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56章 抱着你饱受折磨

    虽然这样抱着她备受折磨,可是一会他是要加倍讨回来的,这会儿受多久的折磨,一会就讨多少倍。他是这样打算的,所以乐意让她折磨。

    洛歆不说话了,两人对视半晌,乔子墨突然问: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你刚刚好像在问,我在不在乎你?”

    听言,她脸上一红,本想否认,可是一想到自己还没有听过他说那句话呢,便闷闷地埋他的怀里,凑到他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乔子墨抿了抿唇,她的唇瓣无意掠过他的耳垂,软软的,这感觉让他险些刻制不住就将她压倒在床上了。不过等她说完那句话,他的脸色马上就变了,一个铁血的汉子,竟然出现了类似害羞的表情?

    一开始洛歆以为自己看错了,可是仔细看了一遍,发现的确是害羞的表情。她抽角抽了抽,伸出手去触碰他的脸颊,发现竟然是一片滚烫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乔子墨,你居然在害羞?”

    手被他捉住,他喘气道:“你又引诱我!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他才不管她有没有,直接俯身赌住了她的红唇,这个小女人一出现他的心就开始大乱,一言一行对自己来说都是最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洛歆瞪大眼睛,想推开他却被铁臂包围得死死的,根本动弹不得,只能用手不断地拍打着他的后背,试图让他松开自己。可乔子墨是谁?她的这些小动作对他来说不过是些花拳绣脚,当不得真。

    大手解开她的衣衫,又利落地除去自己的衣服,他决定今天晚上不教她擒拿之术了,一切都等明天再说!

    将她放倒在大床上,高大的身子跟着覆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……

    洛歆累得像只哈士奇一般,她侧着睡,而某人则从背后搂住她,薄唇正好对着她白嫩的肩膀。

    简直是身心俱疲惫,洛歆心想,将某人搭在她腰上的给甩掉。不到一会儿他又自动缠上来,她再甩开。

    如此来回几次之后,乔子墨索性紧紧地圈住她,轻咬她的耳垂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有……回答我的问题!”洛歆气呼呼地说道,想挣开又挣不开。

    耳后传来一声轻笑,紧接着某人戏虐地道:“难道我刚才的表现你不满意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嘴角抽了抽,顿时无语了。

    还能愉快地交流吗?

    当然……不能!乔子墨只会用行动证明,到最后,洛歆已经连话都不想说了。

    在她晕晕欲睡的时候,突然想起白天和陈佳欣的对话,她转了个身,索性窝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乔子墨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天晴估计明天就能醒了,到时候……我晚上就不能过来了。”她有些郁闷,擒拿术又没有学到什么,也就两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且她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来,所以……就想来问问他。

    乔子墨听完她的话,低头沉思了一会儿,半晌才道:“那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洛歆抿了抿唇:“其实……不学擒拿术也可以的吧?我觉得,慢慢锻炼,总会训练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教有我教的好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跟教官说军医部人手不够?我训练完就过来帮忙?乔子墨,何教官怎么可能会答应?再说了,我是进来训练的,老是往军医部跑这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,她确实是进来训练的,而最终目的……

    他现在也不想和她说太多,只想让她有保护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训练是必须的,擒拿术也是不能减的,想了半晌,他得意地挑了挑眉,而后道:“先睡觉吧,这件事有我。”

    洛歆一喜:“你有办法?”

    “睡吧!”

    听言,她有些失望地嘟起唇,还以为他那么快就想到办法了呢?原来是骗她的呀,不过也没关系。反正不见他也可以,不学擒拿术也可以,她并不是可以让人随便欺负的主。

    可以用沟通解决的问题她绝对不会用武力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心里才好受了不少,于是便闭起眼睛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睡得迷迷糊糊,就听到隔壁似乎传来声音,伴随着呼唤声。洛歆伸了伸懒腰睁开眼睛仔细聆听这声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哥……哥……”

    嗯?洛歆有些疑惑,这不是天晴的声音么?怎么一直在叫哥哥?

    乔子墨已经离开了,她看了一眼时间,五点多一些,窗外灰蒙蒙亮,她掀开薄被拖了鞋子就跑到隔壁去。

    推开门,就听到床上的牧天晴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不要丢下我,带上晴儿一起走……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走近了才发现她还是闭着眼睛,只是插着针管的那双手举高着,对着空气胡乱抓着,似乎想要抓到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洛歆走过去伸出手,她一下子抓住。

    她的手一片冰凉,而她的比她的温暖,她抓住以后似有了归属,人也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哥?”洛歆重复她的话,看着她的表情,这种表情是她在她脸上从未见过的,带着渴望,祈求和无奈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表面上看起来高傲的女孩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。

    习惯用冷酷的外表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性格的人,都是受过伤,不想让别人看到的人。

    或许,牧天晴就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真是没有想到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