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别哭,有我在

    “乔子墨……呜呜……你个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乔子墨无言地愣在原地,怀中是大哭的人儿,胸前渐渐传来湿意,那是她的泪水。听着她的哭声,乔子墨突然觉得心如刀割,终于知道什么叫心痛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她,一时之间被她的泪水惊得手无足措。

    只能伸出手紧紧地圈住她,轻声哄道:“别哭,我在这,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好吗?”

    “子墨……”洛歆哭得伤心欲绝,喘着气,抽抽泣泣地道:“我爸爸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乔子墨猛地握住她的手,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:“你爸爸怎么了?”

    难道他出任务的这段时间,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心猛地一抽,室息的感觉扑面而来,握住她手的力道不由加重。

    “我爸爸他去世了……”洛歆揪紧他的衣衫,泪水落得更凶:“车……车祸。”

    多日以来她一直保持冷静,从父亲过世到出殡,她一颗泪水都没落,甚至平静地主持了一切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……所有积压在心里的情绪,在看到这个男人听到他的一句话之后全部崩落。

    她真的撑不下去……只想靠着他的胸膛哭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乔子墨总算明白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,原来在他出任务的这段时间里,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他……居然没有在她身边,也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该死的!

    有一种特别后悔的冲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乔子墨伸手将她抱紧,力道大到几乎要将她纳进自己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!我早该知道的,我早该派人留意你的事情,都是我不好……别哭了!”

    洛歆紧紧地攀着他的肩膀,泪水还如涌泉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蛋,为什么在我需要你的时候,你不在我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是我不好,我答应你,以后一定会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出现在你身边好么?别再哭了……”乔子墨只能这样安慰她,逝者已矣,他也做不了什么,只能将倾注自己的一生来爱她宠她呵护她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,不喜欢自己军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刚开始结婚的时候,她对自己所说的话又在自己脑海中浮现。

    他记得当时她说跟着他在一起,他没有办法给她幸福,心居无所定。

    当时他还信誓旦旦地说会给她幸福,可是没多久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而他……居然一点都不知情。居然让她一个人独自去面对,还晕倒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若不是张连长他们发现了她,将她带了回来……

    他不敢想象,现在的她什么会是什么样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乔子墨用力地抱紧她,轻声哄道:“别哭了。”之后低下头将她轻轻地推开来,抬手替她拭去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可怎么擦也擦不干,他只能叹息一声,俯身吻上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眼泪通过嘴唇被他吮进嘴里,淡淡的涩感,乔子墨吻去她脸上的泪水,而后再次伸出手将她抱住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会陪着你的,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。”

    洛歆埋进他怀里,从开始的大哭变成小小的抽泣,最后慢慢地静了下来,却还是一抽一抽的。乔子墨看着心疼不已,只能捧着她的小脸轻声道:“你要是再哭的话,我都要心疼死了。不许再哭了,外面有粥,你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,我去端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便要起身,洛歆却搂住他的腰,摇头闷声道:“我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“不吃你难道要饿着?乖!”他推开搂在自己腰上的手,起身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他便回来了,手上端着冒着热气的粥,洛歆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略心烦,扭过头不看他。

    乔子墨舀了一口放到唇到轻轻地吹着气,而后凑到她面前,“就吃一点。”

    这大抵是他这一辈子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,想想他以前,哪曾对谁这样过?这真的是第一次哄着别人吃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我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她根本就没有胃口,之前一直吃东西是因为她不能倒下,因为要料理父亲的后事。

    可如今父亲的后事已经料理完了,她一直都食不知其味,如今也不想再吃了。

    乔子墨放下碗,定定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良久无言,洛歆抿唇回过头来看他,见他阴沉着脸没有说话,她心里的委屈又上来,眼眶一红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昨天你回来的时候一直在发烧?之后陈医生怎么喂你药你都嫌苦不肯喝。”

    昨天她根本什么意识都没有,就算稍微有那一点意识,现在也是半点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刚开始喂你的时候你也不肯喝,你知道……后来我是怎么让你把药喝下去的么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一愣,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忽然伸手搂住她的脖颈,将她拉向自己的怀里,唇则凑到她的耳边,低声道:“你一定不知道,因为那个时候你是晕迷着的,我告诉你,你不肯喝药,喝了都会吐出来。后来……我就自己喝了一口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洛歆总算明白了,她脸上一红,咬唇道:“够了!你不用再说了!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一声轻笑声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,你现在不肯喝粥,我一会也有办法让你喝下去。只是……昨天晚上我喂你喝药的时候,你是晕迷的,你确定你要在清醒的时候,让我用喂药的方式来喂你喝粥吗?”

    这会儿,洛歆脸红到了脖子根,她羞愤地将他一推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“那这粥,你到底是喝还是不喝?”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最后,洛歆将一碗粥全部喝光。

   &nb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