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 夫妻合心

    乔家大宅。

    这大半夜的还灯火通明可以说是第一次,其实乔家老爷子早就接到了乔子墨的电话,预计洛歆会在半夜三点左右的时候到医院,所以他一夜没睡,派了戚金出去接她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在书房里坐了整整四五个小时,为的就是等她回来。

    那个小丫头片子啊,他还是特别喜欢她的笑容的,可惜上次她那么难过,一个笑容都露不出来。哦不对,她笑了,可惜却笑得比哭还难过。

    他打心眼里心疼这个丫头,只希望这一次她回来以后,能看开一些,也能做回以前那个开心无忧的丫头。

    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,以及戚金那稳当的脚步声时,老爷子明显眼睛里跃上一抹欣喜,不过半晌就被他敛了回去。

    随着脚步声的接近,戚金和洛歆二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,这一看,才发现这丫头又瘦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!”戚金朝他点了点头,而后站至一旁,看着跟随在他后面进门的洛歆。

    洛歆一进门就感觉到了乔龙天的注视,她微微抬起头朝他看去。

    发现他虽然目光凌利,可眸中却有一丝不易捕捉的和蔼。

    “丫头?”

    她父母双亡,除了乔子墨,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就是乔老天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突然鼻子一酸,不禁就红了眼眶,咬着下唇扑进了乔龙天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声呢喃,就像一颗石头一般,击进了乔龙天的心里。他心中一动,看着这个扑到自己怀中的小丫头,握着拐杖的手有些不稳。戚金在一般看他身形摇晃,想过来的时候却被他抬手制住了。

    他一边撑着自己的身子,一手抬起轻抚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终于舍得回来了?”

    话语间满是宠溺。

    戚金站在一旁,同样目光温和地看着这一幕。他知道老爷子挺喜欢这个丫头,可是却没有想到他会宠她到这个地步,谁不知道老爷子脚受过伤,行走不是很方便,每次都要用拐杖借力行走。

    就这样抱着乔老爷子哭了好一会儿,洛歆才吸吸鼻子,退开身子,眼泪汪汪地看着他:“对不起爷爷,把你的衣服弄湿了。”

    对不起?乔老爷子有些无奈地看着她,她若是知道对不起就不会扑到他怀里哭了。

    这个丫头哟……

    “戚金,吩咐刘妈去厨房做点吃的,这丫头坐了一天的车,估计是一天没有吃东西,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惊讶地看着他:“爷爷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是,老爷子!”戚金点头,而后转身便出去了,乔老爷子看她一眼,忍着笑不说话。

    虽然这丫头抱着他大哭了一顿,还把他的衣服弄湿了,可是她此时睁着大眼睛,无辜的样子已经让他知道,之前那个无忧的丫头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来,坐下吧。”乔老爷子撑着拐杖往一旁走去,洛歆这才注意到,有些愧疚地道:“啊,爷爷我刚才一激动就忘了你还拄着拐杖呢,幸好您没跌倒!”

    “等你这丫头想起来我都不知道跌倒多少次了,放心吧,我身子骨好得很!”

    洛歆伸手擦干脸上的泪珠,小跑过去扶着他在旁边坐下,而后搓搓手道:“都这么晚了,爷爷您怎么还不睡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不还是因为子墨打了个电话过来,三更半夜的,说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洛歆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洛歆赶紧伸手摸出手机,屏幕上显示着乔子墨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哼,刚说曹操曹操就到!”看到他的名字,老爷子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先接个电话哈!”洛歆笑眯眯地盯着他,而后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乔子墨空虚的内心好像一下子就被填满了,他勾起薄唇,轻笑道:“到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洛歆点点头,不时注视着乔老爷子,因为他也正一动不动地看着她,而且身子似慢慢地朝自己靠过来,大有偷听他们讲电话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可是戚叔去接你了?老头子有没有在你旁边?”乔子墨的声音不大,却在这寂静的房间里头从手机里传了出来。而正要靠近的乔老天明显也听到了,他胡子一翘,大声嚷嚷道:“你这个臭小子,没大没小的,什么叫老头?有你这样管爷爷叫老头子的?”

    看他气得两边的胡子又翘了起来,洛歆抿唇偷笑,伸出手一边轻拉他那白花花的胡子,兴许是把他扯疼了,气得老爷子两束眉头都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两个小王八蛋,夫妻合心了?一起欺负我这个老头了?”

    乔子墨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,“老头,你不是自己也管自己叫老头了吗?”

    听言,乔老天气得鼻孔冒烟。“臭小子你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洛歆在一旁笑得肚子疼,真的没有想到爷爷生起气来这么可爱。

    乔子墨似乎不满意她在这儿哈哈大笑,便冷着声音道:“不许再笑了,马上把你的嘴巴给我闭上,出来,我有话想单独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一愣,而后只好止住笑容,看着气得七窍生烟的乔老天,小心翼翼地征求他的意见:“爷爷,我出去接个电话?”

    “哼!”乔龙天冷哼一声,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洛歆便咬了咬下唇,还是拉开椅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了房间,洛歆站在房间门口,轻声问道:“乔子墨,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坏丫头,你就这么不耐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