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离别的吻

    “啊,偷看!”洛歆惊呼一身,身子迅速重新钻进被子里,瞪着他。“你不是说闭上眼睛的吗?混蛋,你居然又睁开!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勾起唇一笑:“又不是没看过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“混蛋就混蛋了!”乔子墨捉住她的手,也跟着钻进被子里去,压住她娇小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洛歆脸红了,因为她的衣服只穿了一半,而且……现在是白天。

    “没干嘛。”

    本来以为他会做点什么,可是谁知道这家伙居然只是看她一眼,而后就平躺在她的身侧,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两人靠得这么近,洛歆感觉到他的情绪有些不稳,便抿了抿唇,轻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下午就要出发了,到时候你是坐医院的车跟他们一起回去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眼里的笑意一沉,而后点头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会坐部队的车回去,部队有事得处理。”

    说完两人便静了下来,都没说话,房间里静得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洛歆感觉到某人的大手在被子里握住她的手,缓缓地十指紧扣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舍不得?心里觉得很难过?”某人不知羞地问道。

    洛歆抿唇瞪他一眼,指甲在他的皮肤上划过,却只是留下一道淡淡的划痕,并不伤及皮肤。

    “你少自恋了,我才巴不得不见你。”说着她欲抽回手,却被乔子墨扣紧,反身搂住她,笑眯眯地道:“好了,你口是心非的样子我还见得少?别再那儿自欺欺人了,承认吧,你就是舍不得我……不然你这次又怎么会千里迢迢跑到这儿来找我?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直接说到她的心里去了,她的确是舍不得他,心里是担心得不行,不然她怎么可能会跑来找他?

    她不想在失去双亲之后又失去重要的人,这样一来的话,她估计会崩溃疯掉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索性直接抽回手,反手勾住他的脖子,“是!我承认!我担心你行了吧?哼,你就知道欺负我!”

    乔子墨看她恼得脸都红了,不由得勾唇一笑,捏捏她柔嫩的小脸,轻声道:“你是我的妻子,我不欺负你,我还欺负谁去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回去之后,记得打个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你打给我?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连这个也要计较?好,那就我打给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人又是一片沉默,洛歆看着他半晌,抿唇道:“你不能和我一起回去吗?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脸上的笑意散去,伸手摩擦着她的小脸,“不能,部队有事要处理,不过你也别愁眉苦脸,我知道你舍不得我。再过一个月,部队到时候会开放招兵。”

    “招兵?”洛歆有些不解地看着他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笨蛋,这还不懂?意思就是一个月以后你来部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?是高兴过头了?”乔子墨凑过去轻吻她的嘴唇,大手顺着脸颊滑过她的发丝,指间在发丝间留连,“到时候你来部队,你身子骨也太虚了,正好可以锻炼锻炼。”他以后的任务可能会加重,他想保护好她,但同时也希望她有自保的能力。如果他不能陪在她身边的时候,希望她可以保护自己,能给他多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洛歆有些不高兴了:“你说什么呢?什么叫我身子骨虚?需要锻炼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会?是谁上次走没多久就累得气喘吁吁说走不动了,后来还是我背回家的?”

    听言,她猛地想起了上前在家吃多的那一次,因为吃太多,连动都不想动,后来乔子墨看她瘫在沙发上,把她抱到楼下让她步行。消化是消化了,可是后来也因此累得走不动,后来的后来……就是他背着自己回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脸上有些红,嘴上却依然倔强:“我才没有!上次明明走了很远,我才很累的。”

    “远?不过走了十几分钟。不管怎么说,你体质不行,到时候一定得进来训练,至于医院的事情,我会让陈靖替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洛歆还能说什么,只能答应。

    收拾好准备回去的时候,洛歆准备上车的时候却被人叫住,转过身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陈佳欣,她看着她,忽然冲过来将她抱住,而后在她耳旁低语:“洛歆,一个月后部队里会招兵,到时候你一定要进来,别让那个艾雪钻了空子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勾起嘴唇,点头:“你也是这样想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和你一见如故,你忘啦?到时候我等你!”

    “嗯,一个月后见!”

    之后便说了再见,刚想上车就看到里面一辆路虎车朝这边开了过来,她止住脚步,回过头看去看那辆路虎车。

    开车的人是陈靖,坐在后头的俨然就是乔子墨了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穿越人海,定格在她的身上,眼中似有什么在凝聚,只是动了动嘴唇,车子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便是他下了车,朝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都已经上了车,就等她一个人,唐小雪在上面催她:“洛歆,快上来,车快开了。”

    司机刚想叫她,却见乔子墨朝这边走来,只好住了口,眼睁睁地看着乔子墨将她拉走。

    乔子墨把她拉到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,离车子有一段的距离的大树底下。

    看着他眼底汇聚的东西,这么近的距离,洛歆总算是看清楚了,那种东西叫做不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