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 我是不愿意的

    一场夜宵,在洛歆的笑声中总算吃完了,不过大多数的东西都是洛歆自己吃完的,吃到最后,她满足地捂着肚子打了个饱嗝。

    打完之后才注意到戚叔和老爷子盯着她,她这才尴尬地抽抽嘴角:“情不自禁,实在是情不自禁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情不自禁!”老爷子扫她一眼:“上次你和子墨一声不吭就跑去领证也是情不自禁,这次又是情不自禁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额前浮现三根黑线。又来了,果然这才是老爷子把她叫来的真正目的吧?盘问?洛歆抿抿唇,眼珠子开始骨溜溜地转着。

    “爷爷,其实这不能怪我,我是不愿意的!”

    “哦?”老爷子看向她,“难道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戚金也跟着一怵,和乔家大少爷乔子墨结婚,她居然还不愿意?

    可是洛歆却点头:“是啊!我和他认识不久,我怎么可能会和他结婚,是他把我拐到民政局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戚金瞪大眼睛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    老爷子胡子翘了翘,挑眉,明显一脸不相信。他自己的孙子什么德性他还不知道么?要说女人缠他那是可能,可是他怎么可能会强迫女人和他结婚?

    见他们都不相信,洛歆便有些急了:“我说的是真的!”

    戚叔扫了她一眼,笑道:“少爷是我看着长大的,他是什么性子我知道的,你说的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戚金摇头。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洛歆扶额:“难不成你们以为拉着他进民政局结婚的人会是我吧?”

    听言,老爷子挑了挑眉,“这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砰!洛歆拍桌子站起来:“乔子墨他丫的这混蛋这无赖!早知道和他结婚会背上这罪名!我就特么的不嫁给他了,什么叫我拉着他跟我结婚?我还不想呢!”

    老爷子和戚金对视一眼,眼里都出现了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难不成真的是他家子墨硬拉着她去结婚的?

    吼完又打了个嗝,这才觉得舒服多了。洛歆摆摆手,似乎把刚才讨论的事情忘到九宵云外去了:“很晚了,我得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叫住她:“丫头,你现在住子墨那里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摇头:“不是啊,我住在自己家里,本来他是接我过去的,可是半夜又去出任务了,我自己住得无聊就搬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老爷子这个时候似乎才想起来,他们还没有和洛歆的父母碰面。看来要等子墨出任务回来,找个时间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老爷子思索了一下,而后点头:“戚金,送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洛歆并不拒绝,反正都已经这么晚了,她自己回去也蛮危险的,自然就朝老爷子露出一抹笑容,“谢谢爷爷。”

    乔龙天又哼了一声,别开脸。

    反正她已经习惯他别扭的样子了,耸耸肩没有再说什么,但不过说了一句我有空再过来。乔老爷子听到这句话,眼底深处染上了一抹笑意,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洛歆捂着嘴巴打着呵欠,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,不经意地问:“爷爷平时都是自己一个人么?”

    听言,戚金似乎顿了顿,而后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叫乔依依的,不是他的孙女么?都不陪陪他?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不喜欢她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洛歆啊了一声,而后又道:“那爷爷一定挺孤独的。”果然不如她所料啊,真的是蛮孤独的一个老人。“看来我以后要多多陪陪他了,子墨又经常出任务,家里就剩他一个人,一定太孤单了!”

    戚金心里狠狠一震,透过后车镜看着这个女孩儿,没想到她看起来年纪轻轻,却是道出来了老爷子这么多年以来的心病。

    确实啊,他一世英名,所有人敬他怕他,都不敢靠近他。可也正是因为这样,才渐渐没有人亲近他,唯一亲近的人也就子墨而已,子墨又忙,也是个闷性子,就算是凑到了一块也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现下有了这么一个大活宝,也难得她去揪老爷子的胡子,他没有发火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活了大半辈子,平时又威严惯了,见谁都是板着个脸,所以乔家那些人怕他还来不及。可是没有想到这丫头竟然不怕,而且还乐呵呵地。

    果真是一物降一物呀,子墨这小子的目光,果然不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又去看她,却发现后车座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吓了一大跳,赶紧踩住刹车。而后探身往后看,当看到那个倒在皮椅上呼呼大睡的人时,他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她怎么不见了,原来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看她安静的睡颜,戚金突然有些感叹,当初女儿发生意外的时候就和她这般年纪,好好的一个人,说没了就没了。

    想来他女儿,也是一个活蹦乱跳的活宝,扰得他整天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他福薄,等不到女儿替他尽孝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眼睛有些湿润,却在片刻之后他抚去眼角的湿意,重新开车。

    去而复返,老爷子很是奇怪:“怎么又回来了?那丫头送回去了?”

    戚金摇头:“并没有,老爷子,她在车上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睡着了?”老爷子听言有些好笑,想想那丫头睡着的样子,眼里难得有一丝笑意:“那就给她送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大半夜的,打扰人家毕竟也不太好。不如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乔老爷子一愣,半晌才明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