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18章 让她知难而退

    听言,陈佳欣冷笑出声,睨着她道:“我帮你打听过了,这个女孩叫艾雪,父亲是中校大人,她刚从国外留学回来。据说回来以后就软硬兼施地求着要进军营,她进不了军医部,其他部门更是进不去,后来就进了伙房,当了刘叔的帮手。”说完她感叹地道:“果然这年头有关系就是好,还能混个伙房美女厨师的名。”

    洛歆听言皱起眉头,不解地看着她:“美女厨师?”

    “不对吗?你看她长得多漂亮,我听说她在国外是说舞蹈的,底子很好。很多人想找她拍电影和上台表演,可是她都拒绝了。回国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求进部队,你看她长得又漂亮,底子又好,家世也不错,可为什么偏偏进部队当一个厨师的帮手呢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洛歆沉默不语了,不由得抬起头多看了她几眼。

    “洛歆,不是我想让你担心,而是作为朋友给你的忠告。你要把乔子墨看紧了,我看她这次来,完全就是冲着首长来的。”

    洛歆没有说话,其实是冲着他来的也好,不是也好,她并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不是么?她和乔子墨是生死不相离的夫妻,他们之间有承诺。既然承诺了就应该相信对方,而不是猜疑这些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艾雪,如乔子墨所说,他长得帅气,家世又显赫,喜欢他的女人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如果每一个她都要去防范,那她不得累死?

    还是……让他自己去解决吧。

    就算再喜欢,可是被一个男人屡次拒绝,也会挫败吧?

    洛歆是这样想的,所以,她微不可闻地轻笑了几声,而后拿起筷子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陈佳欣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她,“洛歆,你真是一点都不紧张哪?”

    看她依然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,陈佳欣有些按捺不住了,捉住她的手道:“你听到我的话没有呀?那个叫艾雪的女人,是专程为了你家首长来的,你居然还这么无所谓?”

    看她激动的样子,洛歆无奈地叹气:“你别这么紧张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我紧张?”陈佳欣被她这句话说得有些好笑,指着自己表情有些气愤,“好吧,就当是我鸡婆!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无所谓,只是看得开。我和乔子墨已经结婚了,他有承诺给我,我也相信他不会被其他女人勾引走的。但如果真的被勾走的话,那我也没办法咯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真是要气死我!要我说,你就应该先下手为强,在她还没有勾搭首长之前,先给她个下马威瞧瞧,让她知难而退!”

    “知难而退?”洛歆嘴角抽了抽:“你觉得她会知难而退吗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,能够为了一个男人屈身伙房,这种家伙我看也不会知难而退,看来得想个好办法!”

    “先吃饭吧你!”洛歆夹了一块肉塞进她嘴里,正好她要说什么,就这样支支吾吾地发不出声音来。看她的模样非常滑稽,洛歆不由得噗哧笑出声……

    晚上乔子墨回来的时候,因为两人和好如初,洛歆便主动上前替他脱外套,一边问:“今天去哪了?怎么一天都不见人影?”

    “今天有点事忙,对了,这儿的灾民都控制得差不多了,我们明天就准备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的心一抖,抬头:“明天就回去?”

    说实话,她并没有想过这一天。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来找他的,最近和他厮守在一起,虽然不是时时刻刻呆在一起,可毕竟每天晚上总会相见。可如果一回去,那他又要回部队,而她又回医院,两个人又要许久不能见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目光暗下去,替他脱了外衣就往旁边一放,转身没有和他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乔子墨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捉住她的双手往自己的怀里带:“失望了?是不是舍不得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洛歆闷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口是心非!该罚。”说完,乔子墨俯身亲了她一口,在洛歆要推他的时候,他却退开了。心里突然有一涨然若失的感觉,洛歆眨眨眼睛,有些不明所以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而且她还下意识地问出了口,话刚说完洛歆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她……刚刚说了什么?接收到某人暧昧的目光,洛歆立马捂着嘴巴摇着头往后退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刚刚什么都说,你什么都没有听到。”

    可是晚了,乔子墨眯起眼睛,大手一勾,就将欲往后退的她勾进怀中,额头抵着他的,呼吸相闻。“你刚刚说的,我可都听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洛歆脸上犯起红晕,她咬着下唇,使劲地推着他:“混蛋。”都怪他!平时拉着她一亲就是亲好久,谁知道他这次突然发什么神经,只是亲一下就……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且发神经的应该是她自己,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,保不准会让这家伙以为自己贪恋他的吻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歆脸红得不行,可是使劲也没有推开他。

    乔子墨却是心情愉悦,他没有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这么口是心非。不过也终归是迷糊了一次,居然把这样的话给说出来了……如果不是她突然犯迷糊,他又怎么知道她心里真正的想法呢?

    他大手一拦就将她抱紧贴住自己的身子,低头朝她的红唇凑去。

    紧急关头,洛歆一把捂住自己的红唇,支支吾吾道:“我刚刚真的是胡说八道的,你……”

    乔子墨不理会她,眼神如大海一般深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