。

    而后他脸色不改,沉声问道:“这丫头是谁?为什么和你一样管我叫爷爷?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今天就是带洛歆来见您的,也顺便让您老人家见见她。”

    乔老爷子皱起眉头,洛歆也不惧怕他,抬眸迎向他的视线,也顺便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嗯!果然是子墨的爷爷,眉眼那英气和他很是相像,而且那看人的眼神简直是如出一辙。想当初,在医院初次见面的时候,乔子墨就是用这种陌生的目光看着她,带着探究。当时她觉得有压力,但却不是惧怕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对视的勇气,她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若是老爷子不喜欢她,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反正乔子墨已经说了不管他家人对她什么态度,他这辈子认定的就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有了他这句话,她就可以有恃无恐啦。

    那丫头如水一般清澈的目光一对上自己,乔老爷子一惊。

    这丫头居然敢这样堂而皇之地和自己对视?她就一点压力和害怕都没有?

    他是军人,而且是训练特别出色的军人,现在退役了。却也因为生活的磨炼,历经沧桑让他更具威严之气。

    一般人都是没有几个勇气能在他的目光之下还和自己对视的。

    这丫头,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破天荒的,乔老爷子居然主动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听言,洛歆勾起唇角,轻声回道:“爷爷,我叫洛歆。”

    乔老爷子面色一沉:“子墨管我叫爷爷,尽管你和他有点什么,可却终究不是我们乔家的人,这声爷爷,我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拐杖一掷,地面便发现沉闷的咚声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乔老爷子的性情阴晴不定?

    乔子墨脸色也跟着一沉,当下便要上前解释。却被洛歆拉住,她轻拧他的手心,然后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抽出来。

    “洛歆!”见她要抽回手,他反射性地将她的手扣住,不让她动一丝一毫。眯起眼睛,警告性地盯着她,这丫头莫不是要临阵退缩,想逃了?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没有要走……”洛歆说完,便微微一笑,给他递一个安心的眼神。

    乔老爷子虽然是别开了脸,可却还是眼尖得很,两人之间的小动作全都落入他那双看了大半辈子是非恩怨的眼里。

    没想到子墨这小子竟然紧紧地抓着人家姑娘的手不愿意放,而且还一副要生气的模样,后来被她一个小眼神和一句话竟然就好了,而且眼里透着满满的宠溺。

    乔老爷子说不惊讶是假的,心里是非常震憾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爷爷,可是从小到大,却末曾见过他像现在这般。

    最后,乔老爷子的目光又再次落到洛歆的身上,这丫头长得清秀,不算是很漂亮的那姑娘。可是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看着却很舒服,就像世间最纯净的地方,让人心向往之。

    两人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让一直坐在一旁的人众人都怒了,宋楠是敢怒不敢言,若不是对方是乔家,她早就跳起来指着对方的鼻子大骂出声了。可偏偏是乔家,是她十个宋家加起来都不敢惹的对象。

    宋宜佳因为害羞得满面通红的脸此时全部褪尽,脸色惨白惨白的,坐在那儿绞着手指,像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她的眼眶有些红,因为外表长得柔弱,所以看起来特别委屈。

    可是谁都不知道,她绞在一起的手指,指甲都陷入了肉中。

    她是被母亲拉来相亲的,对象就是乔子墨。现在对象牵着一个女人出现,而且还在她面前打情骂俏。

    她活了这么多年从末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丢脸。

    忽然,她将目光落在洛歆身上,恨恨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乔依依气得不行,自己守着那么多年的哥哥就要被抢走了,她哪得沉得住气。可是爷爷没发话,她也不敢发作。现下爷爷发了脾气,她当下眼珠子转了转,上前就对洛歆冷声道:“你是哪里冒出来的?想飞上枝头做凤凰也末免太过急进了一些吧洛小姐!我们乔家是那么好攀的么?也得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吧?别以为站在我哥哥旁边就可以随便乱认我爷爷了,我告诉你,我爷爷才不会喜欢你呢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就跟机关枪一样对着洛歆扫射个不停,乔子墨拧起眉头,黑眸之中翻滚着怒火。洛歆知道如果她再说下去的话,估计他就会发作了,便勾起了唇,轻声回道:“我并非想飞上枝头做凤凰,也没有乱认爷爷,爷爷确实是我的爷爷。”

&n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