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章 婚姻危机

    说完她转身就要走,洛歆却叫住她。

    沈曼曼转身:“想清楚了?现在就要向我道歉了?我告诉我,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我道歉和滚出医院?我告诉你,白日作梦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沈曼曼气得脸色发白:“你不是孝顺吗?你难道就不怕我把事情告诉你妈妈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尽管来试试,我早说过,不要惹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不再和她说话,而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,转身就去换她的衣服了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?白日作梦去吧!”唐小雪跟着哼了一声忙跟了上去,沈曼曼站在原地接受别人的嘲讽的眼神气得浑身发抖,捏紧拳头,她气得下唇都差点咬出血来。

    唐小雪跟在她旁边,有些小声地道:“洛歆,你最近忙坏了吧?不如今天由我来照顾阿姨,你回家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小雪,我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看看你自己,眼睛里红成什么样了,血丝也……”说完,她不管不顾地道:“不行,反正这两天就由我来照顾阿姨了,你就在家好好休息!不许再拒绝,如果你当我是好姐妹的话。”

    看她固执的样子,洛歆知道再劝也没有用,只好勾起唇感激地看着她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什么关系,还要跟我说谢谢,好啦!你赶紧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记得看好我妈妈的病房,不要让沈曼曼靠近,我妈她……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,我不希望她有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,刚出医院却发现不远处停着一辆熟悉的路虎车。

    洛歆心跳猛地加快,乔子墨不是去出任务了吗?这路虎车怎么会在这儿?难道……她捏紧手心朝路虎车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近,她还没确定这到底是不是他的,路虎车的车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陈靖下了车,一看到她就弯了弯腰,“嫂子!”

    “陈靖?”看到他,洛歆有些意外地喊道,也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是我!嫂子!上车吧!”

    左看右看,也没有看到乔子墨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嫂子不用看了,首长还有任务,这次是让我先回来处理嫂子家里的事情的,他过几天就到。”

    知道他没来,洛歆有些失望,却还是上了车,让他送她回去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一段距离,洛歆才发现这方向有些不对,刚要开口询问陈靖便解释道:“首长让您回家住。”

    “哦,其实他家和住我家什么分别吗?而且他那么还有点远,我来回上班还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放心吧,您今后的上下班都由我负责接送。”

    “乔子墨他……真的那么忙吗?”洛歆咬了咬下唇,终是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分开不久,可是她真的很想念他,特别是近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她真的好想找他依靠。

    看出她神情的恍惚和失望,陈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安慰道:“嫂子您别难过,首长最近在执行一项任务,任务比较紧急,所以比较忙。这次任务过来,上头给他批了假的。”

    那又怎么样?如容轩师兄所说,在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,他又不在。

    可偏偏她还会想着他,洛歆以前有父爱有母爱,从来没有觉得一个人脆弱的时候原来也是这么需要依靠的。

    “见不到就算了,连个电话都打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执行任务的时候本来就不能带手机,就算是带了也都是关机。”说完,看了看她失望的脸色,陈靖又加了一句:“首长出任务的时候九死一生,希望嫂子理解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这才一顿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是啊,她一直在想他怎么不能陪在自己身边,可是他呢?他在出任务呢,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她还有什么可抱怨的,自己的父母亲相继出事。

    万一他……想到这里,洛歆脸色骇然大变,忽地倾身上前抓住陈靖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那他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嫂子,首长现在没事,只是受了点轻伤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继续开着车,一边安慰她:“其实首长时时刻刻想着您的,可是他实在是任务紧急,以前我都没见过他这么拼命。其实他这么拼命不过是想早点结束任务,早点回来。上次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话语略一停顿,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她上次首长受伤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上次怎么了?”洛歆有些紧张地问道,难道他上次就受伤了?

    “其实,上次首长手臂上就受了伤,只是他没有告诉你,也不让我说。他为了能早点完成任务,早点回来见你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洛歆整个人愣在原地,原来他一直都这么拼……而她居然前几天还在……想到这里,她心里一阵愧疚。

    “所以嫂子放心吧,过几天首长就能回来了,上次伯父发生那么大的事情,他没能赶回来,派我照顾你我又担心他没有执行任务,还被他罚了负重雨中跑几个小时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这次我密切关注你的事情,手头上的事情忙完以后就赶紧赶过来了,首长也知道,他归心似箭,可惜他的身份,真的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明白了,你不用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明白就好,首长他什么都不说,我怕嫂子您误会。所以就多嘴地解释了下,其实我跟着首长很多年了,我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女孩子这么好过,这么上心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洛歆的心里隐约有点甜蜜的感觉,其实她从来没奢望过自己能嫁个多优秀的男人,只要合得来,在一起举案齐眉就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