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42章 早安,首长大人

    这一睡便睡到了第二天早上。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满室阳光,窗户吹着丝丝凉风,天蓝色的窗帘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洛歆伸着懒腰,翻了个身,准备多睡一会。

    转身的瞬间却对上一双邪魅幽深的眼眸,洛歆一愣。

    乔子墨单手撑着下巴,斜靠着身子,露出精壮的胸膛,一双墨眸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早啊,老婆大人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嘴角有些抽搐,跟着扯开嘴角:“早。”

    首长大人对着她喊老婆大人,这情景怎么想都怎么怪异,可是它却偏偏发生了,而且还是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况且这个男人一大早就躺在这儿出卖美色!一定是故意来勾引她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歆抿了抿唇,撑着手臂便要坐起身。

    刚起一半,一大手就扣住了她,把她往身后一拉。

    洛歆便整个人跌至乔子墨的怀里,还末等她反应过来,他便欺身吻上了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洛歆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乔子墨眼中含着笑意盯着她,而后便抬手覆住她那双瞪得如铜铃一般大的眼睛,薄唇在她的红唇上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“笨蛋,每次都把眼睛瞪得这么大!”

    大约一分钟以后,乔子墨才退开来,抵着她气喘吁吁道:“早安吻。”

    洛歆抬手对着他的胸膛就是一拳:“乔子墨,你真恶心!”

    他顺势捉住她的手凑到唇边亲了亲,笑道:“哪里恶心了?”

    “我刚起床,还没刷牙!”

    “这么巧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洛歆捂住自己的嘴巴,不可思议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乔子墨凑过去,薄唇在她的脸上摩擦着,“嫌弃我?难道和我接吻很恶心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一愣。

    恶心吗?不吧,相反……还有点不想停下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只是她的心理活动而已,当然不可能告诉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脸有些挂不住,白了他一眼,而后道:“还好!”

    说完便以迅雷不耳的速度起身,下了床冲进浴室里。

    身上还穿着他的衣服呢,要赶紧换下来。

    洛歆拉了拉身上宽大的衬衫,果然男生和女生的体型就是相差太多,也真是太不公平了,他居然高了她那么多。

    不过也幸好,也只有这样,他的衬衫才可以当裙子穿。

    昨天的衣服虽然穿过了,但是总比没穿好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歆有些郁闷,她从来没有穿过超过两天的衣服,准确地说应该是贴身衣物。

    谁的贴身衣物会穿超过两次啊?想到这里,她一脸嫌弃地脱下衬衫,然后探去准备去拿自己昨天放在台上的衣物。

    这一探可好,竟然发现衣服什么的都不见了,台上空荡荡的一片,哪里还寻得着半点衣服的影子。

    哪去了?

    洛歆打开浴室的门,探出一颗脑袋。

    “乔子墨!”

    “从昨天到现在,你一直喊错的名字好几次,要不要我替你数一数?然后再看看该惩罚你什么才好?”乔子墨走过来,手里提着一个袋子。

    听言,洛歆抿唇:“我哪有喊错,难道你敢说乔子墨不是你的名字?”

    乔子墨微笑,朝她晃着手中的袋子:“不想要衣服了?”

    衣服?那是她的衣服?洛歆伸了手就要去抓,他却故意往后退一步,洛歆急了,刚想从浴室里出来,可是又想到自己身上根本就没穿衣服。

    如果出去的话不就被他看光了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站在原地瞪着他:“当然要!”

    “想要衣服?那就讨好我。”乔子墨朝她晃了晃手中的袋子:“要不然,你就今天一整天呆在家里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乔子墨!”

    “咦,又叫错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洛歆气得大眼瞪小眼,可是自己又没有衣服穿,只好软下性子,抿唇:“快点把衣服给我,我一会还要去上班呢。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但笑不语,只是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乔……”刚想直接吼他的名字,看到他眉毛一挑,洛歆立马改了口:“子墨,你赶紧把衣服给我吧!”

    听到她改口,乔子墨的笑意更深,凑近她,“再多叫几声!”

    “乔子墨!我真要发火了!”

    脑门上一痛,洛歆刚想发飚,他就笑着说:“不逗你了,快换上衣服,洗漱完毕出来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接过袋子,洛歆愤愤地将浴室的门砰的一声甩上。

    打开以后她才发现袋子里的衣服并不是昨天晚上的那一套,而是一套红色的套装裙子。

    大红色?洛歆抿唇,她一向都不喜欢大红色的衣服,乔子墨的眼光怎么这么土啊?

    可是不喜欢归不喜欢,还是要穿的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以后,洛歆才出了房间,一边走一边打量起这房子的格局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只顾着对他拳打脚踢,也没有怎么看,现在看了才知道这是三式一厅的房子。

    小公寓形的,厨房里飘来阵阵香气,她摸摸空空的肚子,朝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走近了才看到乔子墨在厨房里忙活的身影,不知为何,平时看起来那么冷俊的一个人,在这会儿看起来竟然给她一种柔和的感觉。

    兴许是错觉呢?

    洛歆心想,而后走进去,一边问:“你会做饭?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回头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洛歆走到她身后,看了一眼他做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荷包蛋?”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