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94章 乔子墨,你疯了

    洛歆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有些不知所措,乔子墨看着那瘦弱的背影,很是心疼。这才几日末见,她又瘦了一大圈,身子原本就娇小,现下更是像个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末曾多想,他抬步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跟着她一路走进了木婉君所在的病房,一路上没引多少女护士侧目尖叫。

    大家都认识他,当初他来的时候还是一个多月前,所有人都争着看他长什么样,走以后本来以为大家都见不到他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一别之后居然还能见到,便又眼冒桃心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可是大家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进洛歆的病房,而洛歆居然还对他爱理不理之后,大家就沸腾了,纷纷猜测他和洛歆到底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为什么乔子墨跟着她,而洛歆却还对他爱理不理?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病房的门关上,木婉君坐在病床上背对着她,洛歆吸了吸鼻子,朝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她唤着她,木婉君别扭地回过头,本来不打算理会她的。却看到乔子墨也跟着走了进来,随手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她脸色有些别扭,却依然很难看。

    洛歆绕过床,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之所以会跑出去,是因为你知道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听言,木婉君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僵持半晌,木婉君终于还是开口打破这沉默:“歆儿,你不应该瞒着我!”

    毕竟这不是小事,做手术需要很多的钱,可是她居然一声不吭就独自揽下了所有的事情,也不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更不应该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洛歆的声音有些嘶哑:“我知道瞒不住您,可是我想能瞒一天就一天,毕竟知道病情对你的事情没有好处,我只想让你好好地接受治疗,我怕说出来以后会影响你的心情,也怕你不肯接受。毕竟……”

    “毕竟这需要很多钱!我听小雪说你都解决了,你是怎么解决的?几十万,你哪来的钱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一顿,而后别开脸,“我……这件事情你别管,反正你只要安心地养病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洛歆!”木婉君的声音厉害起来,“不让我管这件事情?你到底还有没有把我这个母亲放在眼里,这是我自己得的病!你凭什么替我担着还不让我知道!”

    不管乔子墨有没有在房里,她都有些激动了,也没有去想,直接就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洛歆被她吼得眼眶红红的,却是忍着一颗眼泪都没有掉。

    “妈,因为我是你的女儿,爸爸走了,我不替你担着谁替你担着。”

    听言,木婉君心里一软,鼻子当即就酸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傻丫头,你也不想想你才多大,这么大的担子你怎么担得起来啊!”木婉君一个没忍住眼泪就掉了下来,随即抬手将她娇小的身子揽进怀里,滚烫的泪珠没进她的脖颈里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乔子墨轻咳一声,在旁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挺想知道,你那些钱都是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猛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这家伙真是哪提不开提哪壶!

    木婉君反应过来,这才放开她,“对,你赶紧老实交待,你到底哪来的钱替我交的医药费?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才多大,你哪来的钱,难不成?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再问了,反正我会解决的!”

    说完她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,她看着木婉君道:“妈,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?是谁告诉你的?是小雪吗?”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不可能是小雪,这样问只是为了让母亲回答她的话而已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小雪,是一个护士,我没见过那个人,早上小雪离开的时候她就来了,之后就把这件事情告诉我。那小护士挺有礼貌的,长得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总算明白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沈曼曼到现在还是没有死心,想到这里,她抿着唇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洛歆回过神来,笑着摇头,而后轻声道:“我有点事,得出去一下,妈,你不要乱跑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站起身就往外走,直接把坐在旁边的乔子墨给忽略了,事实上从他进来到现在她都没有看过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有些窝火,这个小女人到底在生他什么气?从刚才挣开自己一声不吭就算了,他进来半天她居然把他当成透明人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也不管自己的岳母是不是还在这儿,直接起身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被乔子墨拦住的洛歆脾气也没有好到哪儿去,她现在心里全部都是火气,只想发泄出来。虽然这些日子很想见到乔子墨,可是这会儿见到他,心里满满的都是委屈,他也不哄自己,还这么冷冷淡淡的语气。

    而且她的确是生他的气,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冷声回道:“我现在在上班,我能去哪?麻烦你让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小两口真是……木婉君睡下将被子盖到头顶,没有再去看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真希望把自己耳朵也赌上。

    说完,洛歆不管不顾地推开就往外走,乔子墨气极,抬手就将她拉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她撞进他的怀里,柔软的脸蛋撞上他僵硬的胸膛,顿时又羞又急地一边挣扎开他一边去看木婉君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!这还是在母亲的病房里呢,他居然就对自己动手动脚。

 &n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