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91章 还想被扇耳光吗

    洛歆推开病房的门,手里还拎着两个保温瓶。她看了床上一眼,发现母亲已经睡着了,窗户关着,病房里的客气流通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放下保温瓶,她走过去将窗户打开,回来的时候不小心踢到旁边的桌角,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也是这声响动,把木婉君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木婉君睁开惺忪的睡眼,朝声音来源看去,迷迷糊糊地唤道:“歆儿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的动作一顿,没有蹲下身去揉自己的脚,而是忍着疼痛朝她走去,脸上露出笑容:“妈,对不起,不小心把你吵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说什么呢?妈在这里很无聊,已经睡了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洛歆将保温瓶打开,顿时粥香四溢,她笑着道:“我煮了粥,既然妈已经醒了,就起来吃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香啊乖女儿!”木婉君在她的搀扶下坐起身,洛歆替她盛了一碗放到她手心,她端着闻,“你的手艺简直和你爸的一模一样,闻到这粥香的味道,我都差点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母女的动作均顿住,木婉君眼眶红了红,而后猛地吸一下鼻子:“看我说什么呢?来,我们喝粥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逝者已矣,她已经无力再去追求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也没有时间可以去难过了,要不然会连唯一的亲人也失去。

    一边喝着粥,木婉君一边问道:“歆儿啊,医生有没有说我在这里住院住多久啊?妈妈整天住在这儿很无聊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呢,只是说要观察,妈!我一定会让医生把您头痛的病因找出来,然后治好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这头痛都好多年了,哪里是想治好就能治好的?其实倒也没什么,痛一痛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洛歆忍住泪意,低头看着碗里的热粥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还是跟医生说说出院吧,这样住着很费钱的,你说病房多得很,可是这仪器这药水总要钱吧?”

    “妈,你就别担心这个了!这些我会处理的!毕竟我是这里的员工嘛!”洛歆放下饭碗轻声地哄着她,“你只要安心地在这里养好身体就是了,要是实在无聊,我明天找台电视机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!也好!”

    “你先喝粥,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砰!刚出病房,洛歆便马不停蹄地奔向洗手间,刚到洗手间泪水便如泉涌,洛歆捂住嘴巴死死地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。

    为什么?老公为什么这么不公平?要这样残忍地对待她。

    刚失去父亲,母亲又得了病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童话的灰姑娘!她只是一个平凡的人,只想要平凡的幸福而已,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残忍地对待她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洛歆惨不惨哪?父亲刚死,母亲又得了重病!”

    正在洛歆难过得不能自抑的时候,外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,伴随着两个女人的谈话,她一愣,赶紧躲进旁边的洗手间里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挺惨的,要是我啊,真受不了,而且她母亲得的还不是一般的病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是脑癌,她已经交钱要做手术了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这么倒霉?居然是脑癌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你可别告诉别人啊!还是晚期,我那天晚上值班的时候,不小心听到他们的对话。”

    “晚期?晚期还做什么手术啊,那简直就是浪费钱啊,那些设备和治疗顶多只能让她多活一阵子,却保不住她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要我说还不要浪费钱做什么手术,免得以后双亲都走了自己还要负一大身债。”

    “唉,真惨!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进了洗手间,听着旁边发出的声响,洛歆没有动。说完她的事情之后两人便转移话题,上完洗手间便交谈着走远了。

    等她们走后,洛歆才从洗手间重新走出来,碰巧这个时候,隔壁也走出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不是别人,而是前阵子被洛歆揍了一顿请了好久假没来上班的沈曼曼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的时候,两人都错愕了一下。

    洛歆继而面无表情,沈曼曼却是很快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索性洛歆那天下的手不重,全部都是皮外功,所以她现在已经没事了,依旧踩着高跟鞋,扭着丰臂走向洗手台边。

    是有耳闻她今天来上班的消息,不过一直没有看到她,以为只是传言,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。

    以她的性格,她一定不会就这样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歆主动走到她旁边,冷冷地盯着她:“你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沈曼曼拧开水龙头,惬意地洗着手,洗完又慢悠悠地晃了晃手中的水珠,而后扭头朝她妩媚一笑:“伯母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吧?”

    果然!洛歆眯起眼睛,身上爆出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也是这危险的气势让沈曼曼心底一惊,不由得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半晌又似想起什么似的,她又往前一步:“你要是再敢对我动手,我保证这件事情你母亲一会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忍住自己的冲动,半晌才勾起唇:“你莫不是被我打怕了?我刚才可没想过对你动手,怎么?其实你不用这么怕我,一般只要不惹我,我都不会动手。但是我告诉你,惹毛了我,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。所以……做事情之前要三思。”

    “三思?”沈曼曼不屑地扫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