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54章 男神夜夜偷跑过来

    “胡说?是谁刚刚进来半天我问他要干什么却支支吾吾一句话都不说,结果前脚刚出军医部,后脚就跟着洛歆进来了?你小子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!”说到最后,陈佳欣抬手砸在他的身上,“你还真看上人家啦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徐磊刚想说什么,洛歆已经取了药回来,在他面前坐下,本来是想让陈佳欣替他弄的,可是看她抱着小狗没有要动的意思,她只好亲自动手了。

    徐磊今天特别不好意思,昨天是只有两个人在场,而洛歆又特别认真,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的,只是一个劲地盯着伤口。而他也可以肆无忌惮地打量她,可现在……旁边的陈佳欣一直盯着他,那眼神就好像要将他生吞活剥一样,他紧张得连呼吸都觉得困难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洛歆终于给他包扎好了,徐磊如坐针毡,等她弄完便告了别,然后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还因为走得急,不小心撞到了门。

    洛歆刚想提醒他小心些,他却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他走后,坐在旁边的陈佳欣还是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笑死我了,这个傻小子还真逗!”

    洛歆以为她是在笑他刚刚撞到门,也跟着莞尔。

    陈佳欣看她的样子,抿了抿唇,想来这丫头估计不知道人家徐磊的心思吧?那就让她蒙在鼓里好了。而且她特别想知道乔子墨知道这件事情以后会是什么表情……

    “天晴,今天醒了吗?”

    听言,陈佳欣脸上的笑容隐去,她摇摇头,轻声道:“没呢,今天一天都没醒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样?她伤得不是不严重么?”

    “是不严重,可能是伤到头了吧,又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陈佳欣将嘟嘟放下,坐到她旁边仔细查看一番。“除了脑部受伤之外没有其他伤了,估计等过两天或者明天就能醒了。”

    两天?

    洛歆咬住下唇,她两天内的擒拿之术肯定学不好。到时候该怎么找借口过来呢?她很担心她,当然不希望她长久这样睡下去,肯定是越早醒来越好。可是她醒过来以后自己又不能再过来看护她。那她怎么住在这里?晚上怎么见乔子墨?

    看来得想个办法,洛歆眼珠子转了转,忽然拉住她的手,“佳欣,军医部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啊?”

    听言,陈佳欣一愣,而后也是迷惑地摇头:“其实我也不太清楚,只是前阵子忽然都被调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调走了?调去哪儿了?万一部队里有人受伤,到时候人手不足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倒不用担心。”陈佳欣勾起唇:“她们又没有调去其他部队,只是调到其他连去了,离这儿也不算太远。”

    洛歆有些不明白,看着她半晌才问:“那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啊!怎么,你想过来帮忙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有些局促地笑了笑,不太好意思。“我是想过来帮忙,毕竟只有你一个人嘛,可是……恐怕何教官那边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啊!”陈佳欣听言苦恼地捧着下巴。

    洛歆咬了咬下唇,忽然道:“不如,到时候你去跟何教官说说?让我训练完了就过来帮帮你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个好主意!”陈佳欣点头,可又皱起眉头:“可是你也看到了,你们何教官不是什么简单人物,我虽然和她没什么交集吧?可也不想得罪她啊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洛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思索了半晌还是没有想到好的办法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还是等晚上的时候再问乔子墨好了。

    夜凉如水,洛歆独自坐在床边,手中拿着一本从陈佳欣那儿借来的医书,百无聊赖地看着。

    嘟嘟洗过澡,本想跟着她一块住的,可陈佳欣二话不说就将它抱了过去,笑眯眯地摸着它的小脑袋,说要跟它一块睡。

    于是嘟嘟就不情不愿地被抱走了。洛歆也懒得劝,反正过来了她也没空照顾她,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轻微的声响,她没有动,只是视线略从书中移开,落至门口。

    果然,门被推开,某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,他进来以后便将目光落到她身上,门关上,反锁。

    洛歆看着他,突然就有一种好像偷情的感情。

    明明都已经结婚了,是夫妻。怎么见个面还要这么偷偷摸摸?不过某人倒是没有一点偷偷摸摸的样子,每天都是大摇大摆地来,又悄无声息地走。

    是要说他身手太好还是怎么呢?洛歆失神的这一瞬间,乔子墨已经来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他在她身前坐下,伸手就将她手中的书夺去,瞄了两眼。

    “医书?”他看了一眼书名的名字,轻笑问道。

    洛歆点点头,将医书夺了回来:“对啊,这是我跟佳欣借的,你可别弄坏。”

    他倾身将她压在身下,高大的身子将她压得不能动弹半分,大手抚摸她白皙的面颊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该夸你勤奋刻苦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挑眉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白天训练,晚上还要陪护病人又要看医书,还要跟我学擒拿术,最后……还要服侍我……”说到最后那句话时,洛歆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而某人却是厚着脸皮低下头,薄唇在她的耳垂旁边呵着热气,甚至冷不防地轻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洛歆猛地将他推开,坐起身来,拉拉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