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 首长的女人

    “别想了,我们先吃饭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一会吃完饭,我让陈靖带你去军医部找陈医生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疑惑地看向他:“为什么?我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再看一下确定没事了我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洛歆皱起眉头,“不会又要喝那苦不堪言的药吧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好好吃饭,养好身体,我想应该不会吧?”乔子黑调侃地看着她,而后眼中闪过一抹暧昧:“其实说药苦也不尽然,到时候我可以喂你。”

    说到喂字的时候,乔子墨还特别加重了语气,气得洛歆气恼不已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乔子墨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。没一会儿陈靖就过来了,说带她去军医部。

    洛歆便点头跟着他同去。

    军医部。

    徐磊吃过午饭便往这边跑,脸上紧张得不行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回去之后便被张连长罚了做100个俯卧撑,早上起来又是连跑了十几公里,累得他要死要活的。

    中午连饭也没吃,就直接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陈医生,昨天送来的那小姑娘没事了吧?烧退了吗?我能去看看她吧?”

    听言,陈佳欣从药堆里抬起头看了他半晌。

    打量的目光在他身上扫过,小伙子倒是长得挺不错,而且看起来单纯热心,要是能嫁给这样的男生也是福气!

    可惜呀……那是首长的女人,谁也沾染不得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抿了抿唇,轻声道:“你不用再来找她了,她已经不在我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徐磊一下子就蹦起来:“她不在你这儿了?那她去哪儿了?是不是张连长怀疑她的身份所以将她赶走了?你快告诉我,你们把她弄到哪去了。她看起来那么善良,一定不会是坏人!”

    看他的嘴巴如枪关枪一样扫射个不停,陈佳欣只能无奈地在心里叹气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徐磊忙跟了上去:“陈医生,你就告诉我吧!我可以保证!她绝对不是坏人!”

    被他缠得怕了,陈佳欣停住脚步,瞪着他道:“是不是坏人,我不知道!但是有一点我敢肯定的是!她是首长的女人!所以你如果是想从她身上打什么主意的话,我劝你还是把你那点春心赶紧收回去!因为你已经没有半点机会了!”

    听言,徐磊一愣,半晌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说她是……首长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陈医生,你不能因为这样就骗我呀,她怎么可能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!”陈佳欣耸耸肩:“昨天晚上你走了以后,首长就把她接过去,而且我告诉你……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她一直都是在首长的房间里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话说完了,你可以走了吧?”

    看着呆若木鸡的徐磊,陈佳欣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想开点!天涯何处无芳草!”

    徐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似乎还没有从陈佳欣的话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等回过神来,他抬手有些懊恼地挠着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?这怎么可能呢?”他们救回来的姑娘竟然是首长的女人?这也太扯了吧?

    而且他没有听说首长什么时候有老婆呀!一定是陈佳欣骗他的!一定是张连长调查她的身份,怀疑她,所以将她偷偷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想着,外头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糟了!不会是连长来了吧?要是让连长知道他又来了这,他下午又该受苦了。

    徐磊想着便要往旁边藏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因为那人已经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洛歆和陈靖一起走了进来,看到徐磊的时候还愣了一下,但只是扫了一眼便没有其他反应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?这不是昨天自己救的那姑娘么?徐磊兴奋地走上前,咧开嘴:“你醒了!你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大男孩,脸上有些红意,语气里是满满的关心。

    虽然……她不认识他,但是一想到子墨的关系,想必这人只是关心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算了,反正不管是谁,都与她没关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勾起唇:“谢谢关心,我已经没事了!”

    陈靖轻咳一声,叫来陈佳欣:“陈医生,首长让你帮她再看下情况,如果还有什么不妥的话,可以再添几副药!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立马苦了脸,拉了陈靖的手就央求道:“不要啊!我可不要再喝那苦不堪言的药汁了!”

    咦?徐磊这会儿才注意到和洛歆一起来的人居然是陈靖。

    陈靖是谁?谁不知道那是乔子墨的心腹,一直带在身边,出任务什么的都是跟在旁边的。

    再听听他刚才说的话,难道……难道陈医生刚才所说的都是真的?

    陈佳欣走过来,扫了他一眼:“这会儿你该相信我说的了吧?”拍拍他的肩膀,“赶紧回去吧,别回晚了又要受罚了。”

    徐磊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洛歆一眼,之后依依不舍地收回了眼睛,才失望地耷拉着脑袋离开。

    等他走后,陈靖才抿唇道:“这人好奇怪,是哪个连的?”

    听言,陈佳欣勾起唇笑:“他有些奇怪是正常的,毕竟……昨天是她把洛小姐送到我军医部来的,又往我这儿跑了好几次,每次来都是问洛小姐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洛歆这会总算是明白他为什么要用那么别扭的眼神看着自己了,原来是他将晕迷的自己带回来的,怪不得……

&nb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