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11章 被掏空的心,重新被填满

    路虎车消失在人群眼中,张连长终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。

    终于把人给找着了,要不然这几天乔子墨施行冷气汗都把把人给冻死了!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小丫头魅力居然这么大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佳欣打开门走了出去,刚出去就看到了等在一旁的乔子墨,他凌厉的目光朝自己看来,冷声问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她有些惧怕地低下头,不敢正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首长,她已经没事了,只是多日末进食,又体力不支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会醒?”

    “已经给她输液了,大约一两个小时以后醒过来,首长最好给她喝点小米粥,但是不能喝太多,怕她胃接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先去忙吧。”乔子墨沉声应道。

    得到他的命令,陈佳欣这才松一口气,而后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果然首长身上的施压气势就是强大,光是站着和他这样说话她都觉得腿软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所在的是旁边镇上的一个小医院,军队救援中心就驻扎在这里,所有伤员都聚集在这儿。

    乔子墨吩咐陈靖去叫伙房煮点米粥过来之后便推开门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里净是消毒水的味道,乔子墨在病床前坐下,看着晕迷中的洛歆。

    她身上那身脏兮兮的衣服被换成了干净的白色病房,更是将她白皙的皮肤衬得有些惨白,唇上一点血色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抬手去轻抚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……”乔子墨的声音满是怜惜:“谁让你来的?你只是一个女人而已,你以为你力量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当时他听到陈靖跟她说洛歆独自离开的时候,心里吓了一大跳,马上就往回赶,却遇到了张连长。

    张连长说有看到她,还一直夸她是个好女孩,一直跟着他们部队救援,挽回不少条生命,他当时心里除了开心还是很担心。

    只想快点找到她,让她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当天晚上就发生了余震,而且还不轻,持续时间竟然五分多钟。

    张连长说没有看到她的人,派了很多人出去找也说没有看到,他都觉得心仿佛被掏空了一般。

    自从她失踪的那天开始,他每天都不吃不喝,甚至不睡觉,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她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那被掏空的心,才好像重新被填满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乔子墨心里很是触动,不自觉地俯下身,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,而后划过眼睛,鼻尖,最后含住她的嘴唇,轻轻吮吸着。

    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……乔子墨情不自禁地闭起眼睛,动情地将舌尖探进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“煮粥?然后给首长病房那边送过去?好的!马上!”艾雪接到命令的时候欣喜得不行,赶紧点头。

    陈靖看她喜出望外闪闪发光的眼睛只觉得有些不妙,因为他发现这次自愿报名前来支援的护士都是年轻的,几乎没有一个是中年的,而且每天都奋力地打扮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也就算了,念在她们恨嫁的心思上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女生居然连伙房这种地方都混进来了,真是……让他汗颜。

    陈靖知道,很多女生都是冲乔子墨来的,可今年真的是多得过分……这些个女人哪,难道都不知道首长已经结婚了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只能无奈地摇头,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等他走后,艾雪花了好长时间将粥煮好,而后兴奋地装备锅里,然后亲自给他送去。

    走到了他所在的病房,她甚至没有敲门就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首长,这是您要的……”却意外看到了房内还有其他人,艾雪的步子一顿,看着那个躺在病床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长相挺普通的,不是特别出众,而病中苍白的脸色更是让她看起来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可乔子墨却坐在那儿,静静地凝视着她。听到脚步声,他倏地回过头,眼神凌厉地扫向她:“谁让你不敲门就进来的?”

    艾雪被他的吼声吓到,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,对上他眼神的那瞬间她吓得赶紧低下头,道:“我……我是来送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又抬起头来,悄悄地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听到粥这个字眼,暴怒的乔子墨明显愣了一下,而后眯起眼睛冷声道:“放下后出去!”

    艾雪点头,将粥放下之后便转身往外走,临关上门的时候她却有些迟疑地看向病床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感觉到乔子墨凌厉的目光扫来,她吓得赶紧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关上门以后,艾雪靠着墙壁不断地拍着胸脯,吓得有些惊魂末定。

    早就听说乔子墨身上的气压根本不用施展就可以把人给震住,而他一生气,则是让人害得得很。

    她今天总算见识到了,不过……只有这样的男人,才配得上她艾雪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勾起唇,将额头的发丝捋到耳后。

    只是那个女人,为什么会在病房里?而乔子墨又守着她?看来她得打探清楚,凡是和她艾雪抢的人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乔子墨盛了一碗热粥到碗里,而后放到柜台边轻吻着气,凝视着还在晕迷中的洛歆,心里有些急躁。

    不是说好一两小时以后会醒吗?怎么到现在还是一点醒的迹像都没有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将碗入下,而后凑过去用脸颊摩擦着她的,在她的耳边呢喃:“笨女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