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50章 乔子墨,想你了

    “抱歉,我的话说完了,就不再陪你们俩玩了。”说完她看向王主任,轻声道: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去忙了。”

    王主任也不敢再说什么,只得点点头让她去了。

    等她走后,沈曼曼一脸气愤,不就是要证据么?好!她就给她找证据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也跟着刷地站起身:“主任,这件事情你不查,那就我自己去查,我一定会找出证据。”说完她拉过赵绫也是气冲冲地走出去。

    于是办公室里又只剩下王主任一个人,他有些无奈地捂了捂自己的额头,然后叹气。这些个女人!

    午饭时分,洛歆打了份盒饭便寻了个角落坐了下来,而后便拿了手机打了陈靖的电话。

    询问了一番小狗的问题之后,洛歆才安心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想着刚刚电话里头小狗传来的嗷嗷叫声,洛歆心里头一暖,放下手机勾唇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好这一暖心的笑容让前来的容轩看到了,他脚步一顿,眼神就定在她的笑容上。看了许久,他才朝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正吃着饭,一个熟悉的人影便在洛歆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?”见她心情不错,容轩的眼里也是满满的暖意。

    听言,洛歆抿唇轻笑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在路边捡了只小狗?”

    唐小雪这个大嘴巴。洛歆微笑点头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和以前一样,丫头,这么喜欢小猫小狗怎么不自己养一只?”

    “养一只?”说实话洛歆不是没想过,只是当时进医学院每天都忙着学习,根本没有闲暇的时间可以去照顾一只小猫小狗。难得有时间空闲下来,也会陪着父亲学下烹饪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摇摇头:“没什么时间和精力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。”容轩这个时候才想起之前洛歆每天都很忙的样子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觉得上个周末两人没看成电影实在是很遗憾,便又轻声询问她的意见:“上周电影你没去,不如这个周末去?出来活动活动总还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洛歆眨眼睛,这个周末再去?可是好家里还有一只小狗狗呢,一直让陈靖替她照顾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摇头道:“不行,如果去的话小狗在家没人照顾。”

    容轩被她堵得哑口无言,半晌又温和道:“我不介意,小雪不喜欢小狗,可是我喜欢,你可以带着它一起出来。”

    洛歆这才低下头思虑起来。

    容轩趁热打铁:“整天闷在家里不无聊么?难得可以出去一次。再说了,我刚从b城过来,你都没有好好陪我玩一玩。难道是现在长大了,嫌弃师兄烦了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赶紧抬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,师兄你误会了,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答应我咯?周末一起去?你要带上小狗,我们这次就不喊小雪了。”

    也只能如此了,洛歆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得到她的应允容轩特别开心,开心之余又有些忐忑,担心她这个周末到时候又临时出乱子,她又不来怎么办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赶紧道:“到时候我去你家接你吧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一愣,疑惑地看着他。“不用呀,还是上次那里吧?我到时候自己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师兄,不出意外的话,我一定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她都这样说了,他还能说什么?只能默默无言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心里期盼着到时候不要又有变故。

    可是有没有变故,又有谁知道呢?

    刚吃过饭,洛歆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,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之后她明显有些心虚地朝四周望了望,而后躲进了旁边的洗手间里。

    “喂?”洛歆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,轻声地回道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似乎传来一声轻笑,带着性感的磁性,听得她耳朵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呀?”这人也真是的,打电话过来就是来笑的么?

    “我听陈靖说,你在路边捡了只小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不仅唐小雪是大嘴巴,陈靖也是个大嘴巴呢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不是什么大事,要是万事都跟他报备那还得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点头道:“是呀,在路边捡的,我是看到它腿上受伤了很可怜,所以才把他捡回去的?怎么?你不会不高兴了吧?怪我把它带回家?你不喜欢小动物在你家?”

    洛歆就像个机关枪一样,一开口就扫射个不停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乔子墨听着她不断地炮轰着,只能无奈地叹气摇头,他是怎么惹上这个小女人的,他只不过问了一句,就能引出她这么多句。

    等她问完,乔子墨才笑道:“纠正一句,那不是我家,那是你和我的家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似乎一愣,因为他的在意心里变得暖暖的,可是嘴上却依然不饶人:“你纠正什么啊?我的问题你都不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知不知道一个词叫爱屋及乌?”

    洛歆顿住,这会儿终于明白了,她有些郁闷:“谁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,喂,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    因为有些尴尬,所以便随口扯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想我了?”乔子墨叹了口气,朝前方看了一眼,眼里是深深的倦色,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