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04章 求求你,别离开我

    这个她是谁,乔子墨当然知道,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个时候,陈靖已经将一切的事情处理妥当,木婉君的尸体也没有存放在医院,而是放在了灵堂。

    所以乔子墨直接带她去了灵堂,木婉君被存放在冰棺里,隔着一层玻璃,面容依旧清晰如故。

    洛歆趴在冰棺前,一动不动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乔子墨站在她旁边陪着她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也不好再打扰她,只能静静地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就这样趴着,不知道过了多久,天灰蒙蒙地亮了起来。陈靖陪着他们站了好久,首长没喊坐,他也不敢动。就这样光站了几个小时,站得脚都麻了。

    直到天大亮,他才忍不住上前:“首长,都守了一晚上了,天亮了,该带嫂子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才微微动了动,然后点头。

    看向洛歆,他试探性地询问:“你都守了一晚上了,先回去休息吧,吃点东西,休息完了再过来,好吗?”

    洛歆没有动,只是静静地趴着。

    她一个晚上都保持这样的姿势,似被施了定身术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陈靖抿唇有些为难地看着她:“首长,嫂子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乔子墨猛一摆手,“你先回去休息吧,我陪她在这儿守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首长,您已经一晚上没休息了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命令!”乔子墨冷一挑眉,目光凌利地看着他。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众命令,不管任何时候,任何地点!

    听言,陈靖看着伤心欲绝却是面无表情的洛歆,从第一见面到现在,她整个人瘦了整整一大圈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替她难过,毕竟只是一个小女人。

    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,就失去了双亲。

    换成他都会接受不了,更何况她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叹了一口气,而后才点头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因为洛家夫妇人很好,而且洛少奇又是中学教师,先是洛少奇的离开,而后又是木婉君。所以很多人都会祭拜,包括很多学生,都说来看看师母。

    容轩和唐小雪都来了,医院的许多同事说不过去也都来了。

    可不管来多少人,和洛歆说多少话,她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。一直静静地趴在那儿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一开始人们还会劝尉她,可最后看她没有反应也渐渐走光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持续了一天一夜,到了晚上,她还是保持那个姿势。

    乔子墨看不下去了,走过去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别再这样下去了,这样下去你的身子会吃不消的,跟我回家吃饭休息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话说出去还是没有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“如果爸妈还在的话,看到你这样,他们也不放心,你难道还想让他们担心你吗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的身子才动了动,可却还是没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怎么行?乔子墨不能再放任她这样了。索性直接抬手将她抱了起来,本来以为她会挣扎,可她却是格外地平静,任他抱在怀中,眼神甚无焦距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这样的她让他特别心疼,只能低下头用自己的脸颊摩擦着她冰凉的面颊,轻声道:“我不是告诉过你,无论怎么样你都不会是一个人,别再这样折磨自己了,如果难过的话,就哭出来吧!哭出来就好了,我是你丈夫,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。你记住,你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洛歆难过地望着他,却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家,好吗?”

    洛歆还是点了点头,而后顺势窝进他怀里,紧紧地搂住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也只有他能依靠了。

    幸好有他,若是没有他的话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感觉到颈间传来的湿意,乔子墨在心里感叹一句,她终于哭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抱她上车,抱她上楼,抱她在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全程都是乔子墨抱着她,而洛歆也是紧紧地攀着她的脖子,力道不减。仿佛彷徨的小孩一般,紧紧地抓住他。

    “先在这儿等我一下,我去厨房给你端粥。”他早就让陈靖买了粥,备在厨房的保温箱里。

    洛歆听言,有些害怕地抓紧了他,乔子墨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只能抱着她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人没有离开她的视线,洛歆便安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,他也跟着饿了一天。

    可他是铁打的身子,就算两天不吃东西也没事,可她不一样,她是女人,而且连日以来的心力交瘁已经够折腾她的了。再这样下去的话,她一定受不了。

    舀了一口热粥放到唇边吹拂,再试了试温度,觉得差不多了再喂到她唇边。

    洛歆就如同一个孩子一般,听话地将粥全部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碗热粥快见底的时候,洛歆突然捂着胸口一副要作呕的姿势,乔子墨心一惊,赶紧将手中的碗给放开。

    扣住她的下鄂,毫不犹豫地吻上她苍白也颤抖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洛歆瞳孔放大,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乔子墨冰凉的薄唇和她的厮磨在一起,双手温柔地捧着她的脸颊,喃喃道:“这样你就不会觉得恶心了吧?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吃下去一碗,怎么能再让她吐出来?乔子墨在心里默默地想,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,可是这个方法一定有效。

    他唇里有淡淡的烟草味气息,不知道为什么,洛歆竟然觉得这个味道让自己的内心舒坦了不少。

    恶心的感觉没有那么强烈了,便依偎在他怀中贪婪地吸取着这气息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乔子墨才退开身子,额头抵着她,“好点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