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28章 想见你,想抱你

    “洛歆?”

    听到手机那头传来好几声呼唤,洛歆才回过神来,这才发现自己还在讲着电话着,而她居然就这样神游天外了。

    “啊?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笨女人,跟我讲电话居然还走神?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乔子墨,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。”不问她心里总是有个疙瘩,上次问陈靖没有问到结果,让她自己去问他,可是她的确也有点害怕。不敢单枪直入,只能委婉一些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洛歆斟酌半晌,颤颤悠悠地开口:“那个……你以前有没有谈过恋爱啊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乔子墨似没有听明白她的话一般,又似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除了我以外,你以前有没有过其他女人?”

    这下总算是明明白白了吧?要是再跟她装傻,她就马上冲到部队,跟他算账!

    “哦?”手机这头的乔子墨挑了挑眉,勾起唇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:“你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快说!”听着她凶巴巴的声音,乔子墨甚至可以想象出她现在气呼呼的样子,一定是脸颊粉红,粉唇微嘟,俨然一副小猫的模样。

    真想把她抱进怀里啊。可偏偏两人隔得这么远,想想自己过几天的任务,他突然轻声道:“洛歆,今天晚上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洛歆被他突如其来的话给愣住了,这叫什么?她在盘问他的过去,他居然跟她扯开话题,让她回去?

    “没听明白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可这和我问你的问题有什么关系?乔子墨,你少给我岔开话题啊,你还没有回答我呢!你以前到底有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他斩钉截铁地回答。

    这会儿洛歆有些怀疑了,回答得这么快,“真没有?”

    “要不把心掏出来给你看?”

    “哎哟真血腥,那就不用了,信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记得回家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洛歆心里极是郁闷。其实住在这里挺好的,至少可以陪着爷爷不会那么闷,本来是可以去医院上班的,结果搞到现在医院的工作也给辞了,她回家的话不是很无聊么?

    可他又一再强调,好吧,既然这样,她就回家好了。

    和爷爷告了别,说要回家,老爷子立刻就把脸一扳,“还不到两天就要回去了?丫头,你是嫌弃爷爷这儿无聊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赶紧上前献媚地说道:“没有!爷爷,我明天再来看您,只是子墨刚刚让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?”老爷子冷哼一声:“他不是在部队么?又不在家里,让你回家干什么?”

    洛歆眼珠子骨溜溜地转,笑眯眯地道:“我得回去打扫呀,我去灾区去了那么久家里都没有人打扫,要是再不回去不要就要积出一层灰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明天让刘妈和你一起去打扫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今天就得回去。”洛歆索性往旁边一坐,嘟着唇耍无赖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……”老爷子虽然气,可是又不忍看她失望,只好看着她半晌,才无奈地道:“那就回去吧,让你戚叔送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爷爷!”洛歆立马像打了鸡血一般地蹦起来,“那我明天再来看您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跑远的身影,老爷子无奈地摇头:“这鬼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戚金送到她到楼下,洛歆便和他说了再见。回到家中,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,只不过是桌面上染了一层淡淡的灰尘而已。

    她打扫了一遍,晚饭也不想吃,索性就吃了点泡面,之后再去趟超市买了点零食一边看电视一边啃。

    啃着啃着就觉得眼皮特别重,倒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睡着之前她还在想,这没有上班的日子人也跟着变颓废了,真无聊啊!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隐约听到门卡嚓一声,她睡得特别沉,听到了却没有力气起身。再是感觉到有人抱起她的身子,温暖的热度让她使劲地钻啊钻,最后终于回到了柔软的棉被上。

    唔,好痒……

    洛歆睡梦之中老是感觉有人在抚摸着她的身躯,她拧着眉头将那烦人的东西拍开好几次,可又不厌其烦地靠上来。

    最后她终于耐不住了,万分艰难地睁开眼睛,这一看便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竟然有一个男人压在她的身上,大手不规矩地在她身上胡乱摸索,唇被紧紧吻住,而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褪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人竟然是乔子墨……

    “唔唔唔!”她想要说话,可是一开口全被某人生吞入腹,变成一声声唔咽,脸色不由得涨红,伸手去推他。

    乔子墨微微退开几分,但是唇依然贴着她的,喘着粗气。“醒了?”

    洛歆捧住他的脑袋,仔细地看着他,因为灯被关掉,所以房子里是黑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看错吧?乔子墨,是你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黑暗中他的眸子亮如星辰,中间还有一簇类似火焰的东西在燃烧,他勾起唇,声音微微嘶哑:“惊喜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洛歆有些迟疑地看着他:“你不是在部队吗?怎么会……突然回来?现在是几点?”她只记得自己在客厅看电视无聊得睡着了,一醒来居然就回到了卧室,又被人压着。

    乔子墨轻吻她的红唇,紧接着薄唇又向下,在她白嫩的颈间浅浅流连,印下一颗颗红红的印子,“想见你,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