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不许随便摸

    好吧,被他这么一说,她再挣脱也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被他带着在街道穿梭着,走了许久还是一大片废墟,洛歆累得喘气,看着面前这个男人,突然出声问道:“还不知道,你叫什么名字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听言,牧泽野不由得回头看着她:“我不是告诉过你?我是来谈生意的?”

    “谈生意?你到废墟来谈生意?”

    “来之前我并不知道,到了以后才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洛歆只好点点头,这才发现他忽略了自己的问题,没有告诉自己他的名字。反正于她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,知不知道名字也不是很重要,他既然不愿意说,那就算了吧。

    “你呢?怎么会独自来这里?难道只是因为你……”牧泽野的话还没有问完,就感觉地上一阵摇晃,他脸色一变,猛地回头看向洛歆。

    洛歆觉得头有些晕,身子站不稳。刚想问他是怎么回事,却见脸色苍白的牧泽野猛地拉着她奔跑起来。

    瞬间一阵地动山摇!

    又地震了!

    洛歆的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,脸色也变得惨白惨白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不是刚地震完吗?”

    牧泽野拉着她不断地往前奔跑,一边跑一边道:“这可能是余震。”

    “余震?”

    余震哪有晃得这么厉害的?

    “快跑!”

    来得及么?事实证明,已经来不及了,旁边的房子疯狂倒塌。洛歆心中惶恐得紧,本来就体力不支,再加上这么一跑,她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。

    不由得甩开前面拉着自己手的人,喘气道:“你别拉着我了,我跑得不够快,你先走吧!”

    听言,牧泽野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,“你胡说什么?你让我丢下你一个女人自己逃命?”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做得出来?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这余震很……”她的话还末说完,牧泽野整个身子就朝她猛扑过来,她被推到了旁边,而同时也听到轰的一声。

    回头就发现一块大石砸在了牧泽野的身上,他痛得闷哼出声,脸色也在刹那间变得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“喂,你没事吧?”洛歆吓得惊慌失措,一下子就扑倒在他身旁,使劲地推那压在他身上那块大石头,可是咬紧牙关推了半点却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这石头这么大,她推了半天都纹丝不动,压在他身上一定很疼吧?

    想起他刚才猛地朝自己扑过来的模样,原本她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呢,原来竟是为了救她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将自己推开,怕是被石头压在下面的就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牧泽野疼得脸色发白,就连薄唇也失去了颜色,他看着四周轰然倒塌的建筑,推着洛歆:“快走!趁你现在还有力气,赶紧到空旷的地方去躲着!”

    “走?”洛歆被他推得一个重心不稳便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,灰尘满天她却摇头道:“我刚刚让你走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走?反而救了我,你现在救了我却要我弃了你逃走?我告诉你我办不到!”

    一个陌生人,认识了不到一天的时间,就可以如此地牺牲自己救她。她要是在这个时候丢下他自己逃命,那岂不是畜生不如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重新爬起身,不顾旁边的屋子轰然倒塌,上前不断地推着那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想办法救你!”

    洛歆说着四处张望着,这时看到那被丢在一旁的铁铲,她神色一动,拿过去准备用这铁铲撬开这块压在他身上的石头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无数灰尘飞起又落下,轰隆隆的声音还在不断地持续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一切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彼此都看不到对方,天彻底暗了下来,又被东西覆盖住,更是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牧泽野听着四周传来的动静,刚才东西砸下来的时候,他很想去护住她,可是身上压着的那块石头迫使他动不了身子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倒在自己的面前,那一瞬间,他恨不得自己能长出翅膀来。

    洛歆其实没事,因为东西砸下来的时候正好有牧泽野身旁的石头扛着,所以这儿便形成了一个小形的三角区,所以她身上除了擦伤之外,并没有其他的伤口。

    一切归于平静之后,她这才喘了喘气,而后在黑暗中唤道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因为不知道他的名字,所以只能叫他一声喂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牧泽野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情。

    喜悦?激动?

    他不知如何形容,感觉心好像要从胸膛跳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情,他淡定地回了一声。“我在这儿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洛歆心中也是一喜。

    她能不喜么?毕竟这儿周围只有他们两个人,在这种关头两人就如同同生共死的战友一般亲密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说完,洛歆小心翼翼地爬动着身子,一点一点地朝前挪去。

    牧泽野可以感觉到她的动作,渐渐也感觉到她的呼吸将近,浅浅地喷洒在自己的脸上。

    腿上的石头压得他动弹不得,所以只能勾起嘴角,浅笑着感应她的靠近。

    靠近之后,洛歆抬手摸了摸,在他的俊脸和头部来回检查了个遍才收回手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看起来一本正经,却是个女色狼,居然在这种时候还吃我的豆腐。”

&nb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