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渡药

    乔子墨看着她半晌,突然伸手将她揽进怀中,轻声道:“刚刚那么出神,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这才想起自己刚刚所想的事情,被他那么一打扰差点忘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想,比赛的事情……我1000米的成绩是多少?估计是要垫底了,这次……是不是会被淘汰了?”

    好遗憾,如果被淘汰的话,那她就不能再留在部队,这样的话……她也不能再留在他身边,这两个月来的努力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突地就想起了临上场前沈曼曼到她旁边站定的模样,她当时……

    真是该死的,都怪她太不警惕了,居然被下了药。

    手上一暖,她回过神。乔子墨握紧她的手,黑眸如大海一般深,“别担心,这件事情我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处理?这次比赛这么多看着,我都垫底,要是再留下来……会不会?”

    乔子墨轻敲她的脑袋,笑道:“怎么,你还不相信你老公我么?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勉强信你一次?”洛歆圈住他劲瘦的腰身,整个人埋脸进他的怀中,闻着他身上特有的男人气息,心莫名安了不少。

    温香软玉在怀,乔子墨抿了抿唇,心神微动,不由得扣住她的下鄂,望着她略苍白的唇瓣,他低头朝她吻去。

    在还没有碰到她嘴唇的时候外面却传来一阵脚步声,吓得洛歆赶紧将他推开,自己缩到被子里。

    乔子墨被她推开以后重心不稳,差点摔倒在地上,幸好他反应迅速,抓住了旁边的扶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他真的有一天会被这个小女人气死。

    洛歆嘟起唇,一副颇为委屈的模样看着他,如水清澈的眸子里写满无辜,这样的眼睛让乔子墨特别无奈。只好在心里轻叹一口气,而后在门打开之前理好自己的状态。

    进来的人是陈佳欣,她捧着一碗黑乎乎的药,进来以后似乎注意到房里的气氛不太对。她步子顿住,而后瞄了两人一眼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我……是不是进来的不是时候?”

    她不问还好,一问洛歆的脸就热了起来,也瞪了乔子墨几眼。

    这家伙没有外人的时候那么温柔,可是一有人进来就冷着一张脸,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变得不一样。幸好,她缩在被子里。

    三个人尴尬地站着,陈佳欣嘴角抽了抽,看着乔子墨冷峻的脸庞,她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我想,我还是一会再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转身就想走,洛歆却突然出声道:“佳欣,我有些问题想问问你。”之后她望向乔子墨,毫不客气地道:“子墨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听言,她看到陈佳欣马上就变得有些惨白,赶紧道:“不用不用,你们先聊,等你们聊完我一会再来啊,洛歆,你有什么问题一会再问我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洛歆却有些不满地拧起秀眉瞪着乔子墨:“你先出去嘛乔子墨!”

    陈佳欣只差没跪下去了,脚软得她快站不稳了,洛歆她……还真大胆。

    但乔子墨很出乎她的意料,他只是有些无奈地看了洛歆一眼,而后便出去了。面上虽然没有什么表现出来,可是他却在心里想着。这个丫头还真狠心,喝个药都要把他赶出去,看他到时候怎么惩罚她。

    门关上以后,陈佳欣端着药碗走到她旁边坐下来,途中还差点摔倒,放好药之后,她整个人无力地坐在床沿边。

    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冒出来的虚汗,陈佳欣有些后怕地道:“乔首长气场太足了,要是让我和他呆一个房间里啊,那我得郁闷死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看了洛歆一眼,朝她竖起大拇指:“你可真行,居然还敢赶他出去。”

    洛歆倒是没觉得有什么,她和乔子墨已经这么熟了,而且又是亲密关系,就算是赶他出去又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事情想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陈佳欣端起药碗递到她面前:“有什么事情喝完这碗药再问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看着那碗黑乎乎的药,皱了皱眉头:“我等一会再喝,现在太烫了。”

    要她喝这碗苦不堪言的药?她才不喝呢!先缓一缓再说。

    陈佳欣捧着药碗,的确是有些烫手。她这才点头:“那行,先放着。你有什么事情要问我?”

    “我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陈佳欣耸耸肩:“中毒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中毒?”洛歆拧起秀眉:“我中的什么毒?”

    “夹竹桃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的眉头皱得更紧,夹竹桃,这个她听说过,夹竹桃这种玩意生长很密集,许多地方都有。一不小心误食或者误伤都会中毒,可是……她身上当时并没有伤口,如果这件事情是沈曼曼做的话,那她当时是怎么中毒的?

    生怕自己分辩错了,洛歆赶紧问:“我是怎么中毒的?”

    “观察结果,是误食。”

    误食?洛歆的眉头皱得更紧,到底是谁要害她?沈曼曼无疑是其中一个,肯定还有谁……

    “你比赛之前吃过什么?”

    吃过什么?洛歆比赛之前根本没有吃过什么东西,而且大家吃的饭食都是彼此吃的,也不见得他们有事。就算是有事,距离那么久不可能到上场的时候才发作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沉思起来,脑海中不断倒映着当时的画面。

    猛地,一个画面在脑海中回放。

    当时身旁有人递给她一瓶水,她听声音挺熟悉的,也就没有理会。直接拿过来喝了,现在回想起来……那声音……好像是沈冰。

    当时是沈曼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