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51章 不想和她一起睡

    嘟嘟嗅了几下,有些嫌恶地看着那块肉。之后扭头不吃,徐磊一看,不禁道:“这小狗还真挑食,连肉都不吃?”

    有些头疼地看着它,洛歆记得它最喜欢喝牛奶和其他肉类食物,可是军队里的肉类食物没有外头的那么好吃。可现在上哪找?有得填饱肚子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拍着它的脑袋,轻声道:“不吃?”

    嘟嘟不理她。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哦,如果你不吃的话,那可就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吃了。”

    嘟嘟还是没有理会她。洛歆只好苦口婆心地劝:“你要是不吃的话,一会我丢了,你可别喊饿!”

    听言,嘟嘟这才可怜巴巴地回过头,凑合着将她手中的那块肉给吃掉。

    一旁的徐磊大跌眼镜,出神地看着她哄小狗的模样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她这么有耐心,而且还和不会说话的小狗交流得来,如果是他的话,早就被气得吐血身亡了,这小狗也太难伺候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今天早上的事情谢谢你。”洛歆忽然想起来,早上要不是他路过,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背着牧天晴到军医部,幸好他体力好,又刚好路过,抱着她过来的。

    听言,徐磊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:“没事,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。对了,我还有事,你们先吃,我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等他走后,洛歆便抱着嘟嘟一边喂它吃东西,自己却是一点都没吃,她实在是没有胃口。

    发生了这么多的事,她的头脑乱得很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牧天晴撞到了脑袋,醒过来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。

    陈佳欣出去了一天等到傍晚才回来,手里还打了两份食物,进门就气喘吁吁地看着她:“我说知道你还会在这儿,诺,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接过食物,洛歆勾起唇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有办法在这儿呆一天啊。”陈佳欣说着在旁边坐了下来:“累死我了,今天真是忙坏了,对了,今天有没有伤员过来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点点头:“就来了个徐磊,手臂受伤了,不过我替他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陈佳欣嘻嘻哈哈地笑着:“我就知道你会,唉,要是军医部再多个人手就好了,这样的话你就可以陪着我了,我一个人也不会太寂寞。”

    其实洛歆也不是没想,只是……她真的需要训练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啊,我明天回去向教官申请看护,我训练完的时候都在这边,到时候也可以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晚上,陈佳欣挪了间房给她,就靠在牧天晴房间的隔壁,而她自己则睡在另一间。

    被子都给她抱来了,陈佳欣一脸无奈地看着她:“你真的不和我一起睡?”

    洛歆摇摇头:“不啦,我还要看着她呢,你那间离这边太远。”

    听言,陈佳欣点点头:“说得也是啊,的确离得太远了,有动静也不知道。不过我可以搬过来和你一起睡啊!”

    洛歆听言,忍不住汗颜,她该怎么去拒绝她啊?

    不是她不想和她一起睡,只是……某人晚上还要过来的,到时候就很不方便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推辞道:“不行,如果晚上牧天晴有什么事的话会吵到你的。让我忙就行了,你明天不是还要忙么?”

    “唉!”陈佳欣只能叹气:“好吧!那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见她没有再纠缠下去,洛歆松了一口气,要是再说的话,她就没有理由编了,拍拍胸脯,连她自己都觉得心虚。

    她果然不适合说谎。

    入夜时分,洛歆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是快10点了,怎么乔子墨这丫的还没来呢?难不成是放她鸽子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撇了撇嘴,而后起身到隔壁的房间查看了一下牧天晴的情况,确定她没事之后,便关上房门离开。

    刚关上门,一个黑影便笼罩住她,紧接着腰上一紧,她被带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“乔……”

    回过头便就着夜色看到他站在自己跟前,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,他身上还带着刚洗完澡的味道,很清新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睡哪儿?”乔子墨突然出声问道,声音极轻,可以说是在她耳边说的,暖暖的气息都把她的耳根给弄痒了。

    “那边。”洛歆指了指旁边的屋子,乔子墨眸光一深,便直接揽着她朝她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门被撞开,洛歆刚想让他轻点别让人发现,他却已经连人带着她晃进屋中,再啪的一声将房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洛歆简直是汗颜,刚想说什么,嘴唇就被赌住了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乔子墨将她抵在墙壁和自己的身体之间,高大的身子压着她,薄唇一遍一遍地从她的红唇上辗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洛歆身后是冰凉的墙壁,而身前却是某人如火一般滚烫的身躯,他深深地吻着她,大手在她的身上摸索着。

    沿着下摆,探进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洛歆吓了一大跳,差点惊呼出声,她拉下他的手,紧紧按住不让他动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乔子墨声音低沉暗哑,眸色深沉地盯着她,那目光深得似要将她给卷袭进去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说话不算话!”洛歆气呼呼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说话不算话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来教我擒拿之术的吗?你现在在干什么?”这人就只会逮着机会欺负她,还说得好听是来教她的!根本就……说难听就是私会!早知道会这样她就不来了!

    房间里还开着灯,所以他可以清楚地看见她脸上的潮红以及眼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