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喂药

    听言,徐磊自知理亏,默默无言地看了她一而,而后扁着嘴巴退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,待看清来人,陈佳欣才迎了上去:“张连长,你怎么来了?可是身体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张连长摇摇头:“我来看看下午送来那个小姑娘怎么样了!”说完他目光落到徐磊身上,看到他的时候明显也是愣了一下,而后道:“怪不得找不到你小子,原来是报道完就跑到这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一直缠着我问她的病情!可把我给烦透了!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!赶紧回去!再乱跑!我要你负重在雨中站十个小时!”

    听言,徐磊顿了顿,身子却没有动!

    张连长黑了脸:“军人的天职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报告连长!是服众命令!”

    “那你马上就给我滚回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虽然心有不甘,可是作为一个军人,徐磊不得不服从上头的命令。依依不舍地看了洛歆一眼,而后才缓缓离开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陈佳欣才道:“连长,他留在这儿又没有什么干系,你又何必?”

    张连长脸色沉了下来:“这个女人来历不明,无缘无故倒在路边,我怀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连长是怀疑她?”

    “嗯!你想,这地方偏僻得很,一般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更何况是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听言,陈佳欣点头,而后又道:“不过,我想她应该不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是别人准备安插进来的卧底,她也不会发这么严重的高烧了,而且还不肯喝药。替她把脉的时候,她还注意到她的身子非常虚弱!

    “这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,如果她真的是坏人,那她不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你还是太年轻了,这是敌人使的苦肉计!反正在她的身份还没有查清楚之前,绝对不能让她靠近部队里的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叩叩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外面却传来敲门声,陈佳欣和张连长二人同时一愣,半晌过后陈佳欣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吹的什么风啊,我这军医部这么多人来。”说完她便出去开门了。

    当看到陈靖的时候,陈佳欣愣了一下,而后才有些惊讶地喊道:“陈靖?”

    陈靖摸摸鼻子,憨笑道:“是我!”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陈靖点点头,而后又摇头:“不是我,是首长。”

    “首长?”一听到乔子墨,张连长马上走了过来: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出任务回来的时候受了点小伤,我过来给首长拿点酒精纱布。”陈靖老实地回答道,其实这件事情乔子墨并没有张扬,而且对于他来说,那点伤他并不放在眼里。可是他不行啊,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受伤还不担心。所以便瞒着他来取药,反正取回去他也会用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陈医生,赶紧弄最好的药!首长的伤要紧!”

    “嗯!我这就去!”说话音陈佳欣转身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内间却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,伴随着阵阵喘息。

    听言,张连长脸色一变,陈靖疑惑地问道:“这是?陈医生这里有病人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可听这声音……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啊。”部队里除了陈佳欣这个女军医之外,似乎就没有其他女人了。

    张连长脸色变了变,而后正色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,我们今天来的路上恰巧看到这女人晕倒在路边,就把她带了回来。我本想给首长禀报的,没想到一时却忘了。陈靖,你说这事奇怪不?那地方荒凉偏僻,怎么会有人晕倒在那儿?所以我怀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陈靖点头:“行!你们带我去看看,一会儿把这事告诉首长!”

    陈佳欣表情淡淡,轻声道:“她病得很严重,一直发高烧,药都喝不进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先看了再说。如果这女人的来历不明,那就不能留下她!”张连长赶紧挥手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那你们进来!”

    之后陈佳欣带着两人进了里间,这不看还好,一看简直把陈靖吓了一大跳!

    那个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,整个人不断地咳着的人,不就是之前首长一直交待他要好好照顾的洛歆吗?

    陈靖神色激动地走近她,这才发现洛歆虽然咳着,可眼睛却并末睁开。

    才多少日子?她居然就瘦成这样……这……这要是让首长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看他神色激动,张连长疑惑地问道:“你难道认识她?”

    听言,陈靖点点头,他当然认识啊!这人……可是首长捧在手心里怕摔着,含在嘴里怕化了人儿,他怎么可能不认得?

    “那她到底是什么人?难道她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照顾她!我马上去禀告首长!”

    说完,陈靖如一阵风般地跑了。

    张连长和陈佳欣半晌才反应过来,二人面面相觑,不知说什么好,既然他认识她,不是坏人,他又为什么要去禀告首长?

    难道她和首长有关系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二人的表情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乔子墨在自己的房里刚洗完澡出来,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,正往外渗着血,他随着拿布条包住,便要穿衣服。

    门却被砰的一声推开,陈靖风风火火地闯进来。

    乔子墨迅速将衣服穿起,而后凝着脸冷声道:“谁让你不打招呼就这样闯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首长!出大事了!”陈靖顾不得其他!上前就急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事你也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嫂子来部队了!”他的话却被陈靖接下来的话打断,话语凝结了一下,而后他一愣抬头定定地看着他:“你说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