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90章 别碰我,我结婚了

    “是!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孩子,你听我说,当年的事情并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当年怎么样我一点都不想知道,我只知道,是我父亲把我抚养长大,而你一点功劳都没有。所以什么想把我认回去,这些你想都不要想。”说完,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看着那抹娇小的背影,严厉只能叹了一口气,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怪就只能怪自己,他还能怪谁?

    木婉君是在早上8点左右醒来的,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睡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,鼻间尽是消毒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而洛歆则站在不远处,整理着桌上的药物。

    “歆儿?”木婉君撑着手臂起身,听到声音,洛歆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朝她奔来,“妈,你醒了?”

    木婉君在她的搀扶之下坐起身子,背后垫了个枕头,舒服不少。

    看着略憔悴的洛歆,她叹口气:“辛苦你了歆儿,昨天晚上我的病又犯了,没想到昨天居然疼得那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母亲并不知道自己的病情,洛歆也不打算告诉她,只想让她在医院里安心地养病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还在医院里哪?我这都没事了,歆儿,我们什么时候出院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顿了顿,而后轻声道:“妈,反正我在这儿工作,你在这儿住院也没有什么,正好我白天有时间就可以过来陪陪您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住医院不用费用啊?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好了,反正医院多的是空病房,住不住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也没有什么事呀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您这是老毛病了,所以要留院观察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木婉君这时才没说什么,只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跟她闲聊了几句之后洛歆便说自己要去忙,中午再来看她,便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关上病房的门,洛歆轻靠着旁边的白色墙壁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闭起眼睛。

    晶莹的泪珠沿着眼角缓缓滑落,她没有去擦拭,只是一直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忽然,有一双温暖的大手轻轻地拭去了她脸上的泪珠,洛歆身子一颤,反射性地抓住了那双手而后跟着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对上的是一个温柔如水般的眼眸,洛歆一愣,渐渐看清了来人。

    俊眉星目,眉眼温柔,嘴角微弯,这不是……

    洛歆惊得收回手:“容轩师兄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听言,容轩勾起唇:“担心你,就过来看看。”说完他抬手看了看,指间还沾了些许晶莹。

    洛歆愣了愣,而后赶紧抬手拭去自己眼角的泪珠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……这样了?一定是刚刚不小心入了沙子。”

    “洛歆,你自欺欺人要到什么时候?你知不知道这样的人让人特别心疼?”容轩叹了一口气,走近她,似是要想要抬手触碰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她一惊,赶紧避开了他,离开他一寸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这样的逃避让容轩特别受伤,自从上次向她表明心迹以后她就一直避着他,更是说话的时机都说不上,而且她还说自己结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指尖有些颤抖,最终只能收回手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她那尖瘦的下巴和眼睛四周的黑色阴影,他又不甘心。

    怎么说两人都处了这么久,他从来就没有看到她身边出现过其他男人,怎么可能就这样结婚了呢?可能她在骗自己呢?再说如果真的结婚的话,那个男人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出现?

    从她上次父亲过世,到现在母亲出事,一直都没有人影。

    想着,容轩又上前一步,迫切地道:“你就必须这样避着我?洛歆,你这样真的让人很心疼,我不想看到你这样,让我来照顾你好不好?”说着他上前不顾她的反对一把就将她抱住了。

    洛惊大惊失色,伸手要将他推开,可是他的力气却很大,她完全挣不开来。

    幸好这是重要病房,一般只有病重的人才会在这边,而且这一块由她负责,所以这边没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可若是一会有人来了呢?这不是被看到了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歆使劲地推着他:“容轩师兄,请你放开我!我上次已经说过了,我已经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洛歆,就算你要拒绝我,你也应该找个好点的借口,从你父亲出事到现在,我根本没有看到你身边有谁在陪伴着你。如果你真的结婚了,那他为什么从来不来看你?甚至连过问一句都没有?洛歆,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用,就算你结婚了,嫁给这样的男人我也会把你抢过来。”

    容轩承认,他真的有些失控了。

    之前一直把这份感情隐忍在心底,忍着没有说出来,说出来以后又被拒绝,甚至她对着他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被一个女孩子忽视到这种地步,心里那种不甘在此刻爆发。

    怎么说他也要得到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容轩突然退开,却是搂住她的肩,歪头便要亲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洛歆吓得脸色大变,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他推开,而后一个耳光就朝他脸上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在这空寂无人的走廊里,耳光是那么响亮,两个人同时愣住。

    容轩白皙的俊脸逐渐浮现一个血红的手掌印,他有些怔愣,抬眸看向她。

    却看到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布满恼怒和委屈,他脑子一懵,这才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在做什么?

    他居然……控制不住自己要对她用强?容轩猛地清醒过来,对上她如水般的眼眸,他话语有些哽咽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