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章 好想好想见你

    “你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小心把给弄死了,事到如今,可怎么办才好?”想到这里,他又有些后怕,而后又说:“这打死人要是他们发现什么蛛丝马迹,到时候查到我们头上来怎么办?这出了人命可是要吃官司的,要是……乔夫人,您可得帮我们啊!”

    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!

    袁柳柳气得脸色发白,可是也因为死了人而变得有些害怕起来,她脸色微微苍白:“我帮你们?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我怎么帮你们?我让你们把人弄伤又没有叫你们弄残,你们却把人给直接弄死,你现在要我怎么帮你们?我告诉你,没门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准备挂电话。

    对方的人被她的绝情吓坏了,赶紧威胁道:“乔夫人,如果此事你不帮我们,我们怎么办?如果我们出了事!到时候就把你给供出来!反正这件事情也是你让我们干的!”

    听言,袁柳柳的手一顿,而后将手机放回耳边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她深吸一口气,冷声道:“你们别冲动,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乔夫人可不要让我们久等,我们只给你三天的时间,如果三天后乔夫人还是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,那可就不要怪我们了!”

    说完对方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听着电话里头传来的嘟嘟忙音,袁柳柳气得脸色铁青,按下挂听键,她将手机重重地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该死的!偷鸡不成蚀把米!事情没办成!现在倒被人抓住了把柄!反过来威胁她?

    看来她要好好地处理这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一连几天,洛歆都按时吃饭,洛母煮什么她就吃什么。平时里吃货的模样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似乎在嚼蜡一般,就算是最好吃的东西都吃不出什么味道来。

    她也特别冷静,井然有序地处理了洛父的后事,表情一直冷冷,没有什么其他情绪。

    唐小雪和容轩一直陪着她,陪她处理完所有的事情,替她分担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样?她情绪好点了吗?”容轩看着从她房间里出来的唐小雪,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听言,唐小雪摇摇头,轻声道:“情绪依然没有什么起伏,平静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那样?”

    “我怕这样下去她会把自己憋坏的,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睡着了,可是……”唐小雪一脸愁容,这样下去真的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洛母从内间走出来,看着疲惫的二人道:“既然洛歆已经睡下了,你们就不要再守着她了。这几天你们寸步不离地守着她,估计也累了,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唐小雪和容轩都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洛歆由我看着,一定不会有事的。况且你们也看到了,她冷静得很。除了没哭出来其他的一切都正常。你们不用担心她会出事,都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听言,唐小雪也觉得有理,只好点头。这些天她们请假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,也着实累坏了。不说还好,一说困意就袭卷而来,她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容轩看她也累坏了,想了想便开口道:“既然洛歆有伯母看着那我就先送你回去吧,休息够了再过来看洛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伯母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你们路上小心点啊。”

    等他们走后,洛母站在原地看着那远去的两道背影,叹了一口气:“真是两个不错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又有些心疼地看向洛歆所在的房间,只可惜这丫头脾气倔强得很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哭出来。

    若是这个时候子墨在就好了,可惜啊!偏偏嫁了个军人,在这么难过的时候,都不在身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叹了一口气,而后朝房间走去,捧着洛父的相片看着出神。

    而她不知道的是,等所有人都走完,睡着的洛歆却突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里面全是血丝,其实这三天以来,她一天都没有睡着过。

    虽然每次都听话地入睡,可却只是闭起眼睛,根本就没有入睡。

    她有些麻木地坐起身,而后下床连衣服都没有换,直接赤着脚就朝外面走去。忽然又似想到什么似的转回去,拉开柜子取了钱包就往外走……

    西郊一间废弃的仓库内。

    袁柳柳将一包东西丢给男人,冷声道:“这里面有我准备的钱和飞机票,拿着这些东西就赶紧给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听言,男人接过包包,打开看了一眼,而后便勾起唇:“就这点钱,乔夫人就准备把我们这么多兄弟都打发了?这次参与这件事情的人,少说加上我都有4个人。这点钱,够我们四个人花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袁柳柳眯起眼睛,危险地看着他:“你不要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“乔夫人,我们兄弟几个可都是贱命一条。在道上混这么多年,对我们来说最不值钱的东西就是我们的命。我们都是一脚迈进阎王府的人,死了没关系。可是您呢?您可是堂堂乔家的夫人,要是因为这事染了血腥,吃了官司,那可就是得不偿失呀。所以我建议你考虑清楚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袁柳柳竟然被他说得无言以对,看他脸上带着狡猾的笑容,她气得想破口大骂。看来这人是吃定她了,之前还不敢这么嚣张,现在出了事,居然就这样来威胁她!

    偏偏她又不能闹出人命,不然这事就会越闹越大。到时候把自己也给搭进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只能将自己的怒火往下压,而后缓缓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这些钱的确有点少。不过你放心,出国以后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,到时候我每个月都会给你卡里打钱的,所以关于钱的问题你根本不用担心。”

  &