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85章 乔子墨,别离开我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了,旁边早没有了乔子墨的身影,隐隐约约听到训练营地传来的怒斥声以及各种井然有序的报数声。

    洛歆抬了抬手,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。

    也才六点多,还早吧……再睡一会!

    想着,她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部队一连住了数日,之后她主动要求回家,毕竟老在部队里住也不是办法。她是有工作的人,还得回去医院上班,已经连续一个多星期没去上班了,她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在这里可以暂时忘记痛快和难过,可是自己的母亲还在家里呢,或许她正一个人独自地伤心垂泪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更是归心似箭!

    所以乔子墨一回来她就立刻向他表示了自己的想法,他含笑望着她:“这么快就想回去了?不想在我这儿多住几日?”

    洛歆摇头:“不行!我不能再住下去了,这里本来就是部队没有女人,我在这儿住也住不习惯,而且医院那边我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去了,我得回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?”乔子墨挑起眉头:“如果只是医生的事情,我一句话就能帮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赶紧摆手:“不用你帮我了,最大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我妈自己一个人还在家里,我在这里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了,总得回去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!我也有这个意思!这次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我是得陪你回去看看的。可是最近忙,一直没腾出时间,不过今天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洛歆有些惊讶地看向他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本来以为自己来又要自己走,没想到他居然可以陪自己一起回去,想到这里就有些小欣喜,洛歆不禁抬头问:“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

    “马上出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然这次随同他们一起回去的还有陈靖,不过陪她的时间很紧急,乔子墨大概呆上一天就会离开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今天只能陪她一天,明天……又要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洛歆不禁又有些暗然神伤,真的是一刻也不容缓呀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坐在车里,乔子墨见她神色忽然又暗沉下来,不由得出声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洛歆却是轻轻摇头:“没什么,只是突然想起了我爸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不散的宴席,时间到了就必须分别。生离死别虽然痛苦,可却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,你不要太难过,如果岳父大人知道你这么难过,他也不会开心。”

    洛歆没有想到,平时那么冷酷的他居然还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,不由得对他另眼相看。顺势窝进他的怀里,闷闷地问:“没有不散的宴席?那是不是代表有一天,你也会离开我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又想起了在照片里看到的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心口闷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却感觉搂在肩上的手一紧,下鄂被扣住。

    乔子墨强迫性地挑住她的下巴,让她抬眸对上自己。

    黑眸和水眸视线相撞,乔子墨正色道:“我当然不会离开你,傻丫头,我们都已经结婚了,你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?”

    “不是人说的么?世界上没有不散的宴席,生离死别也是常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?有什么不一样?还不是……唔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,他就俯下身来吻住了她,洛歆只能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。

    一吻过后,乔子墨气喘吁吁地瞪着她:“我和你之间,生死不相离。”

    洛歆半晌不能恍过神来了,呆愣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她……刚才没有听错吧?他说什么来着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方才说什么?我……是不是听错了?”

    “笨丫头,还没听清楚?我说我们生死不相离,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洛歆这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,她伸出手环住他的腰身,顺势窝进他怀中,抿唇却是什么话都没有再说。

    她知道,此刻无言胜有言。

    生死不相离,一对夫妻之间有了这样的承诺,她还有什么可求的?

    至于那什么女人,全部都被她抛到九宵云外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的时候,洛母正在吃饭,因为近日总是没有什么胃口,所以她煮的都是清淡的一小菜,再合一碗白粥。

    刚打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洛歆和乔子墨,洛母眼眶一红,洛歆便率先扑进她的怀里将她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声,洛母还是忍不住流下了泪水,回报着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母女相拥而泣,乔子墨有些感叹,但是这样站在门口哭着也不好,于是只好开口道:“洛歆,有什么话进去之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洛母这才注意到乔子墨还站在旁边呢,这女婿还看着她们呢,她们就抱一起哭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才推开洛歆,伸手擦拭着自己脸上的泪水,勉强地朝乔子墨撑开笑容:“原来是子墨,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几个人便进了屋子,乔子墨朝身后的陈靖抬了抬下巴,陈靖便提着一大堆东西也跟着屁颠屁颠地跑进来。

    砰,门被关上。

    洛母拉着洛歆的手在沙发上坐下来,洛歆看到了茶几上摆着的一碗饭和一碟小菜,整个人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以前父亲还在的时候,家里都是他煮饭和炒菜。因为父亲做的菜不仅好吃,而且他把做饭当成一种愉悦的心情。

    他说,能做饭给自己的心爱的老婆和女儿吃,是最大的一种幸福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