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68章 我不是故意的

    乔子墨好事被打断,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的脸……唔……”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他已经扣住的双手往后扳,而后倾身吻住她,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洛歆瞪大眼睛,这个无赖啊……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呢。

    唇舌交缠,二人气喘吁吁,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息,两人体温不断往上攀升着。乔子墨不再满足于现状,大手从她衣服底下探了进去,粗糙的大手所过之处,无不引起洛歆的阵阵颤栗。

    洛歆被压至床上,感觉到身上胸前传来凉意她才猛地清醒过来,低头看了看自己,差点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她在干什么呢?她身上还有红疹呢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赶紧将压在她身上的乔子墨给推开。而他正处于意乱情迷之中,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推开自己,一下子就被推下了床。

    推下去了?

    听到一声闷响,洛歆有些怔愣,她不会听错吧?再看看自己的双手,她好像没使多大的力气啊?

    但顾不得那么多了,她赶紧坐起身将衣服整理好,再探首去看他。

    乔子墨坐在那儿,看起来挺狼狈的。他脸色有些阴沉,眸中似有什么东西在聚凝。

    洛歆嘴角抽了抽,尴尬地说道:“那个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眯起眼睛,这丫头还敢说不是故意的?

    要是让别人知道,他堂堂首长被自己的老婆踹下床,那他的脸往哪儿怪,幸好这儿只有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他起身,有些咬牙切齿:“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洛歆有些委屈地低下头咬唇道:“对不起嘛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乔子墨猛地倾身过来扣住她,眼神似漩涡一般深。

    “不是故意的,那就是有意的咯?”

    感觉他又要朝自己靠来,洛歆只好无力地推着他:“今天不行,我现在身上都是红疹,你就放过我吧?”说完她故意抬头用可怜巴巴的表情望着他,清澈的眼眸染了一层淡淡的水气,看得乔子墨无力招架。

    半晌,他才叹了一口气,捏了捏她的脸:“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等他走后,洛歆重新躺回床上,想了想又拿了镜子观看自己好一会,真是怎么看怎么丑,可他居然不嫌弃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心里就甜丝丝的。

    乔子墨出了军医部便回了总部,进去的时候陈靖正在门口等着他,见他进来,他赶紧迎上去:“首长,您回来了,参谋长在里面等您。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眉头拧了拧,陈靖立即解释:“这次的事情牵滞是几个大家族,而且其中还有官员人家,所以参谋长收到信息以后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他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陈靖说着便要退出去,转身的时候却意外看到乔子墨手上包扎了绷带,而带子打了一个优美好看的蝴蝶结。他的脚步跟着一顿,嘴角抽了抽:“首长,您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手,他盯的是自己手上打的那个蝴蝶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陈靖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乔子墨却突然伸出手看着那蝴蝶结,忽地问:“你是想问这蝴蝶结?”说着,他并没有等他作出回答,便自顾说道:“还不是那丫头调皮。”

    本来是想解掉的,可是一想到那丫头,终归是还有些不忍心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她弄的。如果是其他人,他早扯掉了。

    陈靖看他本来眼神冰冷,一看到这蝴蝶结眼神就温柔得一汪泉水一般,他只能在心里暗自叹息摇头。

    看来首长是彻底栽在了洛歆手上了啊。

    乔子墨看着蝴蝶结半晌才想起来参谋长在里头等他,他这才定了定神,收起眼神,恢复本来冷漠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情,你亲自去查,我想看看,到底是谁想伤害她。”想伤害她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陈靖点头:“是!”

    等他走后,乔子墨才推门进去,一进去便看到有人坐在办公桌前,正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等到声响,那人连头都没回,只是问: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声音威严,却带着一抹慈祥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乔子墨应了一声,脸上僵硬的表情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参谋长,耿南天,曾经受过爷爷的救命之恩,所以对他照顾不少,而且特别器重他。

    耿南天回过头,稍稍看了他一眼,最后目光定格在他的手上,乔子墨也没闪躲,大方地让他看个够。

    半晌,耿南天才移开目光,“这次的事情,听说挺严重的?”

    乔子墨顿了顿,才道:“我会调查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比赛那天,你也去了?”耿南天眼神直勾勾地望着他,希望能从他脸上看出来什么:“我当了你师父这么多年,怎么还不知道你有喜欢看比赛的爱好?”而且还是女兵,以前他对女人可是避都唯恐不及呢。

    乔子墨自进部队,便是一直跟着耿南天,而且他原身也很优秀,所以培养得特别出色。

    到如今,他的地位和他的,仅只差一点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想知道什么?”他淡淡地问,目光如矩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耿南天却是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小子需要这么咄咄逼人么?师父只不过是关心你的终身大事而已。”毕竟乔家那老头子已经很多次打电话和他提起这事儿,而且还生怕自己孙子是个……一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