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心疼乔子墨

    她改没改变,乔老爷子不知道,只是从那天开始,乔靖南改变了。

    他不再每天回家,成天在外面花天酒地,应酬各种。三五天回一趟家也是喝得伶仃大醉不醒人事,都是让人抬回来的。

    老爷子骂他好几次,他就是不听。甚至说他如果再这样下去不如去部队训练得了,乔靖南当然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他从小就喜欢经商,也是一个十足合格的商人。

    只是在感情这方面,他从来都没有赢过。

    后来事事非非,不过是越陷越深而已。他越是在外面花天酒,心里便越是记挂着姚诗。越是太久回来,便越想念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袁柳柳出现了,作为一个特别贴心的对象,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,照顾他,陪伴他。

    他的心已经孤独了太久太久,急需温暖,袁柳柳就这样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从此他不再是被抬着回家,每次都是隔一个月才回家一次,但总是冷着一张脸。虽然偶尔会看着姚诗发呆,可她还是那副样子,冷得像块冰,怎么捂,都捂不热。

    可没过多久,姚诗便怀孕了,医生检查出来,已经有四五个月,只是她身子太瘦,所以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当时他的心情是怎么形容的呢?

    对!可以用欣喜若狂来形容!

    他和她之间有孩子了,尽管袁柳柳给他的关怀多,可她对他来说只是寂寞时的消遣,并没有真正地住进他心里。

    知道她怀孕以后,他从一个月回家一次改为每天一次,对她特别温柔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好,让姚诗决定,就算没有感情,也要和他相敬如宾地生活下去吧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再回头,她也是一个离婚的女人,已经不配再站在他身边了。

    可相敬如宾并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,她能做到对他微笑,却做不到在他碰自己的时候心甘情愿。偶有一点不情愿他就会大发雷霆,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大发雷霆,明明如果他想要,就能得到。

    可是他却说要等到自己全心全意接受他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乔靖南始终还是没有等到这一天。

    他天真地以为,他和她之间有了孩子,就有了话题,有了共同的话题,他和她之间的感情就会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他可以慢慢地倾占她的内心,把那个住在她心里的男人赶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后来他发现这是徒劳的,因为她的心里除了那个男人,其他的……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是怎么知道的呢?一天夜里他加班回来得晚,临睡前却想多看她几眼,好好记住她的模样,却听到她梦中呢喃着某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心如刀割……当晚便离开了乔家,回了公司。

    一直到孩子出现,他都没有再回来过,乔龙天骂他不像话,蓄生,他都不曾理会。

    公司越做越大,袁柳柳在一年以后也怀孕了。

    比起知道姚诗怀孕,袁柳柳怀孕的消息并没有让他感到多开心,有的只是无尽的寂寞和心痛。

    后来听人说她病了,而且很严重,乔老爷子让他回去看看她,他没有答应,更是天天与袁柳柳二人耳鬓厮磨,纠缠在一块。

    再后来听说她一病不起,接到她的电话时,他手都是颤抖的。很想回去,可一想到那天晚上她在梦中喊的那个男人的名字,他就忍不住气得发抖,将手机一摔成三半。

    他不会再回去!

    一个心里没有他的女人,他要来何用?

    生孩子?袁柳柳会替他生!

    他恨……心里满满都是恨。

    他不再回乔家,心里却特别挂念她,每天都有人向他报告她的情况,例如今天病又加重了。或者是又咳个不停,再不然就是坐着发呆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见她,可却知道她的所有事情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终于……

    那天有人急急地来传,说她气息已经微弱,生命垂危。

    他披了西装急忙要赶出去,又有人来跟他说,袁柳柳羊水破了,需要马上送往医院,要提前生产了。

    他愣了很久,不知该作何抉择。

    一边是一个他爱的女人,一边是一个爱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一个生命垂危,另一个一个却是两条性命。

    后来……他选择了袁柳柳,打算等她生完再赶回去看她。

    可是等袁柳柳生产完,再赶到乔家的时候,姚诗已经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他大脑空白了很久,有此不敢相信,他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走了。

    很久不见,她瘦了好多好多,再也没有初相见时的光彩照人和美丽翩翩,病魔把她折磨得不成人样。

    后来发生了什么?他不知道,他只感觉到父亲的拐杖重重地一下一下地打在他的背上。他很痛……可心里却更痛,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光了一般,只剩下一个躯壳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说了什么他已经听不清了,他跌跌撞撞地爬到她身边,她手里还握着手机,一个未拨的电话显示在那儿。

    是……他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他一瞬间痛苦得不能自己,可惜一切……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再后来……

    他搬离乔家,住进了公司,不再见任何人。

    袁柳柳虽然和乔依依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