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170章 做贼心虚,畏罪自杀

    “哈哈哈!我看你们谁敢上来!”王紫琪疯狂地大叫着,而后目光不知落在何处,她有一瞬间的错愕,但随即又将充满恨意的目光瞪向洛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在所有诧异的目光用刀子自杀了!

    也是这个时候,洛歆终于挣开唐小雪的手朝前跑去,所有人吓得尖叫瑟瑟发拌,何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紫琪抹了脖子,洛歆上前接住她,伸手按住她的伤口,一声大叫:“快去叫医生!”

    她面色如纸,颤抖着双手捂住她脖子上那道伤口,急得眼眶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?”身为一个护士,看到这样的场面她真的很痛心。拼命地捂住那道伤口,可是鲜血还是源源不断地从指间溢出,以瞬发之势,根本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不到一会,王紫琪面色变青,她瞪着眼睛,望着近在咫尺的洛歆。心里很是不甘,为什么?为什么这个时候来冲上来的人居然是她?

    她的目光有些飘移,在人群中看到了东方灵。

    她站在那儿,面色淡定,没有一丝为她感到痛心。

    她有些戚戚然地闭了闭眼,而后又笑起来,鲜血从嘴角歪着流出来。

    意识渐渐涣散,她觉得自己好累好累……

    没关系了吧,她死了……反正家人会有人照顾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睡!你坚持住!坚持住!”洛歆大声地唤着她的名字,可是血流的速度太快,她根本控制不住,手边又一点药物都没有。

    等陈佳欣赶过来估计她的血就流尽了,她没有多想,朝人群失控地喊道:“快过来帮忙啊,帮忙抬她送到军医部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站的沈曼曼却冷笑出声道:“我们以前都是做护士的,她都割了脖子,你觉得她还能活得了吗?我劝你还是别浪费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洛歆眼前一片片发黑,抹脖子比割破动脉还要可怕。她当然知道,可是她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她倒在面前流血而尽而不尽一点能力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上前,鲜血染了王紫琪和洛歆一身。

    兴许是事情闹大了,乔子墨和陈靖竟也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就看到洛歆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被一群人围着,而地上一大摊血,他脑子一懵,差点心跳停止。陈靖也是吓得不行,赶在首长失控之前冲上前去:“发生什么事了?你们怎么了?为什么这么多血?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洛歆回过头,看到乔子墨那一刹那,她差点哭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洛歆哭着摇头:“我没事,可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她双手还死死按着王紫琪的伤口,自己的腿和手都已经被血染透,而怀中的人已经没有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陈靖倒吸一口凉气,看向她怀中的人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乔子墨眯起眼睛,大步走过来,居高临下地望着她:“你没事?”洛歆摇头,他才感觉心跳正常,凌利的眸子扫向一众干愣的女兵,冷声道:“都愣着做什么,没看到有人受伤了么?”

    “首长,她受伤不关我们的事啊,是她自己做贼心虚,畏罪自杀的。”

    陈靖忽然弯下身,抬手去探王紫琪的气息,微微一怔,而后直起身道:“首长,她没气了。”

    听言,一直紧紧抱着她的洛歆怔住,之后不相信地探手凑到她鼻间,真的一点气息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贾红见事态有些严重,而她又很害怕这个乔子墨,防止在他发作之前,她赶紧上前道:“首长,其实她就是上次给洛歆下毒的人,今天被抓现行,一急起来拿了刀子冲着人群胡乱挥舞,后来才自杀的。”言下之意,就是她的死和我们没关系,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皱起眉头,冷静地吩咐陈靖处理现场,之后贾红负责安排疏散女兵,带着她们都回宿舍去。而何云却留了下来,她看着洛歆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挂着泪珠,手还按在她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蹲下身:“洛歆,她已经没有呼吸了,别再按在这儿了,让陈靖去处理吧?”

    洛歆没有抬头,只是安静地道:“这件事情,不是她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何云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她不过是一个替死鬼而已。”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,她是被威胁的。就算是她真的打算要害她,又怎么可能会搭上自己的性命?她与她无冤无仇,犯不着用自己的命来换自己的吧?况且……她还完好无损地站在这儿。

    听言,何云沉默了,当时有人来报说下毒的人抓到了她还有些诧异,怎么之前一直找不到,突然就找到人了?她当时确实有些不信的,可是看到她对洛歆的恨意,她就信了。再然后是她挥刀自杀,她被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并没有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人都已经散得差不多了,只剩下他们几个人。

    乔子墨二话不说走到洛歆身旁蹲下:“别再守着她了,让陈靖把她的身体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的泪水又滑了下来,半晌才道:“如果可以,能不能帮我查一查她家里父母的情况。”虽然人不是她杀的,可她却是因为她死的。我不杀伯仁,伯仁都因我而死,这而她杀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乔子墨知道她在想会,便点头:“这件事情你别担心,我会处理,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没