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章 又出事了

    等到后来孩子生下来,再渐渐长大,木婉君发现洛少奇真的特别疼她,甚至比亲生骨肉更甚,而且他们一直只有这么一个女儿。

    人到中年,很多事情都如过眼云烟,不管以前如何执着,一切都会看淡。

    木婉君忘了和严厉的那段情,渐渐沉溺在洛少奇对她的好里,直到后来心里再也没有严厉的一丝一毫的存在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事情,木婉君早已泣不成声,她没有想到洛少奇会发生这样的意外,这才二十多年的时间而已,他就这样丢下自己和女儿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她也一直来不及告诉他自己内心的想法,想到这里,木婉君心里无限后悔。可是她现在所希望的就是自己的女儿不要怨她恨她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个故事一般,洛歆听得心里很是感触,想哭却忍着没有掉眼泪。

    原来父亲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,可是他却还是执意娶了母亲,大抵是不想让她遭人嘲笑吧?

    洛歆也终于明白,父亲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好,那都是来自对于母亲深沉的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一个没忍住,眼泪吧哒一声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顿时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,吧哒吧哒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“歆儿!”木婉君突然上前将她抱住,在她的耳边泣不成声:“妈现在也没有什么可求的,只是希望你不要怨妈恨妈,这些事情当年都是迫不得已的。”

    洛歆没有动,任她抱着自己,任那股暖暖的泪水如溪流一般地流进自己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些年来,严厉一直都在暗地里打探你的消息,听说你进了个好大学,要替你出钱,可是你父亲没同意,咬牙把你的学费都自己交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你都是他的女儿,妈之前一直不希望你见到他,也不希望你知道自己的身世都是为了保护你。毕竟这种事情不是一时半刻可以接受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洛歆,他毕竟是你父亲,如果你想跟他一块生活的话,妈也不会勉强你……这一切都交给你自己去选择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木婉君退开身子,抬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,洛歆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这才发现不过短短数日,母亲已经苍老了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她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父亲死了,受伤害最大的人,是母亲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忽而抬手紧紧地抱住她,轻声道:“我不要,以前是爸爸守护我们俩,现在爸爸走了,就让我来守护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歆儿,你不恨妈吗?”

    “就如你所说,这一切都是迫不得已的。”而且她也相信,父亲对她那么好,在之后的日子里,妈的心早就转变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严厉,是不是她真正亲生的父亲,她不想理会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她的父亲只有一个,那就是洛少奇。

    此生也绝不会有第二个。

    可是没过多久,木婉君就病了,那天病发得很突然,是在半夜,洛歆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隔壁传来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,她被吓醒,听到母亲的喘息声便赶紧过去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木婉君正一手抱着自己的脑袋,疼得在旁边打滚,东西被她撞倒在地上,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了?”洛歆冲过去将她抱住,防止她撞伤自己。

    “头……头好痛。”木婉君痛苦地抱着头,额头冷汗连连,脸色逞透明。洛歆急得脸色大变,赶紧伸手替她揉着头部,一边揉一边道:“你别急,我马上送你去医院!”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木婉君被推进了急救室,洛歆等在外头心急得七上八下,脸色惨白如纸,在半夜的走廊里看起来略显恐怖。

    父亲刚过世不久,心里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,就碰到母亲出事,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才好了。

    只能在心里不断地祈求,祈求母亲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其实之前她就一直说头痛,每天早上睡觉都会疼醒过来,可是母亲说这是从年轻时候就带的习惯,是小时候落下的病根,没有什么大碍。虽然会经常发作,可却不是什么大病。

    她后来也就不在意了,可是现在看来……恐怕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洛歆紧张得手指都绞进了肉里,惨出血来,可是她却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每一分都特别煎熬,洛歆下唇都被咬得渗出血来,也不知道等了多久。急救室的门砰的一声开了,她急得赶紧冲上去抓住医生的手:“李医生,我妈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没错,这是她工作的医院,所以这里的人都认识。

    李医生摘下面罩,脸色有些难看:“洛歆,你可要有心理准备。伯母的情况不太乐观。”

    真是可怜了这么一个小姑娘,从进医院一直勤快地做事,前不久得知她父亲过世,现在又将母亲送来医院,而母亲还……想到这里,他又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妈她到底怎么了?李医生,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洛歆,伯母的情况……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到底怎么了?你告诉我呀。”洛歆急得团团转,伸手就揪住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伯母她得的是……脑癌。”

    这对洛歆来说简直是个晴天霹雳,她的身子有些站不稳,往后倒了倒,似要晕过去一般。

    李医生大惊失色地扶住她,“洛歆,你可不能倒下呀!如果你倒下了,伯母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猛地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是啊!她不能倒下,她们家里只剩下她和母亲了,如果她倒下了,母亲怎么办?想到这里,她咬咬牙,强打起精神来。

    “李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