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96章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伤口

    听言,洛歆却摇头,倔强地要起身。

    乔子墨拗不过她,只好扶着她起身,用责备的语气道:“你都受伤了还要起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不过是一点小伤而已。”洛歆摇头,苍白的嘴唇轻声道:“我如果就这样躺下了,那妈担心我怎么办?她还在病中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!知道会遇到伤害,为什么还要过去?你这个笨女人,她拿刀子你不会跑吗?”乔子墨忽然抬手将她抱住,力道之大,却避开了她的伤口,声音里是浓浓的担忧。

    洛歆忽然觉得有些愧疚,该不该将真相告诉他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伸出手回抱着他,轻声道:“其实……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,那把水果刀是我带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乔子墨挑了挑眉,眯起眼睛示意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会怎么想我,我手臂上的伤口是我自己划的,这是苦肉计。”她逃不开,只能逼她走了。

    以前没有母亲,她不怕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母亲在医院里,若沈曼曼总是时不时来个突然袭击,她自己没事,可母亲怎么办?

    所以她当下就想了这个办法,她当然不能对她动手,只能对自己动手,这样的结果就会是……沈曼曼拿刀伤了她,她一定不能再在医院里呆下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她以后会不会恨自己,会不会再报复自己,她是不管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最重要的,就是在母亲手术之前,保她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“苦肉计?”乔子墨微皱起眉头,思索了一会,这才眯起眼睛:“你不喜欢她?”

    洛歆窝进他怀里,闷声地将事情的前后事出原因道来。

    听完以后,乔子墨既是心疼又是无奈,伸手揉着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真想敲开你这脑袋,看看你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?只要你一句话,我就能让她在这里呆不下去,你又为什么要伤了你自己,真是个笨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人说你以权谋私!”洛歆抿唇有些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如果让乔子墨出面的话,那到时候别人会怎么议论,别人背地里会怎么看乔子墨?

    她才不要,虽然沈曼曼是罪有应得。可是她也不希望别人在背后议论她们,所以……她才选择了这样做。

    以权谋私?

    乔子墨轻笑出声,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脸颊,也只有这小丫头会这样想了。

    不过小丫头会为他着想,他心里着实高兴得紧。

    从回来到现在一直被她当成透明的,现在却又是这一番真心实意的话。

    “笨丫头,我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洛歆不太明白,“我受伤了你还高兴呀?你可真是铁石心肠!”洛歆说着便要从他的怀里挣脱,乔子墨心一慌,赶紧将她揽回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把话说完!”

    “哼!”洛歆冷哼了一声,别开脸。

    乔子墨低声道:“我高兴的是你愿意跟我讲你的心里话,上次我问的问题你没有给答案,这次我替你说了可好?”

    “什么答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心里有我,却还要那么抗拒我?”乔子墨勾起唇,笑得暧昧:“害羞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大窘,伸手推他:“你胡说什么呢?谁说我心里有你了?根本就是没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她说不出口了,因为她的唇已经被乔子墨给封住了,双手也被他给制住,绕过她的伤口。

    看起来明明是那么高大威猛的英俊男人,可是却还是很细心的,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能注意她的伤。

    洛歆一直睁着眼睛望着他。

    半晌,乔子墨气喘吁吁地退开,瞪着她喘气道:“你能不能别在接吻的时候这样瞪着眼睛看着我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怎么说呢?谁接吻的时候瞪着大眼睛看着对方?这个笨女人,乔子墨无奈地摇头,伸手覆上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顿时,洛歆觉得面前一片黑暗,而后温热的气息靠近,乔子墨那温润的唇又覆了上来。

    不用他遮住眼睛,洛歆自动地闭起双眼,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青涩地回吻起来。

    这于乔子墨来说算是莫大的鼓励,吻得更加深入。

    渐渐的,他不再满足于这样的亲吻,薄唇一路往下,在她白嫩的脖颈上啃咬着。

    身子被放平,洛歆感觉肩上一凉,下意识地想抗拒。可是刚抬起头就对上了乔子墨那双深邃如大海一般的眼睛,她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吸了进去,一时之间,竟然呆呆地望着他,任他对自己‘为所欲为’。

    手上突然一痛,洛歆脸色惨白地惊呼出声: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被她这痛呼声惊醒,乔子墨回过神来,看到洛歆脸色苍白一片。

    原来在不知不觉之中,他竟然不小心压到了她的伤口,顿时血又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脸色一变,乔子墨随即起身替她整理好身上的衣服,紧张地问道:“没事吧?我是不是弄疼你了?”

    心里很是懊恼,怎么自己这么不小心呢?明知道她身上有伤还……想到这里,乔子墨愧疚地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手上传来的疼痛感那么真实,洛歆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。因为她居然听到乔子墨说对不起?

    虽然很痛,可是看到他这么愧疚,她哪还能表现出来呢。洛歆摇头,轻声道:“不是你的关系,我没事,只是疼了一下,现在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你当我没受过伤?”

    “受过伤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