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64章 乔首长当面抱抱

    其实来参军的大多数都是冲着乔子墨来的,这么久了看到他一次,都兴奋得不得了。可是现下看到他抱着洛歆,而洛歆身上的伤有些触目惊心,可一想到能被英俊无比的乔子墨抱进怀里,她们都希望自己变成洛歆了。

    别说是抱,就算是看一眼她们都满足了。

    何云看着那突然的变化,眼中有情绪在凝聚,而后冷声喝道:“都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她冷面刹神的模样一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,不敢再出声。

    贾红走过来想说什么,她却直接忽视掉,冷声问:“洛歆身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训练这么久都没事,她又那么优秀,可这会儿最后的比赛却突然出问题,还弄成这个样子!

    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,傻子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唐小雪站出来,“报告何教官,一定是沈曼曼!刚刚她上场的时候作的事情很古怪,过来挑衅说洛歆不可能会得到第一名,还拍了她的肩膀!一定是她!”

    听言,何云冷眼扫向沈曼曼:“你?”

    沈曼曼不急不躁,回嘴道:“我跟我的竞争对手放狠话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放狠话没问题,你为什么要勾肩搭背?”牧天晴适时站出来替唐小雪说话,冷笑出声:“平时没见你这么亲热过呀,怎么偏偏上场之前就过来拍她的肩膀?你敢说你什么都没做?”

    沈曼曼叹了一口气:“我做什么呀?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能做什么?你看到她的样子了吗?痒得那么厉害,难不成我拍她一下肩膀,就能给她下毒了?这也太可笑了吧?”说完,她转向何云,义正严词道:“何教官,我要告唐小雪和牧天晴污蔑之罪!我没做过的事情,居然硬扣在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我们污蔑你?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!你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在洛歆要上场的时候来,你安的是什么居心?洛歆本来就最优秀,如果不是发生这种事情,第一名一定是她的。现在她出事,最得利的人是谁,那这件事情就是谁做的!”

    “唐小姐,在你没有确切地证据之前,请你不要含血喷人,我没做过,就是没做过,不信……你可以去调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调查?还需要调查吗?明明就是你做的,你居然还不承认!你这个女人心怎么这么狠毒!”唐小雪说气得想冲上去揍她一顿,却被沈冰拉住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何云怒斥一声,“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“教官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,你就是最大嫌疑,而你们刚刚接触过洛歆的都有嫌疑,全部都跟我回去!”

    “至于其他人,先回自己宿舍!”

    唐小雪恨恨地咬住下唇,瞪着一脸得意的沈曼曼,“你等着,做这么多坏事,老天爷一定会惩罚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老天爷会还我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上,乔子墨都不断地和洛歆做斗争,他一手抱着她,还要一手防止她伸手去抓自己的脸和脖子。

    这次突发情况下太吓人了,居然伤成这样,而且她抓得太用力,每一抓一下就一道血痕。他看得是又心急又心疼。

    这个笨女人,怎么这么笨呢,居然被人陷害成这样。

    幸好他去了,不然的话……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想来,她还是太单纯了,等她醒来,一定要好好教她才好。

    “好痒……”洛歆又挣扎起来,双手不住地想去抓自己的脸,她雪白的脸已经被抓出一道血痕了,又想去抓。乔子墨扣住她的手,低声警告:“笨女人,你如果不想要你这张脸了,你就使劲抓,等抓丑了,你老公就不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意识很涣散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所以乔子墨只能用这些话语来威吓她,希望能有用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不抱什么希望,可是他没有想到她听完以后竟然脸上浮现了委屈的表情。既是痛苦又是无奈,可是手也没有再去抓脸,改成抱住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?如果我变丑了……乔子墨……他就不要我了?”

    居然有用!乔子墨看着这个女人,好笑又心疼地说:“对,如果你变丑了,他就不要你了,所以你不要再抓了。如果实在受不了,我的手和胳膊给你咬,好不好?”他柔声地哄着,如果让其他人看到这一幕,恐怕吓得连裤子都得掉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好痒……好想抓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抓,听话。”

    洛歆特别难受,可是在听完他的话之后却忍着没有去抓自己的脸,只是一直痒得受不了,索性对着乔子墨的胳膊就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这丫头的力气还真不小,咬得他生疼,他闷哼出声,却没有将她推开。只是低头心疼地看着她,脚下的步子加快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终于到了军医部,张佳欣早就准备好了东西,和陈靖一起迎着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乔子墨怀中的洛歆时,她吓得瞪大了眼睛,有些不敢相信息所看到的。

    更让她不可置信的是,乔子墨的手居然被她咬着,已经渗出血来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而乔子墨的脸色居然淡定自若。

    “快看看她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快把她放到床上,我看看!”看清洛歆的情况之后,陈佳欣注意到事态严重,也跟着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突然这样?”

    “比赛过程之中突然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洛歆被放在病床上,她已经晕了过去,脸色有些惨白。陈佳欣拿过她的手探了一下脉象,想看她的伤口,却发现陈靖还站在旁边,便扭头对他道:“你们男人先出去吧,我得看看她的症状。”

    陈靖闻言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