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 惊动教官

    心里暗衬,等事情过后一定要把你这小狗煮了吃掉!

    抱着它半晌,才发现手上也有血迹,仔细一看才发现嘟嘟身上竟然也有伤。

    “洛歆,它也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洛歆简直是头疼得不行:“你抱着她赶紧拿止血药,我先去军医部,你赶紧追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洛歆背着她艰难地下了楼,看的人多,可惜却没有一个愿意上来帮忙的。洛歆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人情冷暖,这些个人……

    因为她是背着人,走得有些慢,可唐小雪却是换着小狗,取了止血药很快就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洛歆,止血药取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把她放平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两人合力将牧天晴放平在地上,洛歆将止药血擦在她额头上的伤口,而后用绷带扎了起来。确定不会再流血以后,她才气喘吁吁地道:“走,我们送她去军医部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个穿绿色军服的小兵走了过来,“你们是什么人?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徐磊看着这三个穿着雪白色裙子睡衣的女人心里很是奇怪。他当然知道这次来了一堆新兵,而且还都是女兵,心想着这可能就是新进的女兵吧?可为什么穿成这样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秉承着正义的精神想上前去提个醒,其中一人却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他觉得此人面熟,看了半晌,才想起她是谁。

    “洛……洛歆?”

    洛歆有些疑惑地看着他,也是半晌才反应过来。“原来是你,太好了!”她正愁自己没法送她去军医部呢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徐磊一看到是她,便高兴地走近,这才发现除了她还有一个躺在地上,而额头正包着带血的纱布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别问了,我能不能麻烦你件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你说!”徐磊拍拍胸脯,女神吩咐做的事情,他当然会努力去办到。

    “帮我把她送到军医部去,好吗?”她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牧天晴,徐磊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说着他放下手中的东西,弯下腰将牧天晴给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牧天晴虽然说平时总是穿着黑色拉风的衣服,而且身材高挑,可被徐磊抱在怀中,却显得她特别娇小。而且此时的她脸色苍白得特别可怕,唇上也没有了一丝血色,看起来特别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洛歆看着他走在前面,跟上去之前才想起自己身后还跟着个唐小雪呢。回过头就看到她怀里揣着嘟嘟,一脸幽怨地看着自己。而嘟嘟眨巴着黑溜溜的大眼睛,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来抱它吧!”

    唐小雪早等她说这句话了,将小狗丢给她以后,替刚才的徐磊拿东西。

    陈佳欣才刚起床呢,就看到一行三人风风火火地冲进来,还差点把她给撞倒了。扶着旁边的墙臂,她哀嚎出声:“我说出什么事了,你们能不能慢一点啊?知不知道差点把我给撞着了?”

    洛歆过去拉她:“是我们的错,一会再好好地给您老人家道歉啊,你先给她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她将陈佳欣拉到牧天晴面前,陈佳欣诧异地盯了她一眼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回事,反正她受伤了,你赶紧先救她吧?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一大早过来是为这事,好,我看看。”陈佳欣说着在牧天晴面前坐了下来,仔细查看了一番,才撇嘴道:“这伤口是谁处理的?”

    “是我!只是草草地止了血,因为没有齐全的药物,所以才……”洛歆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处理得不错了呀,行!我替她将伤口消一下毒,输点液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只是撞到了脑袋,一时晕过去了而已,还好没撞到要害。”一边说着,陈佳欣一边替她拆着绷带:“我说你们怎么这么多事啊?这才部队几天,就往我这儿送来两人病人,还真是破天荒第一次见,还搞得这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!是三个!”洛韵将手中的小狗递给她,“它也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听言,陈佳欣不耐烦地回过头:“还有一个?你……”扭头的时候却看到一只小狗睁着黑溜溜的眼睛在她面前,正可怜巴巴地望着她。那双黑漆漆的眼睛里似乎泛着一种叫做晶莹的东西,好像下一秒就要掉出泪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可爱的小狗啊!”陈佳欣惊呼一声,抬手将嘟嘟抱住怀里:“洛歆,这小狗哪来的?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她的啊。”洛歆指了指躺地床上的牧天晴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的,居然还带了只小狗进部队,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你先别说了,先给它看看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陈佳欣只好替小狗检查伤口。

    等到牧天晴和小狗的伤口都处理好以后,外面便传来一阵脚步声。洛歆扭头就看到何云和贾红一块走了进来,以及跟在她们身后的跑得一脸疲惫的沈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何云一进来便将目光落到洛歆的身上,沈冰去通知她的时候,她赶到了女生宿舍,得知的消息却是洛歆将人给带走了,不知道后呆怎么样,便往军医部这边来了。

    洛歆站起身,朝何云和贾红点了点头:“何教官,贾教官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徐磊见状也跟着懒懒叫了几句,而后便站到一旁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何云走近几步,看着躺在床上的牧天晴,眉头拧得死紧,她就知道这次进来的新兵都不安份。第一天打架闹事,第二天迟到被罚,这第三天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