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情敌的挑衅

    “喂,你什么态度?”艾雪哪曾被人这样无视过,当下脾气发作伸手扯住她的胳膊,愤怒地大声道:“没有听到我在和你说话吗?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特别冲,就像那种无事故意找碴的人。陈靖在一旁见状要上前替洛歆解围的时候却见她连头都不回,冷声回道:“怎么?难道我必须回答你吗?”

    听言,艾雪冷笑出声:“果然没有什么礼貌,难道没有人教你礼貌二字怎么写吗?我在问你话,你就这样无视他人直接走开?什么素质?”

    “什么素质?”洛歆回头,清水一般的眸子流露出冷冽的神色:“真是抱歉你在和我说话而我却无视了,可话得好好说啊,一上来就质问的语气你想我怎么回答你?我认识你么?必须回答你的问题么?”

    看她柔柔弱弱的样子,本来以为是个好欺负的主,却没有想到回嘴起来竟然这么厉害,艾雪一时之间被她赌得哑口无言,气得有些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抱歉我还有事,恕不奉陪。”说完,她冷冷地瞟她一眼,而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陈靖大抵是第一次看到洛歆这样的态度吧,再看看艾雪那一脸吃憋的模样,他竟然有些幸灾乐祸,抿着唇偷笑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剩下艾雪一个人站在原地,咬牙瞪着洛歆远的背影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将状态调整回来,能回嘴算什么?看她那僵硬的性格,就知道肯定不会讨男人欢心。

    所以,乔子墨她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出了餐厅,洛歆没走几步就被人拉住,回过头竟然是陈佳欣,她神秘兮兮地看着她,“发生什么事了?怎么我才刚走首长也跟着走了?而且我刚刚看到他的脸色……似乎不太好?你们没发生什么事吧?后来那个女人呢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看了她一眼,而后轻声道:“子墨他可能是今天太累了吧?没胃口吃饭,我们先去忙我们自己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个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一个不相干的,你管她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行的啊!”陈佳欣摇头:“你都不担心的么?”

    “担心?”洛歆不明所以:“我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陈佳欣一听,脸色一变:“你还真是让人替你担心啊,你想啊,首长这么出色,身份家庭什么的都这么显赫,想和他在一起的女人比比皆是啊!就刚刚那一个,明显就是对首长有兴趣,而且胆子大得很,居然公然当着你的面勾引他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补了一句:“你就不怕首长哪天被抢走了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的脚步顿住,她看着陈佳欣没有说话,良久才道:“我和他在一起,又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和家庭。”

    而是因为他是乔子墨,仅仅只是因为他是乔子墨。

    这点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你和他在一起不是因为他的家庭,可是……这样并不可以保证其他女人不会趁虚而入啊,你看刚刚那个女人,难保有一天他不会被别人抢走。”

    抢走?

    洛歆拧起眉头,她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,因为乔子墨给她的感觉是特别难接近,很多女生虽然喜欢他,但更多的是惧怕他。

    他会被抢走么?她真的从来没想过。现在被陈佳欣这么一说,她才想起来。

    “抢走么?应该不会吧?毕竟我们已经结婚了。”洛歆不以为意地说道,事实上啊,有哪个女人会喜欢已经结了婚的男人呢?

    听言,陈佳欣似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般,“怎么?结婚了你就以为那些个女人不会肖想了?我告诉你哦,现在的女人很不自爱的,就算是结婚的男人,只要看上了就会想尽办法费尽心思得到!所以你得看紧了,刚刚看首长很生气,你们不会是因为这件事情而吵架了吧?”

    洛歆不知道怎么和她说,可是她心里确实不明白,为什么乔子墨无缘无故就冲她发火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将情况说给了陈佳欣听,听完她捂着肚子笑得前扑后继。

    看她笑得乐呵,洛歆拧眉,伸手拽了拽她:“别笑了,有什么好笑的?”笑点在哪?她为什么不知道这事儿竟然有这么好笑?

    “你这个傻丫头呀,你真不知道首长为什么会生气?”陈佳欣睨着她,愣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洛歆抿唇,有些不悦地说道:“他惹上女人,该生气的人,不应该是我么?为什么反而是他对着我发火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!该生气的人是你!”陈佳欣点头:“可是……你并没有过问这件事情不是吗?我想首长一定是因为这件事情生气了。”乔子墨一定是因为太在乎她了,本来一个男人很不喜欢女人过问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乔子墨却不一样,这人是个痴情种,平日里不见得和女人走得近,可是真正喜欢上一个女人,可能就是至死方休的吧?

    也许她从来没有担心过乔子墨是否会被抢走的问题是对的。像乔子墨这种男人,除非他自己愿意,否则是怎么也抢不走的。

    看来,各人有各人的命啊。她洛歆,注定和乔子墨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她的性格和大多数女孩不一样,看来两个人以后要一波三折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有磨练的感情才能走得长远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佳欣看着她的侧脸,觉得还是不要和她说得太白才行。首长平时那么恐怖,总是顶着一张冰块脸。折腾一下他也挺好的,反正这男人是跑不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别想了,晚点回去道个歉不就行了?先去忙吧?”

    洛歆被她拉着往外走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