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97章 丫头,我不舍得你

    看她泪眼模糊的样子,乔子墨轻叹一声,抬手覆住她的眼睛,“都叫了你别看,你非要看。”

    眼前一黑,洛歆便什么也看不到了,耳边却响起他温润的声音。她心下一恼,抬手就将他的手给拍开,气愤道:“我为什么不能看?你受这么多伤为什么也不告诉我!你到底是有多拼命,我又没有急着要你回来,你这么拼命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的眼泪越掉越凶,话语也跟着哽咽。

    乔子墨不忍再听下去,抬手将她拉进怀里,紧紧地搂住她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过去了,我现在不是没事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事?”洛歆冷哼:“你该庆幸这些都是刀伤,而不是枪伤。如果你身上有这么枪伤的话,我看你怎么回来!”洛歆心下还恼,抬手对着他一个伤口就戳了过去。

    乔子墨痛得闷哼出声,可是一想到她泪眼模糊担心的模样,便忍住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估计心里恼得不行,让她出出气,也行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的时候我不是告诉过你,怎么样也都会保全我这条命回来见你的么?而且我才结婚不久,我怎么舍得丢下你一个?”乔子墨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听言,洛歆抓紧他的手臂:“不管怎么样,最重要的是保全你自己的命,一定每次都要回来见我,不能出事,你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久久地头顶上方无言,洛歆紧张地抬起头瞪着他:“你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乔子墨却忍不住勾起唇笑,狭长的俊眸异样地光亮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洛歆简直恼得不行,她在这边担心得要死,他居然还笑,也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我笑是因为我开心,因为你懂得在乎我,关心我。”乔子墨低下头来吻住她的额头,喃喃道:“你放心,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你,我不是说过,生死不离么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洛歆点头:“那你可以记得你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虽然受了伤,可洛歆还是坚持亲自替乔子墨处理身上的伤口,乔子墨一开始不答应,可最后拗不过她只好应下。

    一边替他处理着身上的伤,洛歆一边问:“你这次回来,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可以呆很久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谁担心你了?我只是问问!到底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乔子墨回头捉住她的手:“你就这么巴不得我走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甩开他的手,撇嘴道:“别动!我帮你处理伤口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逗你了,这次回来,我可以在这里呆半个月,任务最近完成了,暂时没有其他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那……会不会突然哪天又接到紧急任务,就突然跑掉了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会呆半个月就会呆半个月,舍不得我走?”

    “谁舍不得了?”洛歆已经替他的伤口上了药,而后用绷带替他将伤口缠住,抬眸的时候正好看到他嘴角噙着暧昧的笑意,她咬住下唇,手上一个用力,疼得他闷哼一声,咬牙切齿道:“你谋杀亲夫!”

    “哼!”洛歆冷哼一声,回道:“某人不是说自己是铁打的吗?不是不疼吗?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坏丫头!”乔子墨把她拉进怀里,不顾一切地吻住她:“看来不惩罚你一下你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洛歆想推开他,可是一想到他身上的伤,便安静下来,静静地闭上眼睛,投入两人的亲吻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点洛歆给木婉君送饭去的时候,乔子墨想让她在这里休息,可是洛歆却摇头:“如果不去的话一会妈要是怀疑怎么办?不能让她知道我受伤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陪你一块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在路上的时候,却碰到了一直等着他们的王主任,王主任一看到乔子墨脸都快笑开花了,“首,首长,您今天怎么会有时间来医院?来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,我好早点……”

    乔子墨却丝毫一点面子都不给他,冷冷地回道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听言,王主任的面上有些尴尬,看向站在他旁边脸色略有些苍白的洛歆,而且她站在乔子墨的旁边,乔子墨还替她提着保温瓶。

    这才想起她手上受伤的事情,眸中染上一层担忧:“洛歆,听说你受伤了,你的手没有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谢谢主任关心,我的手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?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!”洛歆点头笑道,唇上却还有些苍白,王主任抿了抿唇,又看了看乔子墨一眼,确定他没有任何异议之后又道:“还是得多注意一点,出了这样的事情是我没有考虑周全,这样,医院会给你补偿损失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主任。可是我想知道,你们打算把沈曼曼怎么办?”

    总之不管如何,出了这件事情之后,沈曼曼是决定不能再呆在医院里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王主任的话还没有说完,乔子墨直接打断他的话:“王主任,医院里出现这样的员工,难道不是脑子有问题而发狂的?今天是伤同事,明天说不定就是拿刀子对着病人了。如果不想让医院哪天传出一个杀死病人的传闻,我奉劝你这样的员工还是不要再用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里带着无尽的森寒和冷意,光是一个眼神就已经足够让人为之颤抖,王主任觉得自己的腿都快软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,什么人没见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