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44章 晕倒,支撑不住

    所以她才会罚她罚得这么重,让她看清,自己所执着的东西不过都是虚无的!

    她也有心想培养她,她的意志力很强。她也敢肯定,这次她一定能够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“作为教官,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,有时候别人未必把你当成朋友。”

    洛歆却是摇头:“小雪不是那种人……”她和唐小雪多少年的感情,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?她处处为自己出气,自己对她诸多损,可是却听不得旁人对她一句坏话,要不然就会炸毛。她又单纯又护短,在别人眼里可能这有点无理取闹,可在她心里,唐小雪永远都是她的好姐妹好朋友。

    “呵!不是那种人,那你以为她是什么样的人?你心里想的那样?”

    之后她再说什么,洛歆已经听不真切了,只知道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她最终还是支撑不住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意识完全失去之前,她似乎看到……何云,何教官拉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或许……她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坏呢。

    “唉呀,咱们俩可真是有缘份哪,想着你应该也进部队了,正寻思着过去找你来着,谁知道你就自己给我送上门来了,还弄成这样!我也真是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半睡半醒期间,洛歆好像一直听到有个熟悉的女声在自己的耳畔一直叽叽喳喳,没完没了的。声音很熟悉,可是她却一时没有想起来这人是谁?那人冰凉的双手抚上她的额头,她舒服地谓叹了一声,而后被灌了什么药,苦不堪言,她想吐的时候却感觉有什么东西沿着嘴唇滑落。

    甜丝线的,恶心的感觉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之后头又是晕乎乎的,再次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等到她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,旁边已经静悄悄了。眼皮有些重,洛歆睁开双眼,凝视着周围的场景。

    有些熟悉,却不是自己的宿舍,也不是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她这是在哪儿?

    洛歆撑着手臂坐起身,肩膀却痛得要命,她轻呼一声身子又重重地跌回床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可算是醒了!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朝声音来源看去,刚开始还有些迷惑,之后目光在某人身上落定之后,她才反应过来。“佳欣?”

    陈佳欣走过来坐在床沿,无奈地看着她道:“还好没病糊涂,还知道我是谁!”

    是啊,她怎么忘了,她在部队里,还有个好朋友呢。当时在灾区的时候,她就一直说一个月之后见。可惜这两天刚进部队,又出了很多事,她又不能随意乱走动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我们居然以这样的方式见面。”

    陈佳欣听言,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:“你也知道?拜托,你和我三番两次的见面方式都是这样的好吗?”

    第一次,她发高烧被人送进部队。

    第二次,在废墟里躺了四天四夜的她再次送到面前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居然负重在太阳底下站了两个小时以后晕倒,还是被送到了这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洛歆你说,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的?怎么这辈子一见你就要为你服务呀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想想几次和她的见面方式,也不由得笑开。“谁知道呢?或者你上辈子还真的是欠了我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唉,那可就惨咯!”陈佳欣叹道,叹完又凑过来:“你到底怎么回事?据我所说,你应该才进部队没两天吧?就弄成这样?你被惩罚的事情,我也听说了,到底怎么回事?我说你们教官也太不近人情了,不小心摔个跤都疼死了,还要罚你站那么久。对了,乔首长呢?他都不打个招呼的么?让你这么受苦。”

    乔子墨?不说她还真有点忘记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进部队以后就没见过他,手机也被没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这个乔首长真是的,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提这事了,我晕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不久,才一个下午,你们教官说,等你醒过来以后去找她!”

    会这样说的,除了何云教官,应该没有其他了吧?想到这里,洛歆点点头,而后准备下床。

    “喂喂你怎么?这么快就下床?”

    “我得回去找我们教官。”

    陈佳欣拦住她:“别去!那个何云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,而且严厉得很,部队里很多人都不喜欢她,还不近人情!你都受伤了还罚你,反正她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醒的,你不如就在这儿多躺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的!”洛歆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,就算不去见何教官,她也该早点回去,唐小雪现在一定很担心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更下定了回去的决心。

    陈佳欣好说歹说都没有拦住她,只好作罢。末了还拿出一小袋子递给她,洛歆疑惑地接过袋子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伤药啊!”陈佳欣没好气地说道:“看看你腿上的伤口,回去以后擦一擦,很快就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露出笑容,感激地看着她:“谢谢你。”其实进了部队,训练期间难免磕磕碰碰,受点小伤是很正常的。所幸这些都只是小伤,很快就能好了。本想拒绝,可是看看她担心的模样,洛歆只好收下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谢谢啊!自己多注意点,别老是受伤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真好!洛歆勾起唇,在部队里还有一个这么关心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