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02章 他竟然喜欢她

    唐小雪和容轩从不远处走来,看到她孤独地站在这儿,心里都闪过一抹疼惜。

    容轩上前拍拍她的肩膀,轻声道:“洛歆,别担心,伯母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!伯母吉人天相,一定会没事的,你别这么难过!”唐小雪也跟着附和地点头。

    因为此时此刻,除了这些话,他们好像就真的没有其他什么可以说的了。

    知道她们都是安慰自己,洛歆除了点头说谢谢之外也没有力气和他们说什么话了。

    容轩抿唇,上次她父亲的手术是他做的,可是最终失败了。这次他也没有勇气去主刀这次的手术,他生怕又让洛歆再一次失望,可是又……别的医生动手他又不放心。生怕她母亲会因为一点失误而……他最后还是接下了这次手术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她母亲的手术,还是由他主刀。

    苍天啊!你一定要保佑这次她母亲的手术顺利,不然我就真的太他妈对不起洛歆了。

    容轩在心里呐喊着。

    两人说完话,才注意到旁边一个中年男人不知何时走过来的,正站在那儿愣愣地望着洛歆,容轩心下奇怪,便问:“这是谁?洛歆,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洛歆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情有去看别人?一心都系在木婉君的身上,听到他这么说才抬起头看去。

    这才注意到,严厉不知何时走在不远处,正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吗洛歆?这人的眼神好生奇怪。”唐小雪奇怪地盯着那个陌生的中年男人,说他是坏人吧,又威风凛凛的模样。而且看他身上的气场也不弱,是那种成功人士的即视感。可不是坏人又一直盯着洛歆看,可这眼神也太奇怪了,带着无奈又带着痛苦。

    想接近又不敢靠近,唐小雪忽然生起了一荒唐的念头,难道这中年男人是洛歆的追求者之一?

    和容轩师兄一样?喜欢洛歆,想追求她?可是因为自己已经有了家庭而且洛歆也嫁了人而苦苦恋着却求不得?

    不!会!吧?

    天呐!这是真的吗?

    知道她发现了他,严厉也没有再继续当透明人,而是朝她走去,停在三人面前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病房门上,他轻声询问:“婉君她……还好吗?听说……她今天要动手,我能不能进去看看她?”

    这是她病了这么久,他第一次来看她。

    之前来过医院几次,可都是来见洛歆,并没有直接见到木婉君。

    他心里是有她的,可造化弄人,他只能避开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听说她要动手术,他心口忽然疼痛不已。生怕她这一进去手术室,就再也回不来了,他只要一想到这个心就觉得慌,所以就来了。

    只想……见见她。

    洛歆面无表情地道:“不需要!”

    严厉为自己争取机会:“我只是想见她最后一面!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洛歆气愤地大声喝道,目光有些狰狞:“什么叫最后一面!我母亲的手术一定会成功!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就那么诅咒我母亲!”

    听言,严厉也觉得自己有些口不择言了,他没有诅咒她的意思,也真的是不管她怎么样他都想见见她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可面对女儿如此愤怒的指责和质问,他发现自己的无力争辩什么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唐小雪这时才恍然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这男人不是洛歆的追求者,而是……阿姨的……怪不得面上表情凄苦。

    不过看洛歆那么激动,唐小雪便赶紧上前道:“这位大叔,不管你今天的来意到底是什么,洛歆既然不欢迎你那你就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是啊!她不欢迎他!

    他的亲生女儿根本就不想见到他,可是他却不舍得她们母子。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他行至一旁,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病房的门打开了,乔子墨听到了外面的争执声便从里面出来了。看了看四周,他直接揽住了洛歆,轻声道:“别激动。”

    严厉盯着这个将洛歆揽住的男人,神色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他认得他。

    他是部队的人,而且官位还不低,乔家的人他也都认识。

    好多年前在宴会上他有幸见得一面,当时就被这个孩子的凌厉眼神给震住了,之后又听说他的事迹以及他办事雷厉风行的手段。

    心里更是对这个乔子墨赞叹不已,也希望自己能得到这样的女婿,不过当时他并没有想过是洛歆。可如今她却嫁给了他,他的心愿也算没有落空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两人是如何认识的。据他所知,乔子墨一向不苟言笑,女人想入他的眼那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怎么会?

    正想着,乔子墨凌利的目光便朝他看了过来,冷声道:“严先生是吧?”

    听言,严厉这才回过神,上前点头:“是的,你记得我?”

    乔子墨勾起唇,笑容有些讽刺:“听我妈刚才说过,她知道你想见他,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话落,洛歆猛地拉住乔子墨的手臂,抬头瞪着他。

    感觉到她的气恼和不安,乔子墨眼神温柔地看着她道:“这是妈的意思。”果然,听到是木婉君的意思之后,她没有再说话,而是别过脸。

    严厉只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而后叹了一口气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还有十分钟就要动手术了,容轩安慰了她几句便去准备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