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60章 阴险,再出计谋

    这才发现牧天晴也坐在旁边,而手里还捧着一个碗,似在喝粥。

    见她面无表情地坐下来,陈佳欣觉得奇怪:“怎么了?一副丢了钱的模样,谁欺负你?是不是那个何教官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摇头:“不是,你别瞎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怎么了?洛歆深吸一口气,“我没事,只是有点累。”她能告诉她么?告诉了也没有用啊。

    喝着粥的牧天晴扫她一眼,没有多话,嘟嘟嗷呜地叫了几声,一拐一拐地朝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嘟嘟,洛歆心情才好了一些,伸手将小小的它捞进怀里,摸摸它的小脑袋:“嘟嘟腿没事了吧?”看它走起来没有那么拐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再过两天就可以自由跑动了。”虽然它现在也是不得安宁,每天都把陈佳欣的东西翻得一团乱,不过她都不介意。

    洛歆把目光移到牧天晴身上,“你呢?好多了?”

    听言,牧天晴点头:“我没事。”末了,加了一句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有些诧异,也有些惊喜。她居然会说谢谢了,她勾起唇,“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真烦!快把嘟嘟给我!你吃饭!”说着陈佳欣就将嘟嘟夺了过去,而后塞给她一个饭盒,洛歆只能无奈地笑。

    吃着饭,洛歆有一句没一句地和牧天晴聊着:“我和何教官说过,她让你这几天好好休息,等休息好了再归队。”

    牧天晴点点头,目光在她的脸上打转,似要看出什么来。半晌才问:“你真的结婚了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一愣,而一旁的陈佳欣也跟着一顿,而后凑过来:“什么?怎么突然聊起这个来了?洛歆,你不会没告诉她你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确实结婚了。”生怕陈佳欣将乔子墨的名字说出来,她赶紧打断,“不过我结婚的对象你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陈佳欣有些郁闷,明明就是部队里的乔首长啊,她怎么一副不敢说的怂样?再看看牧天晴,目光里似乎带着审视,这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“不管对象是谁,我只想求证一件事情,就是她真的结婚了吗?”她将目光移到陈佳欣身上,求证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陈佳欣一愣,这怎么就移到她身上了呢?她抿了抿唇:“是结婚了啊,我还见过她老公呢。不过……这和你们之间的谈话,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为什么要求证她是否结婚呢?

    听言,洛歆只是淡笑不语,她是想求证,担心她是有目的而求接近她的,既然她认为自己结婚了所以可以放下戒心,那告诉她也无妨啊,况且自己也是真的结婚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这对于牧天晴来说是一个结。她得想办法把她的心结打开才好,并不是个每个人都有目的性地接近她的,这丫头兴许是以前受的伤害和打击太大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歆在心里打定主意。

    而牧天晴也打定了主意,心里各自千秋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牧天晴有些别扭地道。

    洛歆看着她半晌,忽然勾起唇:“其实你可以慢慢学着接受我们大家的,我和小雪,沈冰,还有佳欣,我们都是好朋友,但是……并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似有些不耐她的话,牧天晴别扭地将碗放在桌子上:“我头疼,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起身朝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陈佳欣嘴角抽了抽:“睡觉?现在才刚黄昏耶。”

    等她走后,洛歆勾起唇,没想到她别扭起来还是挺可爱的,她拉住陈佳欣的手,“让她去吧,不让她睡,她一会得别扭死了。”

    陈佳欣有些不解,又有些郁闷,只好抿唇由她去了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洛歆和陈佳欣二人便去澡堂洗澡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已经过去,现在已经不放热水了,陈佳欣一边走一边道:“幸好我在这儿住久了,有热水没热水都洗得来,要不然……可就惨了!”

    洛歆耸了耸肩膀,只庆幸这是大夏天,洗冷水还算舒服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这个如意算盘就打错了,部队位居山里,这儿的水都是山泉水,冷得让人打颤。

    她牙齿打着颤,“你……你说这水你洗得习惯?”

    一旁的陈佳欣声音淡定自若,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:“对啊,好凉快。不过刚开始有些凉,你习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洛歆只怕没把下唇给咬破,最后实在是不敢洗,只好用毛巾擦着身子。

    洗完澡便和她分别了,因为她得回宿舍,不然会被何教官惩罚的。

    可是乔子墨那边……该怎么跟他说?

    他应该还不知道吧?万一晚上他又去军医部了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又有些不放心,便跟着她回军医部,在自己住的房间里留了一张字条,这才放心地离开。

    晚上睡觉的时候,洛歆翻来覆去的心里莫名烦躁。

    怎么才几天,没有在他怀中入睡,自己就变得这么不安了?洛歆伸手敲敲自己的脑袋,头疼得很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乔子墨有没有看到那张字条?她往后擒拿术该怎么学?

    翻来覆去不知道多久,洛歆才渐渐觉得疲惫,眼皮也重起来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到了隔天大天亮,唐小雪一边穿衣服一边过来拉她的被子。

    她这才恍恍惚惚起了身,换衣服。

    几天训练下来,都没有收到乔子墨的回话,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