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腻歪

    “洛歆,洛歆?你没事吧?你怎么了?”门外的陈佳欣用力地拍着门板,急得不行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这才反应过来,硬着头皮道:“我没事,真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刚刚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刚只是不小心撞到了桌角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没事了,你放心,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撞到哪儿了,要不你开门我替你看看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眼睛在瞪,赶紧摇头。哪能呢?要是开门让她进来了不就会看到乔子墨了么?到时候不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赶紧道:“不……不用了,我真的没事,只是疼了一下,我今天训练一天累死了,我要睡觉了,就不给你开门了啊。”说完,她猛地走到开关旁边,将灯给关掉。

    屋子陷入漆黑之中,洛歆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可她这口气还没喘回来,某人高大的身影就行至她面前,黑暗之中她的唇被掠夺住,蛮腰被人扣住,整个人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她下意识地想挣扎,却想到开关离门特别近,如果发出声音的话那陈佳欣不就听到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只能气呼呼地瞪着乔子墨,他墨色的眸子在黑暗之中显得更加深邃,惹人迷惑。

    门外的陈佳欣见屋内暗下来,只好撇了撇嘴,之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,最后消失不见,洛歆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睡衣扣子已经被解掉了两颗,衣服往下掉,露出雪白的肩膀。

    洛歆简直气急,伸出手不客气地在他的腰上用力一掐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乔子墨没想到她居然用这么大力气,腰上的肉被她这么一掐顿时痛得他闷哼出声,抬头看她小脸微扬,眼里还闪着得意。他眯起眼睛,忽地低下头在她雪白的肩上一咬,这会儿由到洛歆哭丧着脸了。

    “乔子墨,你这个混蛋!”她伸出手不断地捶打着他的胸膛,却被他捉住双手,扣在怀里紧紧地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“你掐我,我咬回来,我们一起疼,算是扯平了?”

    洛歆委屈得不行,可是肩上的疼痛却是实实在在的,但估计某人比她还疼,因为她刚刚真的用的力气挺大的。事后……还有些心疼,可是现在看来,她心疼是错的!因为他丫的居然咬她,真是疼死她了……

    她闷声道:“谁和你扯平?佳欣还在外面你就占我便宜!要是让她发现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发现了就发现了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!”洛歆看着这个淡定如若的人,实在是恼得不行!

    这丫的实在是太腹黑了,自己时常被气得跳脚!不行!她得讨回来。想到这里,她冷着脸将他推开,“不是说要正经地教我吗?不许再动手动脚。”说完,她猛地伸出手朝他的右臂抓去,乔子墨一时怔愣被她抓住,眼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眼中闪过一抹狡黠,下一秒她的手如蛇一般地缠上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坏丫头,不是说没听清楚么?怎么这会儿又突然这么灵活了?

    可是后来他才确定他错了,因为她根本不是按照自己教她的方法,而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‘无赖’的打法。

    她双手将他缠得紧紧的,双脚交用,之后整个人几乎是挂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掐着他的脖子,洛歆气愤地瞪着他:“让你欺负我!让你欺负!”

    其实这种无赖的打法,他只要随便用手一挥就能把她整个人给甩到地上去,可偏偏这个人不是别人,是他心爱的小女人。他怎么舍得?于是只好由着她如同八爪鱼一盘地缠在自己身上,掐着自己的脖子。

    半分钟过去,乔子墨发现这丫头还真是没完没了,掐着他半天了,还在那儿一边恐吓着,而且自己的脖子已经被她勒出痕来了。

    他猛地扣住她的手,眯起眼睛:“坏丫头,你要谋杀亲夫?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洛歆一愣,而后低头看看他的脖子,才发现他的脖子被她勒出了一道红痕,目光一变,她另一只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一直欺负我!”

    还好,总算还知道心疼他。

    乔子墨在心里暗笑。“我怎么欺负你了?这样?”话毕,他又低头在她嘟起来的红唇上一吻,洛歆顿时瞪大眼睛推着他:“混蛋混蛋,又欺负我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弄错了?”乔子墨抬手将她额头旁边的发丝捋到一边,柔声靠近:“这不是夫妻之间很正常的事情么?我只不过是……做我该做的事情,笨女人……如果有一天我不对你做这些了,那你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我乐得自在!”洛歆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,她当然没有想过这些啊,因为在她眼里他就个被禁欲了几百年的野兽一样,每次看到她不是亲就是啃,次次都被吃干抹净,不吐骨头!

    “笨女人!”他用食指轻弹她的脑袋,看她惊呼捂住额头的模样宠溺地笑:“如果一个丈夫不对自己的妻子亲亲抱抱,那么他一定是不爱自己的妻子。”就和他一样,他乔子墨从来不和女人亲近,唯一一个亲近,就是她。

    也就是一眼,就认定了。而且他认定的,就不会改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