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章 发生什么事了

    陈佳欣却揉了揉眼睛,“其实我有点怀疑自己的视觉是不是出现问题了,刚刚那个人……真的是首长吗?”

    听言,陈靖不禁勾起唇笑了笑:“多看几次这样的场面,你们自然就会相信了!”他一开始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,可是后来看多了也就相信了。首长对谁都一样,唯独对洛歆,呵护备至!

    “多看几次?”二人面面相觑,抿着唇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和你们说了,我得赶紧跟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乔子墨直接换着洛歆就进了自己的房间,一路上震惊掉了多少人的眼珠子,他不知道,他只知道片刻不停地往自己的住处赶。

    小丫头在自己的怀中身子都是滚烫了,烧退不下去,药又喝不下,这样下去身子会垮掉的。

    刚将她安置后,陈靖后脚就跟着来了,手里还端了一大壶汤药。

    “把药放下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陈靖将药放在一旁,而后关门出去。

    反正他已经将药带到,其他的就不关他的事了。

    乔子墨倒了一碗出来,而后凑到唇边轻轻地吹拂着,柔声地哄着她:“笨女人,一会不要再吐出来了,要不然你这烧就退不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听言,晕迷之中的洛歆仿佛能听到似的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看她的反应,乔子墨满意地勾起唇,而后将勺子抵到她的唇边。

    “乖,就喝一碗。”

    药进了她的口中,可是不到一会儿又从嘴角溢出,乔子墨气急败坏地放下药碗,赶紧拿毛巾替她将嘴边的汤汁擦干。

    晕迷中的洛歆皱起眉头,五官都快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不行!这丫头看来是怎么样都不会喝的!乔子墨眯起眼睛看着那苍白的嘴唇,低声凑近:“你不喝是吧?好……这可是你逼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拿过药碗自己灌了一口,而后俯下身直接覆住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他一手捧着她的脸,一手扣住她的下巴,强行扳开她的嘴巴,将苦不堪言的药汁渡进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一开始她想吐出来却被他的唇给封住,根本无处无逃。

    后来便紧闭牙关,再也不肯张开半分。乔子墨眼眸带笑,大手直接滑到她的腰间,从衣摆处探了进去,直接顺着腰间细腻的皮肤往上攀爬。

    就在快抵达重要部份的时候,那紧咬的牙关终于松开,他顺势探进去,与她的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去多久,乔子墨感觉到她气息不稳,便喘着气退开。

    一口苦不堪言的药汁就这样下了肚,洛歆的五官都快皱成了一团,乔子墨额头抵着她的微微喘气,好笑道:“如果不想我再这样喂你喝药的话,就乖乖地把药吞下去,不要再吐出来。要不然……”他低头,在她的红唇上轻啄,“这就是惩罚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直起身重新端起药碗,舀了一口凑到她唇边。

    这一次,洛歆没有再将药汁吐出来,只是五官皱成了一团,嘴里隐隐约约发出小声的嘤咛,似很委屈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碗药喂完,乔子墨看她眉头都要凑一起的模样,不由得勾起唇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……不禁伸出手轻轻地弹了弹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喝了药就好好地睡一会吧,明天早上起来就会好的。”乔子墨轻声说着低下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,之后替她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等他忙完回来在她身侧睡下,感觉到她身上的热度退了不少,乔子墨悬着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。大手揽住她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洛歆是在呼喊声中醒来的,部队四五点就起来训练,呐喊声一下子就将她吵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声音听着清明,可是脑子却是迷糊得不行,眼睛睁开了半晌,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。

    她手指抬了抬,终是无力地垂了下去,最后又晕迷过去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天已经大亮,洛歆看着这陌生的环境,眯了眯眼睛正准备撑着手坐起来。奈何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,撑到一半的时候又倒了回去,发出砰的一声。

    听到声响,陈佳欣赶紧跑进来,看到她的时候欣喜道: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之后又开心地跑过来:“谢天谢地!你终于醒了!我看你烧退了半天都还没醒,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洛歆看着面前这陌生的面孔,脑子有些片刻的迷蒙,下意识地问:“你是谁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问完这句话以后,她的脑海里便闪过一些画面,记忆开始倒退,之前的种种,包括父亲过世的那一幕,她都还记得。

    瞬间,她眼里的光芒就暗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是这里的军医,我听人家说你是晕倒在路边被他们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样么?她犹记得自己要去找乔子墨,可是前一秒艳阳高照,下一秒就乌云密布,她冷热交替,多日来不眠不休的身子支撑不住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竟然被带回来了,她还以为……自己会死在路边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有些恹恹地闭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咦?你……”陈佳欣明明见她前一秒还好好的,下一秒又闭起眼睛,难道是又晕了过去?想到这里,她脸色一变,赶紧抬手去探她的额头:“你没事吧?不会是又晕过去了吧?”

    手碰到她的额头,却发现她额头冰凉一片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洛歆的眼睛重新睁开,她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陈佳欣讪讪地收回手,笑开:“我说呢,这烧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