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突然晕倒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,洛歆如水深火热一般煎熬痛苦。

    每分每秒都似走在尖针上边一般,难过得要命。

    生离死别……

    她才刚经历一次,难道老天爷就要残忍地让她经历第二次?

    不!不会的!洛歆摇晃着脑袋,拼命地安慰着自己,老天爷一定不会残忍,一定会保佑母亲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乔子墨一直守着她,哪儿都没有去,一边几个小时,两人就这样坐在椅子旁边没有动过半分。

    怀中的人儿一直止不住地颤抖,她每颤抖一分,他手上的力道便加重一分,脸色也要凝重一分。

    这次进手术室,他知道根本就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可如果不让洛歆经历,她肯定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这是她仅剩的一点希望。

    他能做的,就是陪着她等待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洛歆的身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,她紧紧地抓住他的手,“怎么过了这么久还不出来?会不会出什么事?乔……乔子墨。”

    她连说话都有些说不全,嘴角是鲜艳的鲜血。乔子墨这才发现下唇被她咬破了,心疼得不行,他抬手按住她的嘴唇,“没事,别再咬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害怕……嘤……”说到最后,她忍不住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乔子墨忍不住俯下身去吻住她被咬得鲜血淋漓的唇瓣,嘴里一片血腥味浓烈得呛鼻子,他慢慢地舔抵着她嘴上的伤口,一边呢喃道:“一定会没事的,你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严厉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走,他和他们一样,在这儿守了几个小时。洛歆一直颤抖不止他是知道的,两人的对话和举动也都知道。

    乔子墨对洛歆的好,他看在眼里,知在心里。

    心想就算木婉君有个什么不测也该放心了,嫁了个这么好的男人,就算走了,也不会担心她会受欺负。

    正想着,手术室的灯灭了。

    洛歆猛地窜起来,扑上前去。

    唐小雪才刚打开门就被洛歆挤开,身子不受控制地撞到一旁的门上,幸好没有摔倒。她没有怪洛歆,因为她心里也特别难过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

    看唐小雪眼眶红得不行,乔子墨心里咯噔一响,步子紧急地迈了进去。

    严厉眯起眼睛,也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洛歆冲到手术台前,看着那一片血红,再看看那个躺在手术台上的人。

    此时木婉君已经奄奄一息了,眼睛半眯着,嘴唇苍白得像鬼。

    木婉君也知道,自己现在一定比鬼还可怕。

    站在手术台旁边的容轩摘下口罩,面如死灰,他满是歉意地看着洛歆,“对不起……手术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他真的颓废了,也没有自信了,明明知道这次的手术不好做,脑癌是几乎不可能治好的。如果是早期或者早中期的话,只要配合治疗,那就还有好的希望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晚期,做手术都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就算手术成功了,也活不了多少年,顶多就是花几十万买几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洛歆没有看他,眼睛紧紧地盯着木婉君。

    她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走过去的,趴到手术台上,紧紧地抓住她的手。她想叫,可是却一句也叫不出来,眼泪也忘了流,只能喘着气看着她。

    木婉君紧紧地握住她的手,露出慈祥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歆儿……我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,我要先去见你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只是不断地摇着头,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木婉君看向她身后的乔子墨,朝他探出手,乔子墨神色一动,走过来将手交给她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木婉君将他的手和洛歆的手握到了一起,微弱地道:“你们一定要好好地互相照顾对方,子墨,我现在将洛歆正式拖付给你了,你一定要好好地照顾她……保她……一世无忧。”

    乔子墨郑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木婉君满意地勾起唇角,而后目光有些焕滞,却看到了站在他们身后没有过来却红着眼的严厉。

    她突然就想起了年轻时候和他谈恋爱的情景,当时她还是个妙龄少女发,而他却是意气风发的少年。

    他们就那样走到了一起,相识相知相恋相爱,可最后却相忘江湖。

    到死的时候,还能见上一面,还能听他说出当年的心声,弥补心中的遗憾,她这样走……也没有什么遗憾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木婉君看着他露出了微笑,突然呼吸就有些急促起来,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,可是严厉和洛歆……

    要说当年,也实在怪不得他,要怪就怪门第之见。

    而严厉,这么多年也一直在打听关于洛歆的事……木婉君突然紧紧地握住洛歆的手,“歆……歆儿!”

    见她喘气喘得厉害,洛歆慌得六神无主,紧紧地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可能……快不行了!歆儿,你答应……答应妈一件事!”

    洛歆摇着头,眼泪还是止不住一颗一颗落下来,一边摇头又一面点头。

    “妈知道……这样跟你说不好,可是……这是妈最后的心愿,你一定要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谅……原谅你……爸爸……他也是……无辜的……”

    洛歆咬住下唇,回头看着站在那儿同样红着眼眶的严厉,再回过头看着木婉君,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“歆儿,答应我……好不好?”木婉君忽然挣扎着要起身,嘴角却溢出一丝血来,洛歆吓得只好赶紧点头,“好,我答应你,我答应你……”

    听言,木婉君便没有再挣扎着起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