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照片里的女人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正巧这个时候,电话响了起来,洛母离电话最近,便赶紧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容轩和唐小雪二人屏起呼吸,紧张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洛母一开始还有些担心,最后语气便平和下来,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二人紧张地凑上前去:“伯母,是不是有洛歆的消息了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母难得一笑,叹气道:“是啊,有她的消息了,歆儿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现在在哪里?没事了吧?”容轩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看他紧张的模样,洛母刚想说她在部队里,在乔子墨那里。可是这些日子里,容轩对这孩子上心得紧,简直比她这个做母亲的还要关心。经历这么多事情,她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他对洛歆的感情呢?

    感情这丫头还没有将她结婚的消息告诉人家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,只得改口:“她在朋友那里,说现在已经没事了,让我们不用担心她。”

    唉,这些事情就让她自己去告诉人家吧!

    听言,容轩点点头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她已经没事了,你们俩为她奔波得也很疲惫了,赶紧回去休息吧!别累着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伯母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

    唐小雪只能点头:“那伯母,我们就先走了!洛歆什么时候回来就和我们说一声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洛歆醒过来的时候是大晌午了,乔子墨不在,房里只剩下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因为早上吃了粥,又退了烧,身上的力气也恢复了大半,她撑着手起床。

    头还是有些晕迷,洛歆拢了拢自己那微乱的头发,而后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刚打开门,陈靖就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嫂子!你醒了!”

    洛歆停住脚步,“陈靖?乔子墨呢?”

    “首长他去忙了!他吩咐我在这里等你!既然你醒了,那我去食堂给你端午饭过来!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只能点点头。“那好吧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嫂子,首长让你不要乱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等他走后,洛歆抿唇顿了半晌,看了周围一眼,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影,这儿似乎也没有啥人。她只好折身回了房,四处观看起来。

    乔子墨的房间特别整洁,除了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衣柜便没有其他了,和家里的摆设差不多。

    走到书桌前,她拿过书随意地翻找着。

    军事管理?

    她勾了勾唇,而后翻开书本。

    看了不到一会儿,她便有些犯困,这里面的内容她也看不懂,而且写得都是一些复杂的东西。

    唉!真是无聊!洛歆起身将书放回书架上,脚上却是一阵虚浮,身子无力地往后倒去。

    她伸手扶住桌子,手中的书本砰的一声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待眼前渐渐清明,她才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舒服一些才蹲下身去捡起那本书。

    捡好书要放回去的时候,一张照片却从里面飘了出来,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这书里居然还会有照片?出于好奇之心,洛歆捡起来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穿着红色的裙子,一头波浪卷发特别妩媚诱人,脸上扬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个特别淡定高贵优雅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这个女人是谁?怎么会夹在书里呢?

    正想得出神,外面却传来一阵脚步声,洛歆有些心慌,赶紧将照片随手翻了一页夹回去,然后将书重新放在书架上。

    再佯装拿起旁边的书随意看着。

    陈靖端着午饭走进来,看到她站在书桌旁边时明显是一愣,而后又似了解地笑了笑。将午饭放在桌子上,轻声道:“嫂子,我把午饭给你放在这儿了!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将手中的书放下,而后走过去坐下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坐下以后她才发现这饭端的是两人的份,她疑惑地问道:“怎么有两人的份?我一个人可吃不了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路过训练场,见首长训练得差不多了,他吩咐我多打一份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乔子墨?”

    “才一个早上不见就想我了?”话音刚落,外面便传来了某人的轻笑声,伴随着一阵沉稳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一身绿色军装的乔子墨出现在洛歆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“首长!”陈靖一看到他便沉声地喊道,顺带敬了个礼。

    乔子墨摘下军帽,点头道:“你去忙你的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等陈靖走后,乔子墨在洛歆的对面坐下来。

    洛歆闻到了空气中的汗味,便嫌弃地看了他一眼:“一身臭汗味,你不打算洗个澡再吃?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抬眸扫她,“你嫌弃?”

    “好吧!我哪里敢嫌弃您啊?”洛歆只好撇撇嘴,她哪里再敢嫌弃他了,一会受苦的又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耸了耸肩,去浴室里取来一块毛巾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洗澡,你也总该把汗擦擦吧!”说完她弯下腰身,替他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刚练兵回来,乔子墨身上带着浓浓的汗水味道,也出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平日里他都是和士兵在食常一起吃饭,不止他一个人,大家都是一身臭汗。可是大家都是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如今,她竟然亲力亲为地替他擦着汗水,又这样俯着身靠近自己。

    这样的距离可是让他闻到……她身上淡淡的馨香。

    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,看着她因弯下身来身前露出的春光,乔子墨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忽然抬手,扣住她替他擦汗的双手,哑声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