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17章 怎么会不在乎

    “那些女人又不是我去招惹她们的,你老公长得这么帅,你可以看紧一点,因为不时都会有女人来招惹我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忍不住对空气翻了翻白眼,伸手戳着她的胸膛:“你还要不要脸了?这么自恋?谁会没事来招惹你啊?真是的!”

    乔子墨捉住她的双手,逗她:“今天在餐厅的时候不就遇到一个了?你没看见?”

    “看见了!而且看得很清楚!”洛歆没好气地回道,她都不想说她后来还特意过来和她‘扫招呼’呢。

    说完,她又白了他一眼:“这才一个啊,再说了,如果你真的被抢走,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不都说,能被抢走的爱人,便不算爱人吗?

    这个男人若珍惜你,又怎么舍得丢下你和其他女人缠缠绵绵,又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独自徘徊伤心难过。若真是这样,她不会纠缠,更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。

    乔子墨听言,脸色一黑,沉着脸道:“你不在乎?”

    看他变了脸,洛歆双手缠上他的脖子,凑过去在他的薄唇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我都嫁给你了,怎么会不在乎?只是感情本来就是相互的,如果哪天你被其他女人抢走了,那就说明你已经不爱我不在乎我了。这样的话,我难道还要哭着求你回来么?这样岂不是太没有尊严了?”

    她粉嫩的唇在自己的薄唇上轻轻地亲了一口,乔子墨的心就好像平静的湖水被投进了一颗小石子一样,石子虽小,却激起了千层浪。他搂紧她的身子,朝她靠近,头埋在她的脖颈之中。“傻丫头,我不是说过,你和我生死不相离吗?又怎么可能会存在我被别人抢走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了。”洛歆哼了一声:“无缘无故冲我发脾气,我到现在可还记着呢!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轻笑了一声:“看来你是太闲了,才会记着,我是不是得做点什么……你才会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洛歆瞪大眼睛,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唇就被赌住。

    “唔!”洛歆瞪眼推着他,一边躲避着他的亲吻一边喘息道:“还在讨论问题呢,你别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谁让你引诱我,你惹的火,你自己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洛歆就觉得身子仿佛被大卡车碾过一般酸疼,想动的力气都没有了。想起昨天晚上乔子墨的凶猛,她的脸就如同火烧一般脸红。咬了咬下唇,洛歆颤栗着身子缓缓地坐起身上。

    被单下面是光着的身子,洛歆掀开被单低头看了一眼,立马汗颜得不行。

    身上布满的都是某人留下的吻痕,这丫的……

    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,已经是九点多快十点了。天哪!洛歆抱住脑袋,她居然不知不觉就睡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迅速地起身换衣服,虽然身子酸痛得不行,但幸好运动了一会总算还能走路了!

    洛歆换好衣服洗漱了一番就急急地出了门,找到陈佳欣,在她旁边蹲下来,累得直喘气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来晚了!睡过头了,不好意思……”洛歆充满歉意地说道,抿着唇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听言,陈佳欣却不以为意,笑道:“这有什么,反正你是首长夫人,这儿本来就不用你来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这样说呢?”洛歆脸上一红,心中思绪万千,争辩道:“我是医院自愿报名来的护士,你不要和我把首长夫人扯上关系好吧?救人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陈佳欣回头看了她一眼,刚想说什么,却在瞥见她的脖子以后顿了顿,脸上换上笑容,暧昧地冲她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不用解释了,我能理解你的。”

    看她眼神暧昧地盯着自己,洛歆头皮有些发麻,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什么眼神?”

    陈佳欣看她一眼懵懂的样子,明显是还不知情,索性凑到她耳边轻声笑道:“你出门都不看你自己一眼的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迷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无奈,陈佳欣只好朝她的脖子上看去,不断地朝她使眼色。

    洛歆低头,可怎么也看不到自己的脖子,所以一直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两人这样闹半天,陈佳欣终于忍不住了,只好无奈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或许也看不到,你找个有镜子的地方你就能看到了。”说完她又似在感概:“真是没有想到……首长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,就像一块冰块一样冷,在这方面却这么热情!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脸上一红,口齿有些结巴地问:“你……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难道这丫的还有透视眼不成?能看到她的心思?不会吧?

    脑门上一疼,陈佳欣伸手拍了她的脑门一下,“你想什么呢?我才不是你想的那样,别在那儿心思龌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龌龊了?”

    “你哪都龌龊,你要是不龌龊,你刚刚脑子里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想!”洛歆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就你那样,心里想什么都摆在脸上,我一眼就看出来了。我劝你呀,找个有镜子的地方好好看看你身上吧?别说我没提醒你,只要你在这儿走一圈,保证明天所有人都会知道,首长猛如虎。”

    洛歆的脸上红得快滴出血来,咬着牙瞪着她半晌这才猛地想起来。自己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