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章 身世的秘密

    “话不是这样说,婉君,我知道这些年你带着她辛苦了,之前你有家庭我也不敢打扰你。可是现在……”这是一个略带粗哑的男声,话里听得出来是很威严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样?”洛母的声音有些急躁:“现在我丈夫刚过世你就要抢走我的女儿么?我告诉你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婉君,那不止是你的女儿,那也是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早在你之前做出决定的时候,她就已经不是你的女儿了!”

    听完这些话,洛歆如遭雷劈,这个男人……她明显不认识,可他是谁?为什么说自己是他的女儿?难道……

    “婉君,你还在怪我,当年我若是早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跟我说当年!你既然选择了另外一个人,就别再想其他了。我不想再和你继续谈下去了,请回吧严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婉君,你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,可她也是我女儿,你至少……让我见她一面,问一下她自己心里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我的想法就是我女儿的想法,请回!”

    之后就听到一阵混乱,再就是洛母推着他走出来,正巧看到了站在玄关处不远的洛歆,两人的动作均是一愣。

    洛母的脸色随即大变,张了张嘴唇想解释什么,却如梗在喉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严厉看着面前这个长相清秀的女孩,眼睛清澈如溪流一般,一头乌黑的秀发。他神色有些激动,心情也澎湃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他和婉君的女儿。

    他叫人调查过她的情况,也知道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洛……洛歆?”

    之前他一直没有来打扰,是因为知道她们家庭生活过得还不错,而且经常拍到她的照片是她开心的一面,所以他身为父亲就算再想见到女儿也一直不敢来打扰。

    直到这次接到她父亲过世的消息,也有人递照片给他,照片上的她不哭不闹,眼圈却是乌黑一片,脸也瘦了很多。虽然不掉眼泪,可却再也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洛歆定定地站着,刚才他们的话她都听到了,她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有刀在刺一般,疼得她有些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她想问,可却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三人就这样僵持地站着,谁也没有先开口打破这沉默。

    严厉爱女心切,虽然想把她接回去和自己一起生活,可是……毕竟她已经二十好几,这一时之间恐怕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心里无限烦躁,不知如何启齿才好。

    “洛歆……”洛母就是大约料到她要下班了才急着赶严厉走,可是却没有想到两人的对话会被她全部听到。

    这是她从末想过的,当年的事情,她只想一辈子藏在心底,让女儿快乐地成长。可是如今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抿了抿唇,不冷不热地道:“我刚刚回来,不过很不巧,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洛母脸色惨白一片,身子都有些不受控制地往后倒了倒,幸亏严厉眼明手快地扶住她,“婉君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洛歆站在原地没有说话,只是抿着唇冷冷地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为什么?为什么总是一波末平一波又起,她好不容易要从父亲的死伤痛里走出来了,现在又闹这一出,老天是在玩她吗?

    她喊了二十多年的父亲居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?

    现在这里,她只觉得特别搞笑。

    命运真的特别捉弄人。

    严厉看她不说话的模样,没有了平日里的生气,很是心疼。

    “洛歆,你别生你妈的气,这些事情都是当年爸的错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严先生,我爸已经死了!”洛歆突然打断他的话,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:“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,就请回吧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严厉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直接,一时之间老脸上遍布尴尬。

    洛母趁机推着他往外走:“你走啊!”严厉没有办法,看她站在原地不为所动,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:“那好吧,我先走了,可是洛歆,你是我严厉的女儿。就算你不愿意承认,可是你的身体里流的是我严厉的血,只要你愿意认我这个父亲,我随时都欢迎你,这是我的名片,如果你有任务困难,都可以来找我!”说完,他拿了一张名片塞在她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个时候,洛母推着他往外走,砰的一声将他锁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之后,屋子里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木婉君靠着门板,看着那抹站在原地依旧一动不动的身影,脸上的泪水突然毫无预警地掉了下来。“歆儿……妈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两母女面对面地坐在沙发上,洛歆依旧面无表情,淡淡地看着木婉君。

    木婉君被自己女儿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,不知道如何启齿。

    “妈,事到如今,你还不打算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吗?”她淡淡地开口,语气里也带着淡淡的疏离。

    “歆儿……这件事情我本来是打算瞒到死的,可是……现在看来是不能了。那个严厉,他的确是你的亲生父亲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有些激动地瞪大眼睛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那你为什么瞒着我爸这么多年?如果这次不是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