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考验洛歆

    透过镜片,可以看到他眼底的关心。洛歆朝他笑笑,摇头道:“我没事。”之后她便将手撑在地面自己爬了起来,并没有接受他的帮助。

    男子讪讪地将手收了起来,抿着唇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洛歆起来以后便发现嘟嘟到了少女的手里,而那个少女则恨恨地瞪着她,面上的表情凶狠得好像要将她吃掉。

    她有些无奈地扶额,有没有搞错啊?是她横冲直撞过来将她撞倒不说,现在还抢了她的小狗,还站这儿瞪着她?她得罪她了?

    “喂!你这个偷别人小狗的臭女人!我今天要带你去警察局!”

    什么?洛歆一愣,她有些郁闷地看着她。偷小狗的臭女人?

    周围的人也纷纷朝她看过来,实际上刚才那一番剧烈的撞击就已经非常惹人注目了,如今少女的嗓门又大,吸引了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“嗷呜嗷呜……”嘟嘟朝洛歆吠着,却是神情可怜兮兮,而且似乎挣扎着想从少女怀中逃脱到她怀里去。

    这个小主人虽然对它也很好,可是少女的脾气太怪异了,经常带着它在机车后面跑,它也怕啊!

    好吧。它承认它是只胆小如鼠的小狗,但是它只想过安稳的生活啊。它不想跟少女一样过激情四射的生活,它……害怕。

    所以它使劲地在少女的怀里挣扎,再挣扎!

    少女人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它:“丢丢你在干什么!你知不知道那是个坏女人,她要卖掉你吃掉你!”

    “嗷呜嗷呜!”小主人才不会吃掉嘟嘟,小主人很喜欢嘟嘟,天天给嘟嘟牛奶喝,还一直抱着嘟嘟四处逛街。

    当然嘟嘟的心声少女根本听不到。

    洛歆一边揉着被摔疼的手臂一边朝她走近,解释道:“我想你可能误会了,我并不是小偷。小狗是我在路上捡到的,我捡到它的时候它身上还带着伤。”

    “带伤?怎么可能?”少女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看看它的后腿,我刚替它包扎的,虽然可以走路了,可是伤口还没有完全复元。”

    听言,少女这才低头去检查小狗身上的伤势,看到它的小腿上缠着纱布和绷带,隐隐带着一点血迹,又带了一股药味。她这才相信,但还是冷冷地望着她:“那又怎么样?你捡到我的小狗,第一时间不还给我,是不是想把它占为己有?”

    占为己有?洛歆有些不屑地勾起唇:“你想多了吧?既然是走丢的小狗,我又怎么会知道它的主人是谁?你让我如何把它还给你?”

    少女一愣,气得不行,却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洛歆打量着她,年纪应该和她相仿,只不过性格不太成熟,而且看她穿衣的风格就是属于那种风风火火的人,莽撞。

    “嗷呜……”小狗还在可怜兮兮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嘟嘟……洛歆看了少女一眼,而后轻声道:“嘟嘟好像不太喜欢你,你真的是嘟嘟的主人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嘟嘟?它叫丢丢,少给我家丢丢乱改名字!”

    说完按了一下在怀里乱动的丢丢,敲敲它的脑袋,恶声恶气道:“不许再闹了!要不然等我哥回来,我让哥哥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她说哥哥,小狗害怕地瑟缩了下身子,不再叫了。

    少女这才得意地抬起下巴,抱着小狗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喂,你就这样走了?”洛歆叫住她。

    少女不耐烦地回头,“你还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是她救了她的小狗,她把她撞倒,害得酱油打破,现在连句道歉和谢谢都没有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我虽然是牧家的大小姐,但是别以为你救了丢丢我就会感激你,你也别想从我这儿捞到一分钱。像你们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,丢丢到底怎么会走失?又怎么会受伤这件事情还待考证呢。但看在我今天心情不错的份上,我就不追查了,你也别再作缠绵,免得到时候……哼。”她不屑地望了她身上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一眼,而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洛歆站在地震惊地瞪大眼眸,什么人啊?

    眼镜男走过来:“这种人仗着自己有钱就以为了不起,小姐,你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勾唇笑了笑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也罢,看在嘟嘟的面子上,她就不和她计较了吧。

    酱油被打碎了,少女也没有要赔的意思,只好她自己吃亏,自己重新买一瓶咯。

    乔家大宅。

    乔依依刚下课,正准备去找母亲炫耀今天在班里舞蹈拿第一的事情,却看到戚金往爷爷的房里走去。她不禁有些好奇,自然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戚金进了房间,她便躲在房间门口悄悄看去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。”戚金朝乔龙天弯了弯腰,他手上捧了一叠资料,面色严肃。

    乔老天拿着烟筒吸烟,听到他的话便回过头来,吞吐出一口浓烟。

    他声音威严,目光虽然苍老却是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“查到了?”

    戚金将资料递出,“是的,已经将她的身世和工作都查清楚,都在这里面。”

    听言,乔老天戴着玉扳指的手去接过那一叠厚厚的资料。

    资料最上面的一页贴着那个女孩的照片,照片似乎已经过了许久,上面有一点磨破的痕迹,但并不影响看清楚她的样貌。

    她身上穿着干净的校服,如爆的长发扎在脑后,额前的碎发在风中飞舞着。而她脸上扬着单纯干净的笑容,眼睛眯成了月牙儿,还是和昨天一样清澈,露出一排白皙干净的牙齿,看起来特别舒心悦目。

    嗯……老爷子难得地点头,这个时候的她看起来倒是单纯可爱,讨人喜爱。

    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