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66章 我要的是你的心

    感觉到情况不对,洛歆赶紧搂住他的脖子笑盈盈地撒起娇来:“我是刚刚才来的,你走了以后小雪才叫我出来,所以我才……”她越说越小声,因为她发现乔子墨眼里的黑色漩涡越凝越深,意味深长地盯着她。最后她索性咬住下唇,破罐子破摔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!反正你也已经生气了,我说再多也没有用,我就是故意在你走了以后出来的!谁知道你会不会答应,而且我是有自由的,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!”

    说完她索性用力地挣开他的怀抱,转身就朝另一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乔子墨黑了脸,冷声喝道。

    这个坏丫头,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脸给他难堪!难道她不知道男人一向都是很爱面子的么?特别是在自己的下级面前,她居然一点面子也不给他。

    可是洛歆就好像没有听到似的,继续往前走,嘴角勾起一抹狡猾的弧度。

    谁知道,走不到两步洛歆的脚便临空,乔子墨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扛在腰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洛歆失声尖叫道,不断地伸着手拍打着他的肩膀:“乔子墨,你快放我下来!”

    一群人面面相觑,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一声。

    乔子墨扛着洛歆走到陆逸风面前,冷声道:“他估计已经收到消息逃了,你带着他们在这里搜一圈,如果找不到就撤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森然的语气,陆逸风略担忧地望了洛歆一眼,而后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乔子墨,你丫混蛋快放我下来!我朋友还在包厢里等我!放我下来!”

    她手脚并用,不断地捶打着他,嘴里也跟着喊骂着,可是乔子墨却闻若末闻,交待完毕便扛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后,众人都议论开来。

    “哇,风哥,刚才那个是嫂子吗?”

    “嫂子好威风!好彪悍!”

    “好像老大也有点招架不住!”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,再彪悍的女人遇到咱们老大也得乖乖投降!”

    “切!你真是没见识,没听过一句话叫柔能克刚么?”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议论,陆逸风只是抿了抿唇,神色不悦地转身道:“都闲着了?还不赶紧去搜搜,如果再找不到,今天晚上就真的是功亏一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人群这时才散开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洛歆被塞进陆虎车里,之后乔子墨便钻了进来,她想趁机从另一边的方向逃脱,细白的脚腕却被乔子墨握住。只稍用力,她便又跌回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车门被关上,乔子墨吩咐陈靖开车。

    陈靖执行命令,还自觉地将中间的按钮按下,前后就这样被隔开来。

    乔子墨将她牵制在自己的怀里,强烈的男性气息将她包围,黑眸森然地盯着她:“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不再挣扎,而是抬头对上他的眼睛:“我怎么了?难道你不让我出去,我就不能出去吗?我又不是你的傀儡,我想去哪里,难道还要向你报告吗?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也很不好,本来是想向他好好解释的,可是谁知道她说半天,他竟然就给她板着个脸,而且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。

    就算她是女人,可是她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?

    面子何其重要!洛歆愤愤地想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乔子墨气极,不是说她去哪里都必须向自己报告,而是刚刚如果不是他们正巧在这里办事,她今天晚上岂不是要被人轻薄占便宜了?想到这里,他的脸色就极难看:“你不向我打报告,你看看你刚才做的事情,如果不是陆逸风救了你,你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也顺着杆子往上爬,完全不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是陆逸风救了我啊?他都没冲我嚷嚷,凭什么你这个做丈夫的冲我嚷嚷啊?搞清楚,救我的人是他不是你,你……”说到一半的时候,洛歆发现他的脸色阴觉得可怕,车内的温度降到了极点,洛歆忍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刚想说什么,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,乔子墨脸色阴沉地盯着她,没有说什么话。

    洛歆吞了吞口水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名字。

    容轩两个字特别清晰地显示在那儿,很明显乔子墨也看到了,眼中闪过两簇火苗,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。

    接?还是不接?洛歆有些纠结起来。

    面前这人就跟一只暴怒的狮子一般,只要一个不惧,它就会扑过来把自己给吞噬干净。

    光是想想就觉得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可是不接,自己就这样离开了,难道要他们在那儿等吗?等是一回事,要是找不到她又不接电话他们会以为自己出事了,会四处找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硬着头皮接下接听键,在乔子墨森寒的目光之中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乔子墨突然探手将她的手机夺了过去,在她惊讶的目光之中按下了免提。

    容轩的担心和急躁清晰地从手机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洛歆,你在哪儿?我听小雪说在洗手间没有找到你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咬住下唇看着乔子墨,他依然抿着薄唇没有要言语的样子,这个时候她才道:“师兄,我没事,我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不舒服?”容轩急急地道:“你在哪?我现在过来找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