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 气焰太嚣张

    乔老爷子有些得意,毕竟这是自己的孙媳妇第一次下厨,他要让那些人看看她的手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已经年老了,看着这丫头,还真是有一种我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啊。

    他年轻的时候只得了一子,一直都想有个女儿可以承欢膝下。

    可惜呀,没有女儿命,如今有个孙媳妇这么孝顺,他也算是不憾此生了。

    扶着他到主位上坐下,洛歆便说:“我去帮刘妈!”说着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饭菜被一样一样地端了上来,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诱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而受老爷子命令来吃饭的三个人也逐渐到场,乔依依和袁柳柳是有些战战兢兢的。倒是乔浩,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,跟在最后面一脸无所谓地走着。

    直到袁柳柳停住脚步,朝老爷子弯了弯腰:“老爷子……”

    乔浩听到这称呼,步子便止住了,而后朝乔龙天看去,闷闷地唤了一声:“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乔老爷子点头:“坐下吧!”

    虎毒不食子!怎么说这两人都是身上流着自己血脉的孙子孙女,虽然不像乔子墨这么得他看重,但基本的疼爱之心还是不会少。

    “来咯!”洛歆端着一锅热汤走过来,之后砰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面,双手如触电一般地缩了回去,不断地碰着她冰凉的耳垂。

    “烫死我了!烫死我了!”

    乔依依看她这番模样,不由得冷笑出声:“冒冒失失的,还说做饭给爷爷吃,我看是来捣乱多一点吧?”

    听言,袁柳柳脸色一变,瞪她一眼:“依依!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,谁不知道刘妈手艺好,和刘妈一起躲在厨房里,还关上门!还想瞒天过海呢!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乔老爷子重重地咳了一声,乔依依立马噤了声,不情愿地瞪了洛歆一眼。

    “洛丫头,饭菜可都齐了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点点头,“嗯!都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坐下来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洛歆点头,在一旁的位置就准备坐下来,乔老爷子这个时候却出声道:“洛丫头,坐到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洛歆一愣,而后发现四周几个人都诧异地看着她,她动了动嘴皮子,刚想说不用了却发现老爷子正紧紧地盯着他,满脸的你不过来我就不乐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神色动了动,而后慢慢地挪动脚步,最终在老爷子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之后她的目光落在戚金身上,神色有些不满。明明上次来的时候他都已经坐下来一同吃饭了,没想到这次居然又站在老爷子身后。

    她的一言一行,都落到了乔龙天的眼里,知道她心里不乐意,嘴巴都快翘上天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轻咳一声道:“戚金,让刘妈给你多备副碗筷,坐下来一起吃吧!”

    听言,戚金神色一动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洛歆却欣喜地站起身来说道:“不用了,爷爷,我早就备好了!我备了两份,还有刘妈的!”

    站在她身后的刘妈听言大惊失色,面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:“少夫人,这千万使不得,我……”她只不过是乔家的佣人而已,万万使不得和主人坐在一起吃饭呀。

    乔老爷子眉头拧了拧,也有些不太满意。戚金年轻时是他的战友,两人可以说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,就因为他替他挡过一枪,所以他一直跟着自己,说是要报恩。

    要不然他今日的成就怎么可能会局限于此。

    所以同桌吃饭,那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刘妈怎么说,都是乔家的佣人,是使不得和主人一起同桌吃饭的。

    就是这丫头……实在是太平易近人了点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没有说话,倒是乔依依扔了筷子,不爽快地大声道:“搞什么呀?洛歆,就算你嫁给我了哥哥,可是你别以为你就是乔家的女主人了,什么事情都由你做主了?做什么事情之前也得征求一下爷爷的意见,别把爷爷当透明人成不?”

    她语气很不善,洛歆听言看向她,“我没有把爷爷当成透明人,我刚刚已经征求过爷爷的意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征求过了?你什么时候征求过了?我为什么没看见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和爷爷之间的秘密,你当然不知道了,又怎么会看得见……”虽然她不喜欢面前这个气焰嚣张的乔依依,但毕竟也不想和她为敌人。可是她屡次和自己唱反调,她内心真的有点反感。

    任谁都不会对总是对自己针锋相对的人有好感吧?如果有,那就是傻子。

    她洛歆,明显不是。

    “秘密?你真可笑,你才进乔家几天,就这样了?洛歆,我告诉你……”她说着就站起身,一副指着她鼻子要开骂的样子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个时候,乔浩一把扔下手中的碗筷,不爽地道:“我说姐,你烦不烦啊?吃顿饭而已,你用得着这么多话吗?”

    听言,乔依依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乔浩,“小浩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你居然胳膊衬往外拽?你可是我弟弟!”

    “戚叔和爷爷是战友,刘妈年轻的时候和奶奶是好朋友,按照这些坐下来一起吃饭本来就不过分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瞥了洛歆一眼,心里烦躁。

    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替她说话?是因为她刚刚的样子太可怜?还是看不惯自己姐姐那气焰嚣张的模样?

    听言,乔龙天不由得多看了乔浩一眼。

    这孩子几乎从来不归家,他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